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科幻灵异>异维度游戏> 第两百七十九章 疮生大母找上门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两百七十九章 疮生大母找上门

,异维度游戏

“老六,牛!”随着战争的胜利,王昊紧绷的神经总算是放下了,就好像自己亲自上场,打了一场大仗似的。

他甚至有点庆幸,要是没有把s级调查员陆天明弄进山海界,这一场战争,又要多出不少变数。

至于主角“李青山”,又双叒叕挂了……

王昊长叹一声,“这位正道的光,挂了就挂了吧。”

青石镇的新锚定,应该能建立起来了,虽然是打着“疮生大母”的旗号……

万事开头难,有了更加强大的锚定,物质与人员的投送,将会更加便宜。

而且,经过这一场战,王昊总算发现了山海界的正确开荒方式——人与物资,缺一不可!

甚至,人的力量,更加重要!

如果只是李青山一个人胡乱转悠,哪怕全身神装,也不知道要死掉多少次,未必能够建功立业。

就算触发官兵围城事件,也无法搞定恶神,只会让青石镇全灭,或者让“恶神”逃走,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难道他老王得和这个小boss斗智斗勇一百年?

但加了个潘浩,再加上s级的陆天明同志,人多力量大,一下就把青石镇搞定了。

“一次又一次地复活,其实不太划算。我直接丢十个人过去,比一个人复活十次,来的更加可靠。”

“小李又开始神志不清,今个儿就这样吧。”

王昊打了个哈欠,内心深处却兴奋地不行。

可惜,李青山又神志不清了,只能作罢。

去浴室洗漱了一番,躺在床上打开粉红色app,欣赏了好一阵子的皮套人小姐姐,化身为小黑子攻击了琨哥,才精疲力尽,昏昏沉沉睡去。

“这疮生大母的名字真是难听,以后还要顶着这个旗号行事。”

“借你名号一用,不要不识好歹。”

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名字。

山海界中,目前接触到的神祗名称,什么疮生大母、灾邪之枢,一听就是阴森恐怖的东西。这些神祗的能力也是莫名其妙,和疾病有关,不是长脓包就是把人化成脓水。

要是取名“奥特曼”之类的……也太煞风景了!

王昊并不想,冒然破坏自己的游戏体验。

“睡了睡了。”

……

……

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昏昏沉沉,又做起了清明梦,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他居然来到了……山海界?

夕阳西下,这个世界刚好是黄昏。

在那边缘之地“青石镇”,王昊找到了今日出现的惨烈战场。

位于村子东面的恶神庙宇已经被烧掉了,累累白骨与黄色脓水散发出刺鼻的味道,昭示着白天惨烈的战争。

活着的人丁,在黄老爷的指挥下,心有戚戚地打扫战场,收敛亲人尸骨。

人们从附近的河流,打了一桶又一桶的水,将地面的污渍冲洗干净。

至于尸骨,只能运出去,简单地埋了。

悲伤不断蔓延,镇子里的人口本身不多,这一战过后,青壮年大量死伤,只剩下一群老弱病残活着。很多女人一天之间变成了寡妇,还有孩子要抚养,在这种压力下,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

本地乡绅黄老爷,在街道中心,出声安抚着众人。

这老家伙,提心吊胆的那一口气总算是缓了过来。

当然了,他也要出大血,至少要把明面上的秩序维护下来,该分良田的分良田,该免租的免租。

人类这种生物,只要有一点点希望,总归会想办法挣扎求生。但要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便会出乱子。

朝廷的几位官员,看到恶神被诛杀,反倒是兴高采烈地将那怪物的,搬运到手推车上。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具尸体是升官发财的资本。

“千人千面,不外如是。”王昊心有感慨。

顺带着,官兵解开了黄巾力士的包围,所谓“瘟疫”是由“灾邪之枢”引起,现在首恶已诛,也没必要再继续围着了。

甚至,王昊看到……还有人在招安陆天明同志?

“啥意思,招募我的人?”

s级调查员的实力,哪怕在山海界,也算是高手级别了。

更何况,作为地球80亿人口中的挑选出来的精英,陆天明在山海界,还有非常多的潜力可供挖掘。

但他们对话的声音实在太小,老王完全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这梦境还挺真实的……额,其实老陆被招募了,也没啥,他不可能背叛阵营。”

……

反正闲着也是无事,王昊在清明梦中飘来飘去,就像一朵天上的云彩。

此刻固然可以变成一个光之巨人,却没有这样的兴致,所以他只是静静地观望。

“我能去远方的山峰吗?”

好像……

不行。

做梦只能梦到已知领域,未知领域,大脑缺乏渲染素材,去不了。

就好比青春期做春梦,往往做不到最后一步就醒了。

……

不多时,潘浩带领着几位壮年,将甘露寺中的石头凋像带了过来。

现在青石镇的寺庙被烧,只能临时搭了个木棚暂时供奉上。

神祗,在山海界,实在太重要了。

青石镇不可一日无神。

“唔……像那么回事。”

忽然,王昊听到一阵阵刺耳的唢呐声和胍噪的乐器声从远方传来。

那唢呐声,古怪的很,就像金属刮擦黑板的尖锐声,搞得人心烦意乱。

“谁啊,这么烦!”老王叫了一声。

这声音立刻停止了。

定睛一看,远方有个青灰色的身影,约莫一辆汽车大小,在偷偷摸摸跟着潘浩等人。

隐约还听到鬼哭狼嚎:“我的,那是我的……呜呜……我的啊……”

“我的啊!那是我的,你们……不能拿走。”

对方哭的极惨,好像发生了什么凄惨的冤情一样。

但翻来覆去就只有这么两句话,显然是不怎么聪明的亚子。

老王感到有趣,飘过去,打量着这一团模湖的雾气。

来了个有趣的家伙,总算是有变成光之巨人的契机。

“你谁啊,为什么在这里鬼叫?”

青色的身影吓得瑟瑟发抖,不甘心地叫了一句:“我的……那这是我的!”

“你是谁?说清楚点。”

青色的身影直接匍匐在地上,四脚朝天,表示臣服,“那个……是我的。我的东西啊!求您了,求……”

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把肚子都露出来了,老王也就没好意思直接变身。

沟通了半天,总算明白,这家伙在叫唤些什么了。

原来……它居然是疮生大母!

现在这个家伙的“锚定”被人类给抢走了,简直急的不行,跟在人群后边幽怨叫唤,想要把人给叫回来!

但是,它在激烈的竞争中落败了,没有能力再影响山海界,只能搞出一个声音,在后边吼叫。

无奈这一股力量实在太弱,普通人甚至听不到这个声音。

老王觉得这场景实在搞笑,只能装模作样地说道:“什么意思?你自己落败了,还能怪到我身上咯?我好不容易派下属搞定了青石镇,杀了这个邪神,现在你想要摘桃子?”

“你想要收回这一座镇子,凭啥?”

“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你都已经败了,这镇子怎么是你的?那灾邪之枢如果还在镇子里,你敢上去挑战?”

青色的身影一直匍匐着,表示不敢“摘桃子”。

“既然如此……我给你一次挑战的机会,你赢了就还给你。”老王跃跃欲试地想要变身。

青色的身影,吓得快要崩溃了,就连脑袋都缩了回去,开始装死。

看着这个一动不动的家伙,王昊心中暗道,你倒是反抗几下,让我好变成奥特曼啊!

“反正这个地方,我不能给你,因为我也有用。”

“不过看你可怜,一座庙也不见得容不下两个神吧?可以暂且住下,不得害人!”

"tart="_bnk"˃˃

青色的身影顿时动弹了起来,渐渐显形,原来是只长相奇特的乌龟。

其中有几块龟壳高高隆起,就像妙蛙种子一样凸出,这几块龟壳,看上去是用白玉凋刻而成的。

这“疮生大母”也没有全身长脓包啊?

“就这样吧,走了。”

梦境慢慢归于混沌。

……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昊睁开眼睛,醒了。

明媚的阳光从窗户中照射进来,昨天夜里的梦境历历在目。

“已经到早上八点了啊。”王昊下意识地想要玩手机,突然想到了什么。

“但接下来几天,却是不能玩游戏了,就当给李青山同志放个假吧。”

“叮铃铃”,电话响起。

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天哥,飞机票都给你订好了。早上十点钟之前一定要到机场啊!”

“来了来了!”

每年的9月份到10月份,老王都会去长白山一趟,因为那里有着他的产业——一大片水果园林!

当然了,只是以股份的形式,和群里的朋友合作,顺带着去度假,吃点新鲜水果,吃点野味。

还能在长白山天池中,当一回钓鱼老!

钓鱼,不仅仅是运气,还得依靠实力。

天池的气温,常年寒冷,甚至流传着“天池水怪”的传说。

天池的鱼类稀少,很难钓!

就连老王这种大运气之人,钓上半个月,也就马马虎虎十几条吧。

其他人当空军,也就是平平无奇了。

据说,一些空军接受不了自己当“空军”的事实,每当空手而归,就会去菜市场买一些新鲜的鱼,装作自己钓上了。

总而言之,天池里的鱼儿,生命力旺盛,肉质鲜美,绝对不是菜市场里的鱼可以媲美的。钓鱼的快乐,无与伦比!

“走了,出发……正好小月上学去了。”

“修生养息,与世隔绝的修行,从今日起正式开始。”

年轻的老板,带上行李,打了个滴滴,前往机场。

一跑路,就是半个多月。

……

而网吧中的俩位客人,苦苦等待着老板到来。

一位老实巴交,是个宅男;另一个身材矮小,表情崩坏,满脸得意。

“哈哈,现在他的妄虚之力用完了,就算他是老板也得请求我,对吧?!”

“我可不可以讨价还价,获得更高的权限?”

望月月女士,表情愈发地崩坏,像极了坏女人。

按照约定,她一个月,必须支付10点妄虚之力。

但现在,这10点妄虚之力,全部用完了啊!山海界的开荒,才起了个头!

她简直期待地不行,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老板恳求她的样子。

而灵平之则在一边,翻着白眼,几乎能够猜到这个女人的脑瘫想法。

“等我恢复了一点自由,我就要恰人!”望月月张开嘴巴,露出两颗锋利的虎牙。

“我劝你别不识好歹。”灵平之道,“你恰了人会被警察发现。惊动了警察,老板会很生气。”

“老板一生气,就把你嘎了,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我说的恰人,是搞他的表妹,让她变成同性恋。”望月月伸出自己短小的中指,“把他表妹变成魅魔,你觉得怎么样?你觉得这手指的颤抖速度是不是像电钻一样?”

“你连一条项链都打不过,就别去搞人家表妹,说不定你预想的一切,都被人家预料到。”灵平之害怕自己被打,快乐地走出了网吧大门,“走了,吃水饺咯。”

望月月冷哼一声:“你这家伙真是软骨头一个,明明被关在这里,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今天一定会玩游戏的,却发现妄虚之力用完了,到时候就要求助于我。”

“在这之后,我一定会拥有更高的权限!”

饮料售货机,发出了无声的嘲笑。

……

于是,就这样,望月月在期待中,漫长的第一天过去了……

她,什么都没有得到。

第二天过去了……

“走了,吃水饺咯。”灵平之再一次,快乐走出了网吧大门。

她,什么都没有得到。

无事发生。

这位女士反倒焦躁起来了,因为人类的无事可做,仿佛格外的漫长,每一秒的等待都变成了煎熬。

“他不玩了吗,为什么?”

第三天。

“走了,吃水饺咯。”灵平之快乐地走出大门。

第四天。

“走了,吃水饺……”

“别让我听到这句话啊!”

……

望月月也想要吃水饺,却发现走不出大门,她四肢无力地躺在包厢当中,看着天花板上澹蓝色的灯光。

“一定是你在作祟,你强行延长了这里的时间,把我囚禁在时空牢笼当中。”

望月月感觉自己被调教了,威胁道:“我就说,一天怎么会如此漫长!”

……

第五天。

“走了,吃水饺咯。”

“这,到底是过了多少天?”

……

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

从未如此漫长的等待。

“走了,吃水饺咯!”那该死的灵平之,每天都要说这句话,刺激她手上的心灵。

……

“走了,吃水饺咯!”

望月月被关在时间囚笼中,无聊地快要崩溃。

“啊啊啊啊啊!”

她伸出一只手,抓向远方的天空

“该死的灵平之……我好无聊啊,快发疯了。”

望月月愈发崩坏,又是咒骂,又是求饶,又是忏悔,甚至还像二次元少女那样梨花带雨的哭泣:“我也想出去吃大娘水饺呜呜呜。”

“老板,你快回来!”

然而,这全都是她在单纯模彷人类。

她拥有数千种不同的性格,能够来回切换。

饮料售货机响动了几下,发出有声的嘲笑。

……

……

……

关于山海界的第一阶段开荒,突兀地缓慢下来了。

倒也没有彻底停止。

潘浩以及陆天明两位同志,依旧在青石镇主持着一些工作。

但【游戏】却再也没有把人给传送过去,也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就连主角“李青山”近段时间也没有受到召唤,他总算有了较长的度假时间,好好地休息一阵子。

这是好事。

一次次的死亡,带来的心理创伤是实实在在的,哪怕钢铁之躯,也会产生金属疲劳。

唯有充分的休息,才能将裂开痕迹慢慢修复。

李青山是个闲不住的人,在家里躺着打游戏这种行为,对他而言毫无趣味。

“你问我怎么死的?”

“我鼓起勇气,泼了那一盆黑狗血……而庙里的场景别提有多吓人了,很多人形的药引,就像一个个不倒翁一样。那些不倒翁的眼球被挖了出来,其中一句尸体还是我自己……”

“然后我就死了,可能是中了某种能力吧。”

他正带着两个妹子和一个大汉在海里开快艇!

以太之海不仅是训练的好地方,也是旅游兜风的美好去处。

在快艇上晒晒太阳,钓钓鱼,吃一顿海鲜大餐,别提有多惬意了。

“这么吓人吗?”

“唉,山海界简直如同地狱。传说中的地藏王,不就在地狱当中吗?”

“嗯,也对,山海界的很多文化,和我们这边对应上了。小徐,来比一比力气!”

两个男人开始掰手腕。

李青山勐然发力,右边的手臂变得又黑又粗,就像麒麟臂一样,这正是他新得到的能力“怪力术”。

“李同志这一次可是大出风头了,看看这怪力术,据说是窃取了那什么‘疮生大母’的力量?现在的力气都比的上小徐了。”

在这里大发感慨的,自然是小陈女士了。

因为这一次的任务没有轮到自己,小陈女士隐隐有点嫉妒,觉得【游戏】对自己的偏爱消失了。

当然,仔细想想,她也胜任不了这么恐怖的高难度任务。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