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武侠修真>天命第一仙>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又见张泰安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又见张泰安

,天命第一仙

它还未离开?

沉墨看着鬼将军,心中有些复杂。

对他而言。

二十多日前,还在天顺国京师的城头,跟张泰安并肩作战,共同对抗鬼潮。

再见面,故人还是故人!

却是进入鬼门关秘境前的三阶后期魂鬼。

不同于沉墨心中感慨,陈梦泽等人面色大变。

他们从鬼门关出来,便听彭晨书讲述了先前的遭遇,知道鬼将军是无法力敌的强悍鬼物,还异常残忍嗜杀。

遂而,纷纷取出法器、符箓,乃至各自压箱底的手段。

意图联手从鬼将军手下,抢夺出一线生机!

令沉墨颇为注意的是,耿正取出的法器,是一把玄级极品飞剑,灵光流转,剑意锋锐难挡。

显然是从鬼门关得到的“大机缘”!

鬼将军张泰安对他们的敌意,视而不见,

猩红的目光,充满愤怒、癫狂,直直盯着沉墨!

毕竟,在它视角中。

一个时辰前,沉墨还从他手中救下了它的猎物,还顺利逃进了鬼门关。

“嗖!”

鬼将军身形瞬间消失。

再出现时,已在沉墨面前。

“哗啦啦!”

炼魂幡上血光涌动,上头属于鬼将军部分魂魄的印记,熠熠生光。

在看到鬼将军那一刻,沉墨便做好准备了。

他知道三阶鬼物的强悍,拼尽了手段,连从三阶初期天弃鬼王手中逃脱,都做不到。

更别提抗衡实力更强悍的鬼将军了!

而在鬼门关秘境内,他便以炼魂幡,炼化了张泰安部分魂魄。

等的,就是这一刻!

随着幡上残缺印记亮起,鬼将军身体勐地一僵。

探向沉墨的鬼手,也停滞在了半空。

哪怕它已是三阶魂鬼,依然会受到炼魂幡钳制!

沉墨看到,它猩红的眼睛,闪过了一丝疑惑和迷茫,连癫狂都稍稍消退了一些。

下书吧

“收!”

沉墨心中默念炼魂咒法。

幡上涌出道道血虹,缠绕住了鬼将军身躯,宛如血蟒绞杀猎物。

“不好!以我的修为境界,根本无力炼化三阶后期魂将。”

沉墨脸色骤变。

体内刚恢复的灵力,短短一个呼吸,便已枯竭。

就连神魂都传来撕裂感,欲要将他魂魄扯入炼魂幡,化作拘魂炼魂的薪火。

一直以来,沉墨炼化的魂将,从未超过一个大境界!

譬如,嫁衣女鬼、洪绝散人等魂鬼和修士亡魂。

如今一试,果然出了问题!

“哗!”

炼魂幡一摇,拘魂血虹尽数收回。

沉墨当机立断,立马停下了炼魂咒法,并飞速吞下了一颗从陈梦泽那讨来的恢复丹药。

好在残缺印记还在。

即便无法像其他魂将一样如臂使指,但压制鬼将军,使它无法向他们出手,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以我现在的修为实力,只能炼化二阶巅峰及以下魂将。”

“即便能打残压制住三阶生灵,怕也无力拘入幡中。”

“目前来看,起码得到聚气七重,方能炼化三阶初期魂将。”

“至于鬼将军……”

“晋升灵海境之前,便不要妄想了!”

陈梦泽等人,见沉墨以炼魂幡压制住了鬼将军,一个个惊愕到失语。

纷纷上前询问沉墨缘由。

毕竟一个时辰前,他还被鬼将军逼的,不得不逃入鬼门关之中。

若早早有了这般手段,又何至于冒险闯关?

天顺国沦为天弃鬼域的事,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沉墨挑了跟张泰安相关之事,简略的跟他们说了,又换来阵阵唏嘘感叹。

而就在这时,鬼将军又有了动作。

它眼中猩红消退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三分清明之色。

“沉……仙师!是……你。”

鬼将军开口了!

虽然它的声音,非常嘶哑含湖,但众人还是听明白了它的意思。

沉墨心头微震。

不过很快又有些释然!

连三阶初期天弃鬼王,都保持着一定的“理智”,可以跟他交谈。

实力更强的张泰安,能说话,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难得的是,它竟还记得自己!

毕竟,自天顺国沦为鬼域,又在四尊强者手中化作鬼国遗址,早已不知过了几千年。

时间过去太久了。

沉墨怀疑,可能是炼魂幡的缘故。

幡上炼化了它部分魂魄,被咒法一激,便恢复了些许灵智。

“是我!张将军,我们又见面了。”

沉墨点了点头,噙着一抹笑意回道。

“沉仙师…先前……末将,方才…并不想……杀你。你……”

纵然清醒了一些,但张泰安终究是死过一次。

又在鬼域内度过了无尽岁月,不像其他魂鬼那般痴愚,已然不易。

特别是,站在它的视角。

第一次见沉墨,是在京师城头。

如今漫长岁月过去,第二次见面,是一个时辰前。

沉墨的实力模样,跟它初见时,几乎毫无变化。

其中的古怪,让浑浑噩噩的张泰安,有些理不清楚,只能表示先前对他下杀手,并非是它本意。

张泰安也许也知晓,它现在跟人交流有些吃力。

缠绕着浓重鬼气的手,缓缓从胸口,掏出了两个物件。

其中一件,是喝光了灵酒的酒壶。

另一件,则是一个低品乾坤袋。

当初沉墨在京师城头与它对酌,灵酒喝光后,它便顺走了酒壶。

只有保持灵酒,灵性不失的功效。

值不了几颗灵石,也不是珍奇材料所制。

按理来说,这么多年过去,即便是法器也早就朽坏了。

不过,这个酒壶却在张泰安鬼气蕴养下,依旧崭新如初,甚至有了几分幽冥法器的光泽气息。

至于低品乾坤袋,也是沉墨送出之物。

当初还塞了不少修炼资源进去。

因材质缘故,不似酒壶能用鬼气蕴养。

如今,这个乾坤袋已是残破不堪,自然也无法祭炼使用,但它依旧贴身藏着。

看着这两个物件,被张泰安视作珍宝。

沉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翻了翻乾坤袋,没找到灵酒,这才想起跟天弃鬼王厮杀时,类似灵酒之物,都全部用尽。

只得厚着脸皮,又问陈梦泽借了一坛灵酒。

张泰安撑起面甲,露出了与当年相似,又不尽相同的面庞。

“汩汩!”

“嘶~~~~好酒!”

它饮尽杯中灵酒,张口吐出的,除了酒气还有丝丝阴冷鬼息。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