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十章 洪武二十五年目睹之怪现状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章 洪武二十五年目睹之怪现状

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正文卷第十章洪武二十五年目睹之怪现状中山王府后宅。

长得很喜庆的朱高炽看了一眼杨丰,紧接着将目光转向他姑姑。

“十四姑为高炽长辈,擅自离宫虽说不对,终非我等小辈能多嘴,但此事高炽也必然上奏。

请十四姑暂留此处。”

他摆出一副少年老成模样说道。

“你……”

他姑姑脸色一变,立刻揪住了他。

“皇十四女,此乃皇孙职责,您暂且在此等候陛下旨意。”

张显宗赶紧拦住她,同时向杨丰使眼色。

杨丰仿佛没看见一样在那里欣赏着徐达家的花园。

不过这时候徐达已经死了多年,真正住这里的是他儿子魏国公徐辉祖,这座王府规模很大,但要说多么奢华就不至于了,至少和保留到现代的那些王府相比明显简陋了许多,主要是雕梁画栋的程度差的多……

“杨壮士?”

张显宗赶紧说道。

“啊,在这里等着吧!”

杨丰很敷衍的劝说,然后成功吸引火力。

朱高炽趁着他姑姑发飙的目标转向杨丰,赶紧挣脱然后向外走去,紧接着那些侍卫们也都离开。

转眼间这里就剩下他们三人。

“走吧!”

杨丰背起大包,在小公主懵逼的目光中向外走去。

“皇十四女,皇孙已然安排好,咱们走后门出去,外面有人等着,出城之后会护送咱们北上,皇孙对皇十四女也是一番孝心,毕竟若再回宫,您也免不了要受责罚,但皇孙也不敢欺瞒陛下,故此只能这般安排。咱们先北上,到辽王那里躲避些日子,等陛下火气消了,终究是宠爱皇十四女,那时候您自然也就可以奉诏回宫。”

张显宗赶紧给小公主解释。

“哼!”

小公主心满意足的哼了一声。

然后她跟着杨丰走出去,张显宗明显来过这里,在后面给他们指示方向,三人就这样走进花园深处。

“这里怎么没几个人啊,好歹也是王府,难道不是应该奴婢成群?”

杨丰看着连个人影都没有的花园说道。

“杨壮士说笑了,以陛下制度,三公家奴不得过二十,除非额外有御赐,否则皆不得逾制,魏国公为一品都督,家奴只有十二人而已,纵然府中尚有些雇佣之仆婢,也不至于成群,另有御赐之亲兵一百二十人,乃所属之军户,如今都随魏国公在陕西练兵。”

张显宗说道。

“所以堂堂国公就十二个家奴?”

杨丰愕然道。

张显宗点了点头。

“不对,他是第二代,他爹没留下些?”

杨丰问道。

“中山武宁王家奴乃其本人家奴,非魏国公家奴,中山武宁王薨了之后则需上交名籍,由朝廷还籍为民。”

张显宗说道。

“所以这家奴还不能继承?”

杨丰意外的说道。

说话同时他揣在怀里的手指扣动扳机……

“砰!”

枪声骤然响起。

子弹正中张显宗脚下石板,碎石飞溅中张翰林惊叫一声,下一刻周围隐藏的人全部蹿出,有拿弩的,有拿钩镰枪的,还有拿着渔网的,一个个保持着突袭姿态颇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们,在这些人后面,是拎着根大棒的朱高熙,还有一个二十左右穿着铠甲,手中拎着刀的男子。

“我就说嘛,堂堂王府不能就这么冷清。”

杨丰笑着说道。

“拿下这妖人!”

朱高熙大棒一挥喊道。

“徐膺绪,你敢无礼!”

小公主怒道。

那穿铠甲的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她……

“皇,皇十四女?”

他嘴唇哆嗦着说道。

“二舅,这妖人挟持十四姑,咱们拿下他就行!”

朱高熙喊道。

“徐,徐公子,你难道不觉得好奇,昨天晚上宫里发生了什么,皇十四女又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有皇帝陛下为何封锁消息?你也是个成年人了,这种小孩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皇帝陛下封锁消息的事情,却被你知道了,我觉得如果我有这样的外甥,现在真恨不能回头给他一耳光,见过坑爹的儿子,今天我又见着坑舅舅的外甥了。”

杨丰在那里笑得很开心的说道。

徐膺绪脸上冷汗都出来了,站在那里拎着刀,仿佛傻了一样。

原本一脸欲哭无泪的张显宗,这时候突然冷静下来,然后向小公主示意了一下。

紧接着他一脸决然的走向那些刀枪。

杨丰坦然的跟着,小公主虽然比较茫然,但还是赶紧拽着他衣服,他们就这样径直走进包围圈,那些徐家的家奴看着徐膺绪,后者却木然的站在那里,哆哆嗦嗦地手里刀都抖动了。朱高熙还在催促,但这里是徐家,徐膺绪不下令,那些家奴是不会动的,杨丰三人就这样走到徐膺绪面前,杨丰突然停下了,然后他伸手戳了戳徐膺绪的胳膊……

后者的刀瞬间落地。

“哈哈……”

杨丰笑了。

然后他就那么笑着走了。

“他为何不回头给朱高熙一耳光?”

在后门处,杨丰问张显宗。

“这个,徐指挥虽是中山武宁王次子,但却是庶出。”

张显宗赶紧回答。

“啊,在徐家没什么地位就是了,难怪这么容易被朱高熙哄。”

杨丰说道。

然后他们这才出了徐家。

外面是张显宗的老仆和毛驴,但另外还有六名之前跟着朱高炽的侍卫,只不过都换了衣服,而且也都没骑马,所以伏击杨丰并非朱高炽的命令,而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朱高熙干的。至于徐膺绪则纯粹就是被朱高熙坑了,他并不知道实情,只是作为庶子,需要在朱高熙这种嫡出的外甥面前表现一下热心,却没想到卷入宫闱秘辛,一下子傻眼了。

张显宗随即上了一匹马,小公主却上了他的小毛驴……

她还是书童呢!

主人骑驴她骑马明显是不对的,但主人骑马书童骑驴就很合理了。

一个翰林带着书童,带着老仆,带着六个护卫,一个背夫,这个很合理的组合直奔聚宝门。

中山王府旁边就是直通这座城门的大街。

转到大街之后,杨丰立刻就看到了尽头处那座巍峨的城堡……

“之前我开了枪,怎么好像没人在意?”

杨丰看看远处聚宝门城楼,再看看周围一片祥和的气氛,多少有些奇怪的问道。

下一刻……

“轰!”

他后面远远传来爆炸声。

街道上行人见惯不惊的转头向东北方向,看着那里正在升起的黑烟,然后继续该干啥干啥。

“火药局在淮清桥北,日常试制火药意外爆炸也属寻常,城内更是军营遍布,训练施放火器几乎每日都有。”

张显宗微笑着说道。

所以杨丰开那几枪,在这座城市真没什么人在意。

然后骑着驴的小公主从后面的徐府街出来,紧接着发出快乐的喊声,就像准备拆家的二哈般从他俩中间跑过去,冲向前面一片花团锦簇,这条大街很明显是花市,不仅仅两旁店铺全是制作各种假花的,而且还有专门挑着担子,在街边售卖鲜花的,一些店铺还摆在盆栽的鲜花……

整条街都是。

杨丰没兴趣管她,反正她也没钱。

他好奇的看着街边,那里一个奇怪的组合正在走过,两个年轻的头上戴着绿头巾,腰上扎着绿腰带,脚上穿着皮靴……

带毛的皮靴。

而且很明显还是某种最常见家畜皮的。

所以看着就像长了两个蹄子。

而他们的肩膀上却抬着一根扁木板,上面趴着个病恹恹的老者,旁边还跟着两个同样打扮的扶着,免得他从上面掉下来,毕竟就一根比扁担宽点有限的木头而已,话说坐在这上面明显需要一点技术。不过可以看出这五个人都不是汉人,应该算是色目人,这时候是明初,元朝时候的色目人应该还有大量残留,实际上两旁商铺就有不少。

“你不是说庶民不准穿靴子,就算冬天也只能在脚脖子上围皮扎吗?这很明显不是做官的吧?”

杨丰说道。

“色目之贱籍,只准穿这种带毛的皮靴。”

张显宗说道。

“那这木头呢?”

“扁杖,他们老病不能走路,出门也只能骑扁杖,不得骑马骑驴,也不得坐车。”

“太严苛了,不能这样对人家。”

杨丰感慨着。

就在他们说话时候,一群明显很无聊的人走向那些色目。

他们一个个笑容欢乐的故意走靠墙一侧,那些色目赶紧停下,站在那里用讨好的笑容看着他们,卑躬屈膝的行礼,这些人昂然的走过,但就在过去的瞬间其中一个突然推了同伴一下,后者很夸张的撞向扁杖。抬着扁杖的色目吓得赶紧躲避,但却本能的走向路中间,上面老者吓得立刻精神起来,大声喊着让他们别走中间,但最终还是被逼到了路中间。

那群闲人立刻不走了,一个个撸起袖子冲过去。

“这,这是欺负人吧?”

杨丰说道。

可怜的色目倒在路上,然后和抬他的一起被殴打。

“的确是欺负人,但陛下制度,色目贱籍不得走路中,敢走路中者,旁人打死勿论,故此欺负也是合乎律法。

但我大明礼仪之邦,如此……”

张显宗感慨着,然后看了看杨丰期待的目光。

“当然,陛下也是为明华夷之分,贵贱之别,我大明礼仪之邦,正当以礼教化天下,华夷之分,贵贱之别,皆礼也!”

他肃然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