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科幻灵异>从幻想具现开始>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请穿得像个人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请穿得像个人

,从幻想具现开始

“陈家的陈汝阳……”

司徒剑皱起眉头,疑惑地望向杜洪生:“我知道这个名字,听说她是中原八极门这一代里唯一的女性一流武者,还被当代八极宗师丁老破格收入门墙,按理说她突破武道宗师的消息在境界稳固前是不会放出来的,你又怎么知道的?”

杜洪生嘿嘿一笑:“那当然是因为我俩正在谈恋爱啊!”

司徒剑眉头一挑,面露诧异:“丁老这么开明的人,也会搞包办婚姻?”

杜洪生脸上笑容一窒,恼怒道:“司徒剑!你看不起谁呢!老子跟汝阳是妥妥的自由恋爱好不好,纯粹是相互吸引,双向奔赴,跟丁老没有半毛钱关系!”

“你说是那就是了。”

司徒剑语气敷衍,摆明了不相信杜洪生的话。

杜洪生顿时大怒,拉着司徒剑就要他给个说法。

易述见状露出微笑,觉得接下来这几天应该挺有意思的。

反正他来主世界是为了休假,放松和开心是第一要务,这两人求道之心甚诚,又是相互看不惯的性子,留下来最少也能当个乐子。

就在这时,怀中的手机传来震动。

易述掏出手机看了眼消息,发现是母亲柳芊芊发来的微信,说要他去小区外一家路边摊上买一点葱油饼回来,路过超市的时候还要顺便捎上四杯热豆浆……

得,乐子竟是我自己!

易述无语,但转眼间想到面前的两个工具人。

反正半师也是师,两个工具人徒弟,不用白不用。

于是,易述毫不客气地给两人各自安排了任务,一个去买二十块钱的葱油饼,另一个去超市买六杯热豆浆,还说什么带着东西才好意思进门。

虽然两人都怀疑易述只是不想自己买饭,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深究就不礼貌了。

再怎么说,易述也是邀请他们共进早餐了,这对一大早就赶过来拜师,还没有吃过早饭的两人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诱惑。

只不过……

“二十块的葱油饼有点不够吧?”

杜洪生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道:“易哥,要不我们加到一百块?”

易述上下打量着他的体格外貌,点了点头:“那就加到一百块,除此外,我再给你加上一百的预算,去超市随便买几件大号t恤对付对付吧!”

“……”杜洪生尴尬地摸了摸破碎的衣袖,连忙解释道,“不用了易哥,我车里有带的备用衣物,待会去停车场里换一下好了。”

易述转头望向满手鲜血的司徒剑:“那你呢?”

司徒剑也面不改色地点点头:“我也有备用衣物。”

“很好。”易述脸上露出笑容,“五分钟后见。”

说完,易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从两人中间走过,消失在楼梯间。

司徒剑和杜洪生对视一眼,浓浓的火药味在两人身边蔓延。

下一秒,两人齐齐转身奔向楼顶的边沿。

其中一个纵身跃起,衣袂飘飘,如天外飞仙般划过十几丈的距离,落在另一座稍矮一点的楼顶,随后脚尖连点,在高楼间纵横飞跃,朝着小区外赶去。

另一个直接跳下高楼,身形如猿猴般在楼下住户的空调外机上纵跃,短短几个呼吸便落在了地上,朝着地下停车库的方向飞奔而去。

很显然,两人选择了不同的路径,但打得都是一个算盘。

他们都想最快完成任务,在易述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易述在楼梯过道瞥见窗外闪过的两道身影,心中感叹一声年轻真好,随即双手插兜慢慢悠悠地走下楼梯,回到了家里。

像往常一样,父亲易钟涛已经不在家了。

他刚起床就接到了电话,随便拿了罐牛奶,带着家中常备的面包便去了警局。

柳芊芊则慵懒地窝在被窝里,乐呵呵地从昨晚拍的照片中挑出两张,加上意味不明的特效和极其模湖的滤镜后发到朋友圈,向朋友们炫耀自己家儿子陪自己逛街的行为。

至于姐姐易霜月……

易述满头黑线地望着客厅的沙发。

在那里,姐姐易霜月正抱着一个滑稽表情的抱枕,向后陷进柔软的沙发,双手捏着手机放在抱枕上,神情专注地打着游戏。

如果只是这样那还没什么,最令易述无语的是她此刻的装扮——她的上半身正穿着一件朴素的白色衬衫,下半身套着印有草莓图桉的粉红色短裤,整体搭配不伦不类,就好像起床的时候随便抓了两件衣服一样……

不,不是好像,她就是随便抓了两件衣服!

易述深呼吸一口气,略一沉吟,走过去拿走了她的手机。

“你要死啊易述,快把手机还给我,我都快推到水晶了!”

失去生命之源的易霜月顿时急了眼,连忙从沙发上蹦起来,也不管有没有走光,就朝着易述扑了过去,

只可惜,这时的易述已经来到了她房间的门前,拉开房门,将手机扔在床上,随后迅速侧过身,任由易霜月冲进门里,扑到床上,找到被褥间夹着的手机,拿起来后坐在凌乱的床上继续打着游戏。

诱捕成功!

易述神色不变,顺手关上房门,一边用钥匙反锁,一边道:“待会家里有客人,你给我穿得像个人了再申请出门,听见没有?”

“……切!”

易霜月撇撇嘴,也不理会易述,自己喜滋滋地推起了水晶。

她本来是不怎么喜欢这种oba类游戏的,但自从发现了这个送死流老司机的套路,易霜月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开始还原oba类游戏本质,享受起了那种一人推塔九人坐牢的乐趣。

最可气的是,她还不愿意开播玩。

就是睡觉前和起床后开两把,折磨完队友和对手,心情愉悦地进入梦乡,或者神清气爽地开启崭新的一天。

对于这种心态,易述也不好做出评价。

毕竟易霜月再怎么说也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姐,有什么心理变态的举动,只会让他显得也有心理变态的嫌疑。

刚刚拔出姐姐门前的钥匙,易述转过身,发现母亲柳芊芊已经化好妆容,此刻目光炯炯地望着他:“你刚才说,家里有客人?是男的还是女的?今年多大?认识多久了?性格怎么样?会不会做饭?长得漂不漂亮?能不能接受——”

“停!”

易述满头黑线地比了个手势,无奈道:“妈,是武道上的朋友,俩人都是男的,性取向都很正常,没有特殊癖好。”

《独步成仙》

“哦,原来是男的,那你自己招待就好了!”

柳芊芊顿时兴趣缺缺,摘掉刚刚戴上的耳坠,转身走进房间,关门之前还不忘摆摆手嘱咐易述待会给她送一份早餐到房间。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