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科幻灵异>从幻想具现开始> 第一百零五章 易指导这么勇的吗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零五章 易指导这么勇的吗

,从幻想具现开始

“这又是何必呢?”

易述叹了口气,双目泛起金红色的光芒,将昆西的尸体毁尸灭迹。

与此同时,小鳄鱼那边的战斗也落下了帷幕。

只见漫天飘洒的雪浪间,白熊愤怒地挥舞着熊掌,向着鳄鱼的脑袋拍去。

鳄鱼一双闪烁着绿芒的眼睛死死盯着白熊的动作,在它熊掌临近前侧身避过,随后勐然伸出脑袋,脖颈上的鳞片和肌肉疯狂蠕动,竟是诡异地伸长了数米,用那两排尖锐锋利的牙齿勐地刺入了白熊的皮肤!

“吼!

白熊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一双熊爪不断抓挠着鳄鱼的身躯,无数朵火花在鳞甲和利爪的碰撞下溅射,发出一道道犹如金属摩擦般的恐怖声响。

无论白熊如何反扑,小鳄鱼秉承着自家种族的特性,就是死死咬着不松口。

鲜血顺着白熊脖颈间的伤口汩汩流淌,瞬间染红了它胸前的白毛。

终于,白熊再也坚持不住,哀嚎一声,庞大如山的身躯轰然倒地,奄奄一息地仰望着晴朗的天空。

那双原本猩红的眼眸,似乎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恢复了清醒。

可即便是这样,小鳄鱼也没有松口,似乎在警惕对方装死反扑。

忽然,一股雪浪冲天而起,在无形之力的作用下形成了一面屏障。

小鳄鱼叼着白熊的尸体,警惕地望向前方,直到看见易述缓缓飞来的身影,才终于松开了口,将白熊的尸体放在地上,朝着易述吼了几句。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打赢了。”

易述敷衍地摆摆手,瞥了眼白熊的尸体,右手一挥,便将它收进了戒指空间。

小鳄鱼微微一怔,下意识向前爬动几步,口中不停地发出低音炮般的吼叫,似乎在对易述说那是自己的战利品。

“嘿,打死只熊有底气了,居然还敢跟我呲牙?!”

易述一挑眉,金红色的光芒溢满眼眶。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小鳄鱼瞬间萎了。

没办法,被暴打的阴影实在是太深,小鳄鱼实在不敢违抗易述,刚才不过是杀红了眼才显露出凶性,现在理智回归,自然又变成了那个小老弟。

易述见状莞尔一笑:“放心,我不是要抢你的战利品,只是帮你保管一下。”

小鳄鱼思索一二,伸出一只爪子,指着易述的手链低吼几声。

易述眉头一跳,有些惊讶:“你想要这个东西?”

小鳄鱼连忙点头,表示自己就是这个意思。

易述嘴角一翘,狡诈地说道:“那得拿白熊的尸体来换。”

小鳄鱼顿时陷入了挣扎,很显然,易述的话已经在它的脑海里形成了矛盾,它想要空间装备就是想自己装战利品,但易述又让它用战利品来换。

这一来一回,小鳄鱼的脑子就不够用了。

它是有不逊于人类的智商,但这不代表它的认知中有哲学和逻辑的概念。

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知晓一切的,眼下的小鳄鱼除了能听懂人类的话语,三观和认知更多的是野兽般的狡黠。

想要真正变得像人类一样,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见小鳄鱼陷入挣扎,易述笑着说道:“好了,你也不用纠结了,这样吧,你帮我看他一会,等晚上我出来找你,就把手链和白熊的尸体一起送你,如何?”

说着,易述将昏迷的土系异能者扔给了小鳄鱼。

小鳄鱼当即不再纠结,愉快地答应了易述。

等它变小后咬着土系异能者的身躯回到之前的地方,才恍忽间意识到一些不对,好像它又被易述拿自己的东西收买了……

不对,

还有空间装备呢,也不算空手套白狼。

小鳄鱼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到之前冰封的河段表面,将土系异能者扔进雪堆,自己盘起身躯,开始闭目假寐。

另一边。

姜导和摄像组的成员正在检查着设备,确认大家一个月来的努力没有白费,这才彻底松了口气,转而兴奋地看起了刚才录下的影片。

“那两只怪兽好像打完了,咱们要不要凑近点看看?”

“是啊,咱们录下的画面还是太模湖了,这说出去谁会相信啊!”

“我说你们两个,都不要命了?那俩怪物都是坦克级别的,无论谁赢谁输,都不是咱们能招惹的,活着难道不好吗?”

方才还兴致勃勃的摄影组成员顿时面露遗憾。

“话是这么说,可是……”

“看看我带来了什么!”

一道耳熟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讨论。

姜导童孔骤缩,当即转过头,果然看到易述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神神秘秘地从怀中掏出一根半米长的白色数据线……

不!那不是数据线,那是白熊的毛发!

姜导顿时瞪大了眼睛,心中也恍然般明白了易述的去向。

“你跑去怪兽的战场了??”

姜导忍不住脱口询问道。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某个摄影组成员接过绳子,仔细观摩后,惊呼这根白色数据线其实是白熊的毛发后,大家才一脸震惊地望向易述。

“我去,易指导这么勇的吗?”

“那可不,易指导一向很勇的,之前不是还下河给咱们捞血线鱼去了吗,那可是雪原上的冰河,零下十几度呢!”

此言一出,众人皆用敬佩的目光望着易述,似乎是在看什么电影里才有的勇士。

易述无语,连忙解释那条鱼不是自己捞的,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血线鱼的天敌会追着它们直到精疲力竭,uu看书什么冰面下的浅水区域比较温暖,氧气含量低之类的。

“对对对,鱼是患了幽闭恐惧症,自己一头创死的。”

大家笑容满面地敷衍着,车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所有人的心情似乎都轻松了起来,只有姜导发现,在易述的这番引导下,剧组中已经没人在意他刚才忽然消失的事情了。

之后,众人调试好了无人机,操控着剧组里唯一一架无人机飞向战场,很快便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白熊和巨鳄居然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要不是雪崩的痕迹还停留在那里,被肆虐的土地也依旧如初,剧组的人甚至以为这里发生了一起群体幻觉事件。

虽然已经没有了危险,但雪崩后的地面积雪高达两米。

无论是车还是人都无法行进,只能无奈地放弃了探险的打算。

当天晚上,姜导找到易述,想要问问他到底是谁,可话到嘴边,看到易述那张笑而不语的脸,姜导又犹豫了起来。

最终,他还是没能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来。

易述忽然道:“为什么不问呢?”

姜导叹了口气:“不问的话,我们还是朋友……”

易述笑着说道:“问了也可以是朋友。”

姜导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摇头道:“我可不确定。”

易述笑着掏出那根白色的熊毛,在姜导疑惑的目光中塞进他的手里。

“等你什么时候考虑好了,可以带着这根毛来北斗大厦找我。”

说完,易述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迈开脚步走出了房间。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