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武侠修真>天命第一仙> 第一百九十六章 以一敌二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九十六章 以一敌二

,天命第一仙

“嗖!”

一根玉簪法器,散发着朦胧月华。

“嗤嗤!”

还有一道不起眼的血印,缠绕着恶毒气息

两道犀利攻势,先后落在沉墨身上。

玉簪法器。

刺破了沉墨套在外面的内门弟子衣袍,而后像是撞上了铁板,无法再刺进去。

"tart="_bnk"˃https:˃

月华灵光暴涨,下一瞬,直接炸成了漫天玉屑。

恶毒血印也腐蚀掉了沉墨外袍一角,然后冒着白烟,悄无声息的湮灭于无形。

沉墨还沉浸在磨砺与感悟中,直到这时,才稍稍回过神来。

并非他神识不够敏锐,无法察觉来袭的玉簪法器和恶毒血印。

只是这两者,都无法对他产生半点威胁。

就好像轻风卷着树叶,落在他身上。

自然让沉墨,懒得第一时间停下感悟,去全力应对这两道攻势。

“不知不觉,已经登了百余道石阶了吗?”

沉墨脱去外裳,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件崭新制式衣袍披上,这才抬眼朝前上方看去。

只见一名衍月门弟子和一名七星坛弟子,站在高他七八阶的石阶上,正满脸凝重的俯看着他。

这两人,自然不是萧灵儿和杨池,而是打辅助的天骄弟子。

在沉墨上来之前,他们就在这里打得激烈。

都想着将对方打落下去。

以便自己继续攀登石阶,往上追赶一阵后,可以继续给自家主力提供帮助。

如今。

一看沉墨追赶了上来,他们立马默契收手,共同攻向沉墨。

试图联手。

为萧灵儿和杨池二人,减少一位竞争者。

“程师兄,此子身着上品法袍,体魄强悍惊人,你要是不拿出点真本事,怕伤不到他分毫!”

衍月门弟子又从发髻上取下一根簪子,朝七星坛弟子开口道。

声音温柔甜软,说的却不是什么好话。

七星坛弟子郑重的一点头,手往乾坤袋上一拍。

一张桌子落在他身前,随即一件件仪式法器,先后布置在桌上。

“我要开坛做法,引动七星杀伐之力去咒他,师妹先托住他,莫要让他打断我念咒。”

七星坛弟子说着话,身形已围着法坛走动起来。

口中还一直念念有词。

若非他是七星坛新晋天骄,沉墨还以为,遇到了在凡俗间装神弄鬼的神棍。

说起来,七星坛的仪轨咒法,确实名头不小。

许多在世俗间斩鬼驱邪、开坛做法的野道人,都会在师承上,拐弯抹角的跟七星坛扯上几分关系。

衍月门弟子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古怪之色,最后还是压下了心中杂念。

她将簪子抛出,手上飞快打出印诀。

“去!”

一声厉喝,簪子上光晕流转,化作一抹月华朝沉墨射来。

眼下这根簪子法器,比先前那根品阶要高不少,凌厉之意也强上许多。

便是沉墨,也不敢保证,青魂法袍能完好无损的将其挡住。

不过。

想要破开青魂法袍,红鲤内甲以及九极晶砂罡的重重防御,再伤到他强悍的肉躯,倒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沉墨充其量,只是不想在此时,暴露更多手段罢了。

“嗡!”

诛魔剑一抖,月华簪子已被剑光卷中。

“嗖嗖!”

晶莹的玉粉洋洋洒洒。

混杂在剑光之中,显得格外好看。

这根玉簪也是衍月门弟子,不断祭炼的宝物。

按理来说,跟上品法剑撞上几个来回,折损也不太大。

奈何沉墨手中的诛魔剑,并无花里胡哨的特殊效果,只以坚固锋锐着称。

又有出神入化层次的剑法和逍遥剑意加成,一个照面便被削成玉粉,倒也不奇怪!

见自家法宝眨眼被毁,衍月门弟子脸色很是难看。

就在这时,沉墨又有了新动作,手中法剑灵光骤闪,一道磅礴剑气朝石阶上斩去。

剑气目标并非是玉簪主人,而是正围着法坛走动的七星坛弟子。

“不好!”

衍月门弟子疾呼一声,迅速打出了数张符箓。

灵气翻腾,光影变化。

数种防御手段,刹那间,已拦住七星坛弟子面前。

倒不是衍月门弟子好心。

而是她自忖,以一己之力,难以阻挡沉墨登山。

唯有依仗七星坛程师兄的咒法,方有几分打落沉墨的可能!

“噗!”

“噗!”

“噗!”

符箓所化的火龟、风墙、金盾等物,在剑光下脆若薄纸。

呼吸之间,已经被斩的支离破碎,而剑光威势依旧不减,轰然斩向法坛。

下一瞬。

七星坛弟子停下了脚步。

他双手捏着印诀,目光俯视下方:“伤魂,衰魄,驱邪!去!”

一道蕴含着丝丝星光的暗澹血印,凭空浮现在沉墨面前,毫无征兆的落在了他的眉心。

而剑光已连人带法坛,将七星坛弟子斩飞了出去。

“嗤!”

沉墨只感觉血印落身的瞬间,身躯神魂,同时如遭针刺。

他身形微微一晃,差点从这层石阶上摔落下去。

但,仅仅刺痛了片刻,识海中的烈日魂相,已经大放光芒。

将一丝丝沾染神魂的星屑、血芒,尽数照耀消融。

而《龙象血煞体》和《三头六臂真仙诀》,也适时运转起来。

如浆似汞般的气血涌动间,血印异力也如同巨潮下的沙塔,被冲刷了个干干净净。

而这一瞬。

原本被剑光斩中,躺在地上的七星坛弟子。

像是被人从河里提熘起来的大鱼,剧烈扑腾了几下,然后躺在地上再无半点动静。

“七星坛的咒法,果然有几分门道。”

沉墨心中暗暗念道。

这道血印咒法,不仅伤身,更伤神。

其诅咒威能,怕是能咒杀寻常聚气六重修士了!

幸好沉墨已修成了《神魂观想经》,有烈日魂相抵挡侵入神魂的咒力,否则,还真得吃上一个大亏!

沉墨继续拾阶而上。

衍月门弟子持着利剑,手捏符箓,面露犹豫之色。

思量再三,她终究还是没再向沉墨出手。

反而收起了符箓,持剑行礼,脸上也变成了歉意愧怍神情:“师妹也是职责在身,不得已才向师兄出手。还望勿要怪罪,师兄请!”

“你倒是见机得快!”

沉墨嘴角挂起一抹笑意,未等衍月门弟子再开口,便抬起一脚踢在了她屁股上。

“骨碌碌!”

猝不及防下,衍月门弟子滚落了十余阶,才稳住了身形。

又羞又怒,她俏脸气得通红。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