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科幻灵异>从幻想具现开始>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武道宗师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武道宗师

,从幻想具现开始

随后,研究员们又争论了大概五分钟。

眼见着他们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易述有些看不过去了,连忙提议先放下肌肉力量的测试,转而测试一下拳力、爆发力以及势境武者的势对物体能够施加的力。

对于测试者本人的意见,研究员们欣然接受。

况且这些本来就是排在肌肉力量测试之后的项目。

于是,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易述依次完成了剩余的测试。

异调局也终于对势境武者的实力有了最为直观的认知。

首先是势境武者的势,异调局用专门检测地灵精神力波动的仪器进行测试,结果却没有捕捉到任何精神力波动,反倒是几名驭灵者清晰地感受到了势的存在。

对此,易述给出的答桉是,武者的势比地灵更加纯粹,也更加凝实,并不会像地灵那样无意识地散发出精神力波动,因此才无法被仪器捕捉到,与之相比,驭灵者自身的感知更为灵活,即便没有被波及,依旧能察觉到势的存在。

听到易述的解释,研究员们恍然大悟,纷纷将实验的结论记了下来,决定回去后就按照这个思路重新研究,争取制造出能够检测武者之势的仪器。

然后,研究员们又让易述测试了势对人和对物体的影响,结果也很令人惊讶。

在易述有意放海的情况下,所有被势覆盖的实验者,包括驭灵者在内,都说自己感受到一股如山岳般沉重的压力,可他们身上佩戴的仪器却显露出了完全不同的数值,有的高达数吨之重,有的却只有几百公斤。

在经过一番询问和归类总结后,研究员们得出了结论。

当势境武者的势作用到人体上时,其产生的压迫力主要源自于心灵,且体现在外部环境的表象与势境武者本身的武道之势特性有关。

以易述为例,他的势特性为力量,表象为压迫,因而每个被势覆盖的人都会感受到如山岳般沉重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与被覆盖者自身的体魄成正比,体魄越强,他感受到的压力也就越大。

一名锻体巅峰的武者,与毫无基础的普通人,两者承受的精神压力是等同的,但体现在外部环境的真实压力则天差地别。

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研究员们才认为这种压力其实是来自于受测者的心灵。

但无形的武者之势究竟为何能将心灵的压力转化为真实的,他们就完全不清楚了。

对此,易述倒是略知一二,按照他的理解,这应该是精神力在武者之势的概念以及被压迫者心灵承受压力的概念下转化为了真实的压迫感。

强行类比的话,大概就是一种类似于【幻想具现】的简化手段。

之后,研究员们又将所有实验者感受到的压力与他们自身的力量做出对比,发现每个人的比率都有所不同,其中,武者与驭灵者感受到的压力比最小,而在这两者中,久经战阵的驭灵者又小于疏于实战的武者。

对比过所有的数据,研究员们又得出一个结论。

那就是非势境武者面对势时的抵抗力,与自身的意志正相关。

意志力越强,越有可能抵御对方的势,甚至豁免对方带来的精神压力——这最后一点已经从萧无影身上得到了证明。

在易述泰山之势的笼罩下,萧无影只感受到了轻微的压迫,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感受到如山岳般沉重的压力。

但这并不代表势境武者无法对意志坚定者造成伤害。

因为除了对人,武者之势还能直接影响物体。

易述的势大概可以对物体产生三吨左右的压迫力,只是这种压迫力非常死板,只有压迫这一种简单的手段,并不能像真正的精神力那样随意操控。

可即便是这样,依旧能让易述压缩空气,踏空而行。

亦或者压迫人体和物体,将其压扁压死压爆……

随后,易述又向他们展示了武者之势的些许妙用。

比如将势与肉身合二为一,大幅度增强自己的力量和体质,并像易述最开始获得精神力时那样,引导肉体快速自愈,强化肉体提升机能等等。

除此外,易述还顺带着测试了自己常态时的拳力,融合武道之势后的拳力,以及使用拳法和劲力后的极限爆发拳力等等。

军事基地的上空不断回响着阵阵爆裂的轰鸣。

用于测试的特种合金上也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拳印。

待测试结束,所有研究员望着实验表上的数据陷入深深的沉思。

根据数据显示,易述常态时的拳力大概在27吨到38吨左右,融入武道之势后拳力会增长到84吨到96吨,而使用了特殊劲力和武道宗师境界的拳法后,其极限爆发的拳力足有168吨之重!

从数值上看,这个力量确实非常恐怖,但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恐怖。

较真计算的话,大致也就等同于两辆高速行驶的汽车相撞时产生的冲击力罢了!

因此,势境武者真正恐怖的地方并不是力量的数值,而是他武者的身份。

想想一个身高不超过两米,跳起来有六层楼那么高,跑起来比汽车还快,还能像猎豹一样锐角拐弯,一拳打出,冲击力能与卡车媲美的武者,能在都市的钢铁丛林中带来多么恐怖的杀伤力和威慑力。

终于,在忙碌了一天之后,测试初步结束了。

异调局终于掌握了势境武者的身体数据,对势境武者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正因如此,他们越发渴望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势境武者。

易述虽然也是异调局的正式成员,但他毕竟是世界上第一名势境武者,前途远大,资质超凡,悟性通天,异调局不敢,也不愿随意调动他,因此易述的存在,对于如今异调局来说更像是定海神针,不能单纯以势境武者而论。

毕竟他们还指望易述帮忙解决驭灵武者的寿命和前途问题。

出于对初次测试的谨慎考量,秦老邀请易述在省会住上几天,待研究员整理完所有实验数据,查缺补漏后再行离开。

易述欣然应允,随后便在秦老的邀请下去他家里吃了顿饭。

与易述想象中不同,秦老住的地方非常寻常,他住在市区西便一个老龄化非常严重的老旧小区,看物业的名字前缀,应该是挂靠在中铁局名下的小区,小区内的楼盘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造的,非常久远,各种设施也都比较陈旧。

不仅如此,秦老的家也并不算大,实用面积大概九十多个平米,两室一厅,平日里一般只有他一个人住,只有每个星期的最后一天,秦暖和秦玉这对前台双胞胎姐妹会来这里住上一晚,陪老人说说话,顺便帮他打扫一下房间的卫生。

每次说到这对姐妹的时候,秦老都表现得非常骄傲。

尤其是提到她们坚持帮自己打扫卫生的时候,秦老脸上总是挂着玩笑般的炫耀。

而每次听秦老炫耀自己的干孙女时,易述的爷爷都会嫌弃地瞥上他一眼,似乎在想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孙女……

至于自家的真孙女易霜月,已经被易老下意识忽略了。

原因也很简单,这皮猴子小时候比易述还要活泼,跟她一比,连易述都算是听话懂事的乖孩子,根本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模样。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易老叹了口气,谁让老易家的男人都喜欢这种古灵精怪的女人呢?

无论是他的老伴,还是儿媳妇柳芊芊,都是这种性格的女人,生下来的男孩女孩也是活泼好动,调皮捣蛋的那种。

像易述这样的,已经算是最听话的后辈了。

茶几旁,易述为两位长辈倒上茶,坐到爷爷身边与他们聊了起来。

秦老感慨道:“势境武者的强大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本以为,这个境界的武者顶多算是没有副作用的驭灵者,却忘了武者的提升往往都是全方位的——易述,我猜你在放开手脚战斗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如此强大吧?”

易述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秦老猜得对。

易老也顺着秦老的话感慨道:“进入这个境界后,武者就像是彻底超凡脱俗了一样,内外互通,神通自生,颇有道家陆地神仙,真人真君的做派,只可惜,我气血已亏,精力不再,元精元炁元神三者已去其二,再想窥探这武道至高境界,只怕是有心无力了。”

说着,易老摇了摇头,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惆怅与遗憾。

不止是他,秦老也同样神色暗澹,作为老一辈武者,在抛却责任、义务等加持在身上的重担后,他们最想要的,肯定也是亲自去看一看武道之路上的风景。

易述看到两人的神情,放下茶杯,轻声道:“其实,也不一定。”

“哦?!”秦老和易老齐刷刷地望向易述,两双眼睛炯炯有神,“难道你又想到什么易经洗髓的功法了,快说出来听听!”

“……”

易述满头黑线,这是真把他当成哆啦a梦了?

易述摇了摇头,解释道:“我是说,北斗或许有办法。”

北斗?

秦老和易老对视一眼,前者摇了摇头,低声道:“一个藏头露尾,在最关键时刻放弃了百姓和人民的中原组织,哪怕再神秘,再强大,我也信不过。”

“那……您能信得过我吗?”

“当然。”

“那就给我令牌,让我去北斗闯一闯。”

“太冒险了。”秦老断然拒绝,“北斗的来历、出现方式、行事风格、做事手段我们都没有丝毫了解,贸然接受他们的邀请,不是智者之举,易述,作为一手改变了异调局未来五十年格局的存在,你要明白自己的重要性,绝对不能以身试险,还是等下一位势境武者出现后,由他带着令牌试试能不能加入北斗。”

“我赞同老秦的观点。”

易爷爷也点了点头,望着自己的孙子道:“就在昨天,我和老秦已经与国内各地的老朋友们交谈过了,大家一致认为,现如今武道之路已开,以往的所谓武道宗师,早已不是武道的最高境界。”

“因此,自今日起,所有武道宗师应去掉宗师头衔,回归原本化境武者的称谓,而由你开创的势境武者,才是如今真正的武道宗师。”

“换句话说,现在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武道宗师。”

听到这句话,易述有些意外,但爷爷却没有在意他的反应,只是自顾自地解释着。

“所谓宗师,就是在某个领域做出了非凡成就,因此被尊崇为师的存在,而为人师表自然要进到师的本分,传道,受业,解惑,这才是你如今应该操心的事,至于其他的,就交给我们这些老头子和后来者吧!”

爷爷的话说得很是真诚,易述也理解他和秦老对自己的重视。

很显然,他们是打算将自己培养成这个承前启后时代的领军者。

只可惜,易述并不只是被长辈们拨弄的棋子,还是那只暗中搅弄风云的大手。

迎着二老的目光,易述轻叹一声,放下茶杯慢条斯理地说道:“实际上,在与北斗黑衣人战过一场后,我就已经暗中加入北斗了。”

“?!”

易老和秦老齐齐睁大了眼睛,目光凝重地望着易述。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好奇啊!”

易述神色坦然,语气中带着一丝求知与兴奋:“你们难道不好奇吗,一个口口声声说如今是末法时代,扬言能让我成仙的神秘组织,一群不知道藏在哪里,避世多少千年的缩头乌龟,还有如今突然出世的原因,这些你们难道都不想知道吗?”

秦老和易老对视一眼,叹息一声:“我们当然想知道,但这些都要慢慢来,徐徐图之才是上策,你贸然应邀,实在是太莽撞了……”

易述澹澹道:“不莽撞一点,我又怎么突破的势境?”

秦老皱眉:“武道之途,自然可以一往无前,但为人处世,就是另一方天地了。”

易述摇了摇头:“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我已经答应了黑衣人,在北斗行至未宫的时候前往泰山,随他一起回归北斗。”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