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柯南之我被卧底包围了> 第494章 当你的青梅和手下同时……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94章 当你的青梅和手下同时……

,柯南之我被卧底包围了

那对没能被救下的姐弟,是柳吉顺一一生的遗憾。

尹泽润很清楚这点。

过去他为他调看桉件存档、查找那几个办桉警察的身份信息,最后陪他去各个孤儿院奔走……他比谁都知道那件事对柳吉顺一的打击。

可是……

“顺一!”

见柳吉顺一抬脚就要追,尹泽润上前一步抓住他胳膊,低声喊出他的名字。

他们身上没有窃听器,周围也没有其他人或摄像头,时隔八年,他终于再次喊出了这个名字。

柳吉顺一对他的呼喊置若罔闻,他盯着安格斯特拉离开的方向,固执地想要往前走。尹泽润抓着他的手臂,竟是被他在地上拖动了几步。

再次清晰感受到两人武力值差距,尹泽润头皮要炸了。

太离谱了!实在太离谱了!当年经历那些人体实验的到底是谁?为什么他根本挡不动他啊!

“冷静点!你认错人了!

他忍不住提高音量在好友耳边吼道。

这是四重卧底赫雷斯白兰地多年以来第一次这样失态,可他必须得拦住他。

因为柳吉顺一认错了人。

就像他们无法回到警校时期,当时那个会坐在顺一肩膀上甜甜笑着、宛如天使一般的孩子,也早就回不来了。

尹泽润当年亲眼见到boss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和安格斯特拉相处一点时间后,终于意识到自己没能第一时间认出他的真正原因。

——安格斯特拉和照片上男孩有着一样的外表,内里完全不同。

他和boss一样,是占据这具身体的外来者。他们会产生新的羁绊,这具身体过去的亲人、朋友并不是属于他们的。

顺一无比在意的那个孩子,早就和他的姐姐一起死在冰冷的家里。

想到这里,尹泽润手下更加用力。

八年来,他一直没把这个真相告诉他——抱有一丝希望,总比彻底绝望好,尤其是作为卧底。不管是哪里的卧底,都得留下一个锚点来支撑自己。

柳吉顺一和其他警校生不一样,他心里有正义,但不是大义,他的正义只是小爱,无关国家、社会或国民,他因为邻居家那对受虐姐弟来当警察,因为他们的离开而放弃,最终又想为他们报仇,成为毒品搜查官后潜入境组。

无论如何,他不能毁掉他的锚点。

可不管尹泽润怎么用力,都拉不住柳吉顺一。曾经的警校第一轻松挣开他的桎梏,朝那个方向跑去,就在经过拐角的时候——

“啊!”

“!”

柳吉顺一下意识想要格挡,但眼尖扫到对方的腹部,心里一惊,改为伸手扶住她。

被扶住的是个女人,她身穿孕妇装,站稳后立刻低头去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柳吉顺一只能看到她乌黑的发顶。

“……夫人,没事吧?”他皱眉问道。

尹泽润跟了上来,他没因为对方是孕妇就放松警惕,他打量她的腹部,不确定那是真的怀孕,还是下面藏了什么其他东西——毕竟这种事他不是没遇到过,甚至不止一次。

差点被撞到的孕妇终于抬起头,露出俏丽的面容和一双绯红色的眼睛。

看到这熟悉的配色,柳吉顺一一怔。

“我没事。”

她没有责怪柳吉顺一差点撞到她,只为他的伸手而露出笑容,她真诚地道谢:“谢谢你。”

……

直到她走远,柳吉顺一还是站在原地。

尹泽润悄悄打量他的表情,见他嘴唇紧抿,不知道是在想安格斯特拉,还是在想刚才那个女人。

“我们走吧。”

好几秒后,柳吉顺一开口。

“不去追了?”尹泽润奇怪道,他准备的一肚子的话竟然没用上。

“……不了。”

柳吉顺一摇摇头,神情有些落寞:“可能像你说的那样,是我……认错人了。”

————

境白夜在地图指引下,终于找到了在餐厅吃早饭的斯皮亚图斯。

两人虽然住在一间房,但在不同的卧室,在境白夜醒来后,他早就离开了。此时他身穿一身便服,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

这位置很不错,风裹着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一抬头就能看到外面那片无边无际、与天空互相照应的蔚蓝大海。

言情小说网

见到境白夜,斯皮亚图斯放下茶杯:“坐下吧。你要点什么?”

境白夜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没有打开桌边的菜单,开门见山地道:“boss,我想临时下船一次。”

斯皮亚图斯表情不变,既没有惊讶,也没有生气:“理由?”

“我要去找波本和来尹。”

在发现他们不在日本后,境白夜立刻拿出笔记本电脑。这台电脑同样从系统商店兑换,功能比手机多,哪怕在完全没信号的地方也可以联网,他就这样绕过船上的屏蔽设备,发邮件联系上琴酒。

琴酒知道他在船上,没有给他打电话,同样以邮件回复。

他从来不当谜语人,几句就把事情原委说清楚了。

【波本指认来尹是卧底。】

【我有其他任务,没法亲自验证。目前由朗姆负责,他派出了库拉索和爱尔兰监督。】

对波本指认来尹,境白夜感到意外,但也有一种“果然这样了”的感觉。

之前他和波本在美国遇到fbi的伏击,波本会怀疑上来尹很正常,他一直讨厌他……再加上波本是本土的公安卧底,调查日本人的资料更方便,他能查到真正的诸星大的资料,从而发现来尹身份作假。

境白夜没有对波本生气,只是想着过去拦住他们。

朗姆和琴酒一样讨厌卧底,而且他是前任首领在时就有代号的成员,他担心他的手段会比琴酒更加严酷——琴酒对卧底或叛徒是一枪打死完事的,朗姆因为斯皮亚图斯的命令也不会真的折磨,但他是个急性子,有时脾气上来了难免会……

总之,他得离开一次。

斯皮亚图斯定定地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你先看一下你的身后吧,安格斯特拉。”

“……?”

境白夜回头,只见雪莉打着哈欠走入餐厅,她的眼睛下是明显的黑眼圈。

他先是一脸迷惑,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身体顿时僵住。

“你要把你的发小,独自留在这艘已经装满炸弹的船上吗?”

下令让雪莉同行的组织boss叹了口气。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