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三章 拉倒吧,你的大明早亡了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章 拉倒吧,你的大明早亡了

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正文卷第三章拉倒吧,你的大明早亡了杨丰有些纠结的看着他,不过很快就下定了决心。

“陛下,我要说我是从六百多年后来的,您会相信吗?”

他说道。

“六百多年后?”

朱元璋愣了一下。

然后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杨丰……

“那六百多年后,可还是我大明江山?”

他说道。

“不是,您的大明朝三百年就亡了!”

杨丰坦诚地说道。

“哦,我朱家还能有三百年江山?”

朱元璋看上去还挺满意地说道。

“呃,陛下,您看起来对这个数字并不介意,难道您此时不是应该为您的大明江山才三百年就亡了而愤怒吗?”

杨丰意外地说道。

“自古岂有不亡之国?我就从未想过有什么真的万世之业,以蒙古人之强也不过百年,我以布衣得天下还能有三百年江山,有什么值得恼怒?想那汉唐也不过如此,我朱家江山能不输汉唐,我又有何憾?说说是什么雄才大略的人灭了我大明?”

朱元璋很有兴致地说道。

“鞑虏!”

杨丰很干脆地说道。

朱元璋瞬间脸色就变了,紧接着他一拍桌子霍然起身。

他女儿吓得赶紧又跪下了,可怜的孩子这是在她爹的威严下,被压制成什么样子了,难怪那么好哄。

“朕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你说朕的大明又被鞑虏所灭?”

他厉声喝道。

看得出他真生气了,连自称都变了。

话说杨丰这才想起,他似乎还是头一次用朕自称,而且说话也不像个装腔作势的皇帝,就是日常交谈。

开国之君啊!

天下就是他打下来的,哪还用什么装腔作势。

“对,鞑虏!

不仅仅如此,他们还几乎把您的后代灭族,您的大明朝最后一个皇帝被人拿弓弦勒死,您的一个皇位继承人在民间躲藏几十年,最后还是被找出来,七十多凌迟灭门。不过好在您的后代数量有些多,都已经到了几十万,而且不少已经散落民间,所以倒是还活下来一部分,但就您的皇位正统来说,所有后代全被杀光了。

我知道您其实不相信我,把我说的这些当做一个消遣,但我说的是事实,您的大明朝最后又被鞑虏所灭,而且他们还杀光了您的皇族嫡系。”

杨丰很肯定地回答。

朱元璋很严厉地看着他……

他其实根本不可能相信杨丰是什么从六百多年后来的,就是把这当做消遣而已。

听故事。

杨丰就是个编故事的。

但是……

“我的百万军户没保住江山?”

他说道。

他还是想再听下去。

哪怕编故事,编的如此新奇刺激也是很值得听下去的。

话说以他的风格,平常大臣们见了他,估计也就跟见了只张开血盆大口的老虎一样。

“您的百万军户到那时候过的据说都不如狗,天下算过的惨的,您的军户差不多该排第一了,而且还被您的军籍困住,想脱身唯一的办法就是逃亡做流寇。

另外您的大明朝也不完全是被鞑虏灭亡

事实上您的京城是被造反的百姓攻破,那时候您的后代皇帝自己上吊了,被攻破前他哭着向群臣借一百万两银子发饷守城,可惜没人借给他,结果造反的百姓攻破京城后,用夹棍拷掠那些大臣,拷掠出了七千万两银子,至于鞑虏只是因为原本守卫边关的将领听说他家也被拷掠,所以投敌引鞑虏入关。

最后他们打败了造反的百姓,并趁机灭了您的大明。”

杨丰说道。

“借银子?

他为何借银子?

难道他没有夹棍可用?

连夹棍都不会用的废物,如何配做我的后代?”

朱元璋很惊奇地说道。

“谁说不是呢?

我也很奇怪,他为什么要借银子呢?”

杨丰说道。

他俩倒是很有共同语言。

“此等废物莫要再提了,想想就让人好生郁闷,是何等鞑虏,残元?”

朱元璋说道。

“不是,他们自称女真。”

杨丰说道。

“女直?女直野人而已,在辽东北边山林里苟延残喘,前些年还有几个出来向我进贡乞求庇护,他们能灭我大明?简直是荒唐,你这厮编故事好歹也编的真些,哪怕你说残元复兴,也比女直野人更容易让我相信。”

朱元璋嗤之以鼻。

杨丰微微一笑,他爱信不信。

“我那百万军户,如何就过的不如狗?他们有田地,有钱粮,衣食不缺,都是朝廷发放,纵使以后天下太平,不怎么打仗了,有这些也终究不至饥寒,如何就成了过的不如狗?”

朱元璋继续问道。

“您如今有军官克扣军粮的吗?”

“有,之前襄阳卫千户孙齐等十几人,克落军卒月粮,都被我流放边远。”

“那您怎么保证你的子孙后代,都能如您这般严格?”

杨丰说道。

朱元璋立刻沉默了。

很显然他也知道,杨丰说的没错。

“您如今有军官奴役士卒的吗?”

“有,之前施州卫指挥乐信,叙南卫指挥徐毅等人,都私役军人,被我斩了。”

“那您能保证您的子孙,也和您一样把这些都斩了吗?”

杨丰说道。

朱元璋依旧陷入沉默。

“您如今有军官压榨军户钱财的吗?”

“有,之前大同前卫百户李隆等人以各种借口,科敛害军,也都被我发配边远之地为兵,让他们自己尝尝寻常兵卒的苦处。”

“那随便打死军户的呢?”

“有,豹韬卫百户王德甫等多名军官,都以小事打杀军卒,事发后都被我斩了给军卒偿命。”

“您看,您活着他们都敢,您怎么保证您没了之后,他们不敢变本加厉?若天下军官都是这样,甚至比这更狠,那您的军户可不就是过的不如狗,至少狗还有主人喂食,您的军户连这都没有。您指望这样的军队为保您朱家江山奋勇杀敌岂不是笑话,您当年都知道要饿死了,还不如豁出去拼了,那他们被这样压榨着为何就不能奋起一搏?

那些造反的百姓里面多半都是您的军户。

对了,老百姓还编了一首歌,用来欢迎带着他们造反的人。

朝求升,暮求合,最近穷汉难求活,早早开门拜闯王,管教大小都欢悦。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

是不是有点当年那些贫民跟着您造反打天下的味道?

据说您把贪官剥皮实草,可您没了之后大明朝还是贪官污吏的,您一个后代皇帝的大学士,家里据说四十万亩地,养着好几千奴婢专门给他纺纱赚钱,而且文贵武贱,最能打的将军在大学士面前自称门下走狗。那些文人们还把您写成一个暴君,说您是杀戮功臣,迫害文人,总之就是跟隋炀帝相比也差不了多少,甚至您的后代都被他们哄的信以为真,治国时候就是要跟您背道而驰。

对了,他们还给您画了幅画像,把您画的脸就跟猪腰子一样,然后告诉后世百姓您就长那模样。

而且还满脸麻子。”

杨丰说道。

朱元璋深吸一口气,突然举起手中的枪。

杨丰同样以最快速度举起枪。

朱元璋冷笑一声……

然后他把枪又放下了。

“陛下,咱们都理智一些,您要我说实话,我就实话实说,我说的没有一句假话,您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我已经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您了,我就是个从六百多年后,莫名其妙被扔到这里的,我也是个当兵的,不过就是个普通士兵而已,我身上这些东西也都是六百多年后的。

那时候已经没有皇帝了。

灭了您的大明的那帮鞑虏也统治了近三百年,他们是最后的皇帝,再往后就没有皇帝了。

我们的时代没有高低贵贱,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所以您的真龙天子对我来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我也不怕死。

您这个时代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可喜欢的。

活在你的这个时代里,对我来说其实还不如死了,您这里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没有我的亲人,没有我的朋友,没有我熟悉的一切,您最好不要把我逼得太紧,无非就是一命换一命,能拉着个皇帝一起死,也不枉我来这里走一趟了。

给您看个好玩的。”

杨丰说着放下背囊,从里面拿出激光指示器,对着皇帝陛下照过去……

当然,不是照人家眼睛,他这是给制导炸弹提供引导的,不是挂枪上那个小手电筒一样,虽然这个也可以装枪上,但其实是个很大的东西,包括了测距在内很多功能。同样功率也很大,这点距离别说照眼睛,照身上都能烧伤,所以紧接着皇帝陛下面前的桌子上,一份奏折就冒起了烟,然后在皇帝陛下本能地起身后退中燃烧起来……

“陛下,您最好相信我说的,因为我真的是六百多年后来的,您也可以称我为穿越者。”

杨丰笑着说道。

朱元璋看着面前桌子上燃烧的火焰,再看看他手中的激光指示器,眉头皱着明显有些茫然……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