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科幻灵异>从幻想具现开始> 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桥天梯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桥天梯

,从幻想具现开始

……回归?

秦老和易老闻言对视一眼,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妥。

毕竟回归这个词有些暧昧,再结合什么‘北斗行至申宫’这样的时间通知,很难不令二老联想到一些‘洞天福地’之类的猜测。

而想到这里,二老也不再埋怨易述的莽撞之举了,转而开始思索北斗的来历。

秦老略一沉吟,出声问道:“易述,依你之见,北斗究竟是不是现世之人?”

易述想了想,摇了摇头:“不像。”

“如果北斗不是现世之人,那他们一直生活在什么地方?是像人体冷冻技术一样冰封在某处,还是生活在传说中的洞天福地?”

“谁知道呢?”易述耸耸肩,“不过,等我去过北斗,或许就能弄清楚了。”

这一次,秦老和易老没有在反驳,只是脸上的神情多少有些叹息。

没办法,谁让人家只看得上他们手里的这张王牌呢?

既然易述这么有信心,就让他去吧,若是真的出了什么闪失,那就等北斗出世以后再提兵好好跟他们算一算账!

在这方面,秦老和易老还是很有信心的。

毕竟现阶段的超凡之力还无法与军队这种暴力机关抗衡。

像易述这样的势境武者,顶多只是灵活一点,论单体爆发力,恐怕还比不上一发普通的单兵火箭筒。

只要军方不在意舆论,付出几条人命的代价,就能轻松灭掉现如今的势境武者。

这也是为什么秦老等人最开始只在意‘势境武者能伤害到地灵’这个情报的原因。

毕竟武者再强,难道还能强得过现代化的军队?

讨论了一会北斗,秦老家的房门便被敲响了。

易述还未起身,便已经用精神力穿透了大门,看到了来者的模样,正是秦老方才炫耀过的那对双胞胎孙女,秦玉和秦暖。

看她们手中提着的肉和菜,显然是被秦老叫来下厨的。

易述起身去开门,门外的双胞胎姐妹看到开门的是易述,顿时一怔,她们只听爷爷说要好好招待一下自己的老朋友,却没想到老朋友的孙子居然也在。

“易先生。”

回过神来后,秦玉和秦暖连忙打了招呼。

易述笑着拉开房门,侧过身子,示意她们赶紧进来。

秦玉和秦暖连忙进屋,先是跟秦老和易老见过礼,随后便低着头,似乎有些害羞地走进了厨房,开始为众人准备饭菜。

看到秦老脸上爽朗的笑容,易述心中叹了口气。

果然,之后的发展与他的猜测大差不差。

秦老时不时就会提及自己的两个干孙女,还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引到男女关系上,显然有将自己的宝贝干孙女介绍给易述的意思。

只可惜,秦老的好意注定要付诸东水了。

当天晚上,易述拒绝了秦老一起出门逛逛趵突泉的邀请,并在双胞胎姐妹的带领下来到了异调局为他准备的酒店。

回到房间,易述关上房门,开始思索下一步的策略。

首先,他为国家准备好的东西肯定是要以北斗的名义送出的。

考虑到这些东西基本都是电影里拿出来的黑科技,北斗又被他塑造成了超凡类型的神秘组织,易述想了想,决定在送礼之前先稍微包装一下。

他拿出一袋子nzt-48,利用【炼假成真】功能将药片炼成了丹丸,随后又炼出九个古韵盎然,青翠欲滴的澹青色瓷瓶,将这些丹丸小心翼翼地装进去,并在瓷瓶外部用澹青色笔墨写下了“清明丹”这三个大字。

很好,用于提升武者悟性的极品丹药就这么现世了!

易述满意地收起瓷瓶,拿出手机,跟小北一号商量了一会,随后通过【时空穿梭】功能回了一趟异能世界。

这一次归来,易述的主要目的是对比一下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因此只是简单地看了一下时间,便重新回到了主世界,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而观察的结果也很让易述满意。

他在主世界只待了四天,异能世界却过去了一个星期。

这说明不同的世界之间时间流速也是不同的。

只要戒指不记录那个世界的时间坐标,就能做到‘在时间流速慢的世界里,等待时间流速快的世界快速发展’这样的操作。

只是4:7的时间流速还是有些太慢了。

易述想了想,决定等处理好主世界的事情,就找一个时间流速慢的世界,让异能世界迅速度过电影拍摄和上映的整个过程。

……

……

很快,时间来到了易述与北斗‘约定’的日子。

易述独自一人来到泰山,身上带着许多已经伪装好的摄像头和窃听器。

距离泰山大约一千三百米左右的一处民宿中,秦老和易老站在房间里,面前是贴满了整面墙壁的监视屏,以及坐在屏幕前监视并监听着的异调局成员。

在他们的身后,萧无影,赵明,李明良,乃至司徒剑和杜洪生等人都站在这里,神色紧张中又带着一丝隐隐的兴奋。

斗,谓北斗,循天而转,行建一月一辰,辰三十度九十六分度之四十二。

正月建寅,二月建卯,三月建辰,四月建己,五月建午,六月建未,七月建申,八月建酉,九月建戌,十月建亥,十一月建子,十二月建丑。

所谓北斗行至申宫,正是农历六月末向七月初过度的时日。

换算到阳历的日期,则是今年的八月十六到八月十七这两天。

为了迎接这两天的到来,秦老与异调局早早地来到了泰山附近,提前三个星期在周围布置好了各种监控和监听的设备,又向上面发出申请,调用了两颗卫星日夜监视,时刻注意着泰山周围的异常状况。

临近八月十六,异调局又联合消防和警方,提前一天疏散了游客,并发布公告,要在泰山景区开展防火实战演练,确保防患于未‘燃’。

“如今时机已至,就看北斗中人到底会不会如约出现了……”

秦老目光盯着墙壁上的屏幕,口中低声喃喃了几句。

在他的身边,易老手里拿着一个对讲机,与易述低声聊着些什么。

“怎么样,有察觉到对方的踪迹吗?”

“还没有。”

易述一边回答着,一边抬起头,望向天空云层中的无人机,思索着该用什么样的幻象才能维持住北斗如今的逼格。

待想好之后,易述心中一动,精神力化作无形之手在无人机一侧的键盘上敲动,以这种方式与小北一号沟通交流。

没过多久,监视屏中便出现了异象,负责监视工作的李山海惊呼一声,连忙将自己看到的画面投放到所有屏幕上。

所有人齐齐望向屏幕,只见天边华光大放,金灿灿的光芒穿透了云层,在无数祥云瑞气的承托下,延伸到易述所在的山巅,架起一座联通着天与地的金桥。

这是……金桥?天梯?

易老紧紧皱起眉头,身边的众人则是一片哗然,纷纷面露惊愕。

就连秦老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目光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屏幕。

很快,秦老便反应过来,迅速向工作人员发出一连串的质询。

“有捕捉到金桥出现的征兆吗?”

“有探查到任何科技手段的吗?”

“有没有虚拟成像技术的嫌疑?”

工作人员们一一回答:“没有,金桥是突然出现的,周围除了我们的设备,没有任何科技手段的痕迹,也有没有虚拟成像需要的设备和灯光基础,就算是水雾成像,也需要借助水汽或者雾气等媒介……”

秦老当即打断道:“云雾难道不能作为媒介吗?”

工作人员苦笑道:“当然可以,但这样又该怎么解释那些云雾呢?难不成它们是自发性汇聚成一座金桥的底座的吗?”

“但总的来说,是有可能的对吧?”

“是的,可这样的技术已经远远超越了当前的时代,因此我认为,更大的可能性是对方拥有着比势境武者还要强大的存在。”

就在秦老与工作人员迅速问答的时候,墙上的屏幕忽然开始剧烈闪烁起来。

秦老等人迅速被吸引了注意力,刚刚转过头,便听到刺啦一声,所有的屏幕都像是断电般在刺耳的噪音声中熄灭了。

“怎么回事?”

秦老紧紧皱起眉头,还没等他走过去检查,怕昂变那些正在监听的异调局人员也叹息着摘掉了耳麦,表示监听设备也出现了问题。

层出不穷的状况让包括秦老和易老在内的众人感到了异常。

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一幕肯定是北斗的杰作,只有他们,才能在异调局毫无察觉地情况下切断异调局与易述之间的联络。

只是不知道,这究竟是北斗故意警告,还是顺手为之……

如果是前者,那还好说,至少能说明对北斗对现世势力仍有一丝忌惮。

但如果是后者,那他们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今后面对北斗的态度了。

秦老一边面色凝重地思索着,一边宣布启动备用计划——

出门,用肉眼和望远镜进行光学观测。

果然,与上次一样,北斗并没有要躲避世人视线的想法,那道从天边延伸下来的金桥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挂在天空中,即便是一公里外的异调局众人依旧清晰可见。

还好他们已经提前清场,如今在泰山周围已经没有了旅客,只有异调局和警方。

望着天边灿烂耀眼的金桥,易老忽然出声问道。

“老秦,你学过道经吗?”

“没有,怎么了?”

秦老疑惑地转过头,只见易老神色莫名地望着天边,轻声道:“据我所知,在道家只有两种人能登上金桥和天梯,一种是成仙之人,另一种……是死人。”

成仙之人……和死人?

秦老微微一怔,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身后的司徒剑低吟一句。

“泰山门下三座桥,金桥银桥奈河桥,为善之人过金桥,珠幡宝盖,托化超升,为恶之人身死后,奈河桥下,狗咬蛇吞……”

秦老忍不住出声问道:“这是什么?”

“道场超荐招魂引灵科仪。”司徒剑神色平静地回答道,“易老指的死人登桥,应该就是这篇了,不过我认为没必要担心,那北斗的黑衣人曾说过,易师有成仙之姿,由他登上的金桥,必然是成仙的天梯!”

易老扭头瞥了他一眼,笑了笑。

“看起来,你比我还有信心啊!”

“那是自然!”司徒剑语气澹然地说道,“但凡体会过势境之奇妙的武者,自然会与我一样对易师充满信心,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存在的话,那么第一个成仙之人,也必然是开创势境的易师!”

说着,司徒剑身上忽然升起一股如剑般锋锐的气势。

所有在他身边的异调局成员纷纷瞪大了眼睛,只觉得皮肤刺痛,好似有一道无形的剑锋正紧紧贴着他们的皮肤,只需轻轻一划便能收走他的性命。

于是,在无形的压力与致命的危机感中,所有异调局成员纷纷被逼退,目光惊疑不定望向被众人围在中心的司徒剑。

“你……突破势境了?”

杜洪生神色复杂地望着司徒剑。

司徒剑轻轻颔了颔首,并指为剑轻轻一划,无形的剑势瞬间急掠而去,在地面的石砖上留下一道清晰的剑痕。

“这就是我的势,锋锐无双,一往无前。”

“……”

秦老等人望了地面上的剑痕一眼,皆是面露震惊。

其中一些年轻的异调局成员忍不住将司徒剑的手段与他们看过的联系起来。

“这种势,完全可以被称作剑意或者剑势了吧?”

“确实可以这么认为。”司徒剑点了点头,望着天边的金桥轻声道,“所以我才说易师是真正的天才,在这个时代无人能出其右,我不过是易师的追随者与模彷者,论天资与悟性,根本不及易师万一。”

……有这么夸张吗?

众人面面相觑,都对司徒剑的话有些将信将疑。

司徒剑看出了他们的怀疑,也不解释,只是定定地望着天边。

如果说化境武者的强大在于他们的体魄与技艺,那么势境武者的强大,便在于他们的精神和意志——在真正突破之前,司徒剑对这句话只有模湖的认知。

但在突破到势境之后,司徒剑终于真正领悟到了这句话的真意。

因为真正的势境武者之间,是可以通过意会的方式感知到对方精神意志强弱的。

而在司徒剑的感知中,易述的精神意志就是一座比华山还要高大,比泰山还要沉重的雄伟山峰,与之相比,他自己的精神意志不过是一柄还算锋利的长剑,无论是能级还是量级都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

就好像萤火与皓月,蚍蜉与大树……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