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科幻灵异>从幻想具现开始>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七星闪耀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七星闪耀

,从幻想具现开始

群山如阙,沟壑交错,白雾若海,笼罩山峰。

从下方望去,云雾缭绕,宛若仙山神岳,一派仙家气象。

在不远处的山脚,几个脚程较快的游客已经抵达了宰牛沟,此刻正坐在小型瀑布下方的几块大石头上歇息。

其中一名男性游客拿出随身携带的矿泉水,仰头喝了几口,忽然看到前方那座着名的刀刃山山顶萦绕着大片大片的云雾,从下方望去,好似真正的云海般不断翻腾,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白色浪涛。

云海翻涌,遮蔽山峰,宛若仙境。

游客一时间看呆了,良久后才回过神来,满脸惊喜,连忙放下矿泉水,大声招呼着身边那些一同在休息的朋友。

“卧槽!快看,快看!是云海!”

一听这话,原本还有些疲惫的游客们瞬间不累了。

所有人都兴奋地望着山顶,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壮丽奇观。

有些人忍不住掏出了手机,对准那片波起峰涌的云海拍摄起来。

众人议论纷纷,以贫瘠的词汇相互分享着自己的兴奋之情。

忽然,一名女性旅客皱起眉头,面色有些古怪地望着手机。

她刚刚拍摄了一段云海翻涌的视频,正准备稍微剪辑一下传到朋友圈里,突然发现那片云海中似乎有两道黑影,在翻腾的云雾间相互纠缠。

“……这是什么?”

女子忍不住拉了一下身边的男性同伴,将手机拍摄的画面拿给他看。

同伴疑惑地接过手机,看到屏幕上的画面,先是一怔,随后点开视频,利用剪辑软件放大后仔细地观察了一下。

女子似乎没什么耐心,拉着他的胳膊连连追问。

“怎么样,你觉得这是什么?”

“看着……好像是两个人。”

同伴说完,忍不住与女子对视一眼,二人齐齐仰头望向了云海。

与此同时,同行之人中带着单反相机的男子也发现了不妥,他将镜头对准刀刃山山顶的云海,一眨不眨地盯着画面,似乎一点画面也不想错过。

没过多久,盯着镜头的男子便发出一声低呼。

一直注意着他的女子和同伴当即精神一振,顺着男子的目光望向刀刃山,只见两道身影飞快地从刀刃山上赶了下来,他们脚尖轻点,在岩壁巨石的凸出处纵横跳跃,如同电视剧里高来高去的大侠,运气轻功,从刀刃山上‘飞’了下来。

与只能在云海间隐约捕捉到画面的黑影不同,这两人的存在更加真实,而且似乎并没有要避开众人视野的打算。

如此‘嚣张’的举动,导致宰牛沟附近所有的游客都看到了他们的身影。

不少人齐齐发出惊呼,震惊过后,一脸兴奋地掏出手机,对准了他们。

待两人平稳落地,其中身穿灰色风衣的那人踉跄一步,吐出一口鲜血,双手握着一柄乌黑利剑插进地面,单膝跪地勉强支撑着身体。

看到这一幕,距离两人最近的游客再度发出惊呼,一边拍着照,一边窃窃私语起来。

与他一同下来的那名金发肌肉男顾不得许多,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俯下身来将它递给那个嘴角流血的男子。

“这是我家秘传的气血丸,在补血吊命方面有奇效,你快吃上一颗!”

“收起来吧,杜兄,你的好意司徒剑心领,但服药就不必了……”

司徒剑抬手挡下杜洪生的瓷瓶,摇了摇头,用宝剑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他的伤势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身体虚浮只是因为有些脱力,口吐鲜血则是因为气血在胸腹有淤积,只要吐出来就好,没有什么大碍。

见司徒剑坚持,杜洪生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收起手中的药瓶。

与此同时,那些围观的游客们也在举着手机,试探性地向两人靠近。

其中一人手持单反,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印有白色十字的红色急救包,隔着老远的距离大声询问两位大侠需不需要帮助。

杜洪生注意到他们的举动,无奈地笑了笑,压低声音询问司徒剑有什么办法。

司徒剑神色不变,他擦掉嘴角流出的鲜血,望着那一台台对准自己的手机,从背后拿下那把黑色的剑鞘,按下花纹上一处隐藏的按钮。

刹那间,所有拍下照片和视频的游客都惊愕地发现,自己满格的新号忽然就消失了。

无论他们怎么尝试,是原地蹦跳,找块石头站到高出,还是举起手机,都没有丝毫的信号反馈,就好像空气中忽然多了一面无形的墙壁,将所有的信号都拦下了一样。

理所当然的,杜洪生的手机也没有了信号。

望着屏幕右上角零格的信号,杜洪生面露惊讶:“这是什么东西?”

司徒剑瞥了他一眼:“好东西,异调局清场标配,你没有吗?”

杜洪生讪讪一笑:“我还没有正式去异调局报道……”

司徒剑点点头,语句简短地为杜洪生解释了一下。

在他的解释中,这件装备属于异调局外勤人员的标配,激活之后,方圆两公里内的手机信号都会被阻断,同时,所有的手机在信号阻断前,都会以激活者的名义向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异调局发出‘请求增援’的信息。

任何收到消息的本地部门,都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派人支援。

明白了这一点,杜洪生终于放下心来,不再理会周围有些喧闹的游客,转而与司徒剑一起望向了刀刃山巅的云海,目光中满是说不出的忌惮。

在发现压制他们的并不是易述,而是那名黑衣人,司徒剑当即起了反抗之心,想要硬扛着黑衣人的势参与战斗,结果可想而知,那名黑衣人只是一挥衣袖,司徒剑便被一股恐怖力量掀飞十米,撞在身后坚硬的岩壁上。

看到这一幕,杜洪生终于明白了自己与势境武者的差距,刚刚升起的战意瞬间被一盆冰水浇灭,转身与司徒剑一起逃下了刀刃山。

两人毕竟是武道宗师,实战经验丰富,知道在这种情况,逃走比留下更有帮助。

当然,道理知道鬼知道,像这样为了不拖人后腿狼狈逃窜,连战斗余波都承受不住的糟糕经历,还是让一向骄傲的司徒剑和杜洪生内心沉重。

回想起易述与黑衣人战斗时那搅动风云的打斗场面,杜洪生忍不住感叹道:“我原以为易哥开创的势境只是比寻常武者多了些对地灵的伤害,却没想到这虚无缥缈的势居然还有如此众多的妙用……”

“不止是势吧!”司徒剑微微眯起眼睛,沉声道,“按照那名黑衣人的言论,势境武者的势,应该就是道家传说中的元神之力!”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