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十九章 荣华富贵来的太突然,我想静静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九章 荣华富贵来的太突然,我想静静

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正文卷第十九章荣华富贵来的太突然,我想静静周家别业……

周德兴已经贬为庶民,当然不可能再住侯府。

其实准确说应该是江夏侯第,府是王爵才能称的,侯爵只能是第。

府第宅舍,王府,侯第,官宅,民舍,这个都是有严格制度,至少在朱元璋时候该怎样就得怎样,而且房屋布局,间数,甚至多少架梁,这些统统都是有制度的,逾制这种事情至少在洪武朝还是不小的罪名,周德兴是江夏侯时候,就得住江夏侯第,但贬为庶民就不能住了。

再住就是公然逾制了。

但是……

“所以别墅就不算了!”

杨丰在凉亭中,欣赏着周围的亭台楼阁,花团锦簇,当然还有走动其间的一个个妙龄少女。

别墅当然不算了,这就是个花园而已。

哪怕这个花园大一点,房子多一些,那也只是个花园。

“但张显宗说,你们就算是公侯,也不能有太多奴婢吧?”

他问道。

“这些都不是奴婢,只是老朽家中雇工而已,至于这几个女子,乃是老朽义女。”

周德兴毫不在意的说道。

“所以义女伺候义父,乃是她们的孝心,并非是您的奴婢,而且她们既然是义女,当然也就不受您如今身份限制,哪怕您是一个庶民,家中有几个义女也算不上逾制,完全合法?”

杨丰说道。

“正是!”

周德兴捋着胡子微笑的说道。

“义女,那这些就是义子了?”

杨丰指着那些仆人说道。

“有几个是义子,剩下都是雇工,陛下爱民,严禁庶民蓄奴,就是勋贵官员也有限制,这是陛下的爱民之心,咱们自然要遵从,但咱们都是家大业大,也不能没有个帮衬的,那就只能雇佣了。雇工可不犯法,咱们出钱,别人出力,这放到陛下面前,咱们也没什么错,至于遇上灾荒年,穷人家有那些实在养不活的儿女,咱们给些钱收做义女,这也是行善积德。”

周德兴说道。

然后他行善积德的成绩,在他身边款款斟酒,顺便被他拉进了怀里……

杨丰终于明白他儿子为什么帷薄不修了。

他儿子这个帷薄不修,是在宫里当值时候,在花园里和一个宫女快快乐乐做运动,然后被朱元璋抓了现场。

而且还是在朱标的治丧期。

本来就已经很狂燥的老朱当然真的就狂暴了。

所以他那种夜入皇宫,引诱公主私奔其实也不算太骇人听闻,这家伙的儿子居然敢在皇宫和宫女玩幕天席地的勾当。

猛人!

真的猛啊!

“公子,请!”

然后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紧接着一双纤纤玉手,拿着酒壶给他倒酒……

“杨兄弟无需拘谨,你于老朽算是救命之恩,在此就当自己家。”

周德兴笑着说道。

那意思是杨丰也可以把他义女拉进怀里。

“如今您被贬为庶民,应该养不起这么多雇工和义女了吧?”

杨丰也就不客气了,把腿向外一分,那义女羞涩的坐在他腿上,不过应该是真心的喜欢,毕竟和一个糟老头子相比,他这样的还是很受欢迎,那俏脸都已经有些红了。

“老朽被贬为庶民不假,老朽那孽畜被斩首也不假,可老朽又不只他这一个儿子,甚至孙子都已成年,此外老朽还有宗族姻亲,老朽为侯爵,难道老朽的子侄姻亲就是庶民?老朽次男为永州卫指挥使,其他也都在军中为将,老朽姻亲也尽皆侯伯,老朽的确是庶民,他们可不是庶民。

更何况老朽也不指着那俸禄养家。

难道你觉得,老朽过去那江夏侯每月百十石米能养的起这些?老朽在各地有的是商号,都是族人在打理,也有不少田产,甚至就是几处园子种菜,一年也有不菲收获。

陛下只是革了老朽官爵,这家产可没抄,这些自然还是老朽的。”

周德兴说道。

杨丰了然的点了点头。

就是嘛,像这种侯爵什么的,谁会靠俸禄过日子?

“公子,您怎么不吃酒啊,是奴婢伺候不周吗?”

身边义女娇滴滴的说道。

“呃!我只是觉得这酒太淡了,我比较喜欢喝烈酒。”

杨丰说道。

“杨兄弟喜欢喝烧酒,早说嘛,老朽其实也受不了这些淡酒,只是被那些酸文人带着,应酬之上习惯了而已,换烧酒,换五香烧酒。”

周德兴一副遇上知己的架势喊道。

“您这沙场猛将,也得学那些文人作风?”

杨丰笑着说道。

“这也是没法子,如今风俗就是如此,如今四海升平,陛下治国终究需要那些文人,以后文人必然权重,咱们这些武人终究不能再如乱世般,也得学着与这些文人交好,以后子孙也得开始学文,考进士才是正途。既然如此,就得学着他们的做派,否则人家也觉着咱们粗俗,不愿同咱们交往,那些文人都清高,在他们眼中你砍的人头再多,也不如会吟几句诗。

不过这些文人的确也懂的多,他们也比咱们这些直肠子会耍。

我就跟着他们学了不少,偶尔也能写几句诗词。”

周德兴颇为得意的说道。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归故乡,数英雄兮周德兴,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杨丰说道。

周德兴愣了一下,茫然的看着杨丰脸上的笑容,紧接着清醒过来,他俩一起大笑起来。

“杨兄弟,我是越看你越喜欢,就跟老朽年轻时候一般。”

周德兴紧接着止住笑声说道。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您这样宴请我,就不怕你们皇帝降罪,他可是已经下旨不准臣民给我饮食,您这何止是饮食,都直接宴请了。

他们可是肯定要告密的。”

杨丰说道。

说着他看了看周围那些士兵。

好吧,这些士兵还在呢,只不过都在周围站着,而且人人手中都拿着烧鸡烤鸭之类,那军官则扛着根羊腿。

“老朽与陛下相知六十余年,也算是从小一块长大,对陛下还是懂的,陛下既然已经放了我,那就是已然有不能杀我之理由,既然如此,怕他作甚,再说老朽若连救命之恩都不敢请吃一杯酒,如此薄情寡义,陛下也看不上,左右我已经进过一回大牢,大不了再进去一次,但这酒终究还是要吃的,杨兄弟且放心,今日你我尽管痛饮无妨。

老朽不但要请你吃这酒,这座园子也送给你了。”

周德兴说道。

“呃,您再说一遍?”

杨丰惊愕的说道。

“老朽说将这园子送给你。

老朽如今一介庶民,年逾花甲,以后就得找那些儿孙养老了,我准备去永州找我那二儿子,京城这边就留给几个晚辈打理,这座园子以后也就闲着了,时日久了也是荒废,既然如此何不送与杨兄弟?你不用在意陛下那边,陛下旨意说的的确是不能给你住处,可我也没给你,是你在我走后来强行住下的,只是我周家没报官而已。

民不举官不纠,我周家不报官,那自然也就没有官府来管了。”

周德兴说道。

“可他们会告密。”

杨丰指着那些士兵们。

“陛下是要杀你吗?”

周德兴笑容深邃的低声说道。

“应该暂时不会。”

“那你留在那山上,让山下百万军民天天看着,是不是很伤陛下颜面?”

“呃,的确是有些,今天早晨山下都得十几万人看着了。”

“陛下估计也有些后悔了,那你觉得陛下再收回成命,是不是也有些伤颜面?”

“的确是有些。”

“那不就对了,我把这园子送给你,你来此地住下,这些人也留下伺候你,外面谣言散播,就说你已然向陛下臣服,这是陛下赐你居住,谣言嘛,传的很快,用不了两天这京城军民就都以为你已经向陛下臣服,此事也就遮掩过去。我周家又不报官,陛下自然也无从知晓,至于他们,这厮是我旧部,他也没告密,总之你先从那山上下来就好说了。

陛下颜面也就照顾到了。”

周德兴说道。

“这荣华富贵来的太突然,我有些想静静。”

杨丰看着他,一脸懵懂的说道。

所以这个老家伙其实是给朱元璋做事的,他还奇怪这个老家伙怎么那么大的胆子敢请他,若是那些好脾气的皇帝,这种事情或许可能,可朱元璋这种暴君手下还敢这么干就纯粹是自杀了,所以现在可以确定,这是朱元璋让周德兴替他干的,借周德兴之手,把这处园子送给他。

至于目的……

当然是包藏祸心。

他不是在这个时代无牵无挂所以才肆无忌惮吗?

那我就让你有牵有挂,给你富贵荣华,让你陷入其中,给你可以留恋舍不得的东西,让你有牵有挂,只要你有牵有挂,那就落入他的掌握,然后任由他摆布了。

不肯臣服?

那我夺走你的荣华富贵,你还不臣服?

给你几个女人,让你有了儿女,我杀你儿女,你还臣服不臣服?

不得不说皇帝陛下够阴险。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