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二十五章 你说我这手,它怎么就管不住呢?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五章 你说我这手,它怎么就管不住呢?

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正文卷第二十五章你说我这手,它怎么就管不住呢?第二天。

“所以这个东西现在已经贬值严重,一贯钞票也就换两百五十文铜钱?”

杨丰拿着一张面额五百文的宝钞说道。

他的要求基本上都得到满足,包括那个比较敏感的铁券。

那东西朱元璋发的多了……

反正过后他又不认,他杀的那些公侯个个都有铁券,这东西从诞生开始就是个没用的东西,类似你侬我侬时候许下白头偕老,回头审美疲劳了,那妖娆的狐狸精往中间一插,你个黄脸婆怎么还不去死?朱元璋已经算厚道了,人家李存勖头年发给朱友谦,过完年就赶紧杀全家,朱友谦的老婆直接把铁券往抄家的将军脚下一扔……

“这是去年你们皇帝赐给我们家的,我一个女人不识字,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搞得那将军都很尴尬。

所以古代那些正经人一般都认为发这个,就是告诉你赶紧造反!

“怀疑我造反才发铁券,我从未想过造反却发给我这个,这是要逼我造反吗?”

这是某位果然造反的说的。

所以朱元璋才不介意给杨丰发个铁券呢!

不就是块四斤沉的铁板,给他就是了,不过需要点制作时间,所以今天他是拿不到了。

剩下马车,钞票都是小事,就像杨丰说的,都是他自己印刷的,有什么可在乎的?

朱元璋直接给了他一百锭,一锭是五十贯,也就是五千贯,法定价值等于五千两银子,但实际上一两银子也换不了,因为只准银子换宝钞,但不准拿宝钞换银子。

不过这时候的宝钞的确已经大幅贬值。

“洪武八年定钞法,钞一贯值钱千文,银一两,四贯值金一两,金银严禁民间使用,只能向朝廷换宝钞,民间以钞钱并行,但实际百姓更愿意用钱,再加上宝钞新旧日增,且伪钞掺杂,故此实际日贱。

目前各地虽有出入,但大致就是一贯换钱两百五十文上下。

甚至一些偏远之地宁可以物换物,也不愿使用宝钞,陛下也一直为此烦心。”

张显宗说道。

此时他们身后已经聚集了多名画师。

就像膜拜圣物般在对着供奉起来的杨丰的腕表绘制地图,后者的亮光俨然圣光。

就像小玉所说的,对着一个小东西绘制成大的,这都只是那些画家的基本功而已,他的腕表屏幕虽然小的可怜,那地图也就比个铜钱大点,但对于这些画师来,描绘轮廓真就是信手而成……

人家是专业的。

所以现在杨丰给他们展示的大明,中南半岛,印度,倭国部分,轮廓都已经迅速描绘出来。

现在已经开始添加河流湖泊部分。

然后还会添加山脉,对照大明混一图还有其他资料,添加大明的行政区划和地名。

甚至朱元璋还特意要求,把现代的农业区绘制出来。

反正这幅是彩色地图,无非就是把农业区以专门的颜色涂上。

不得不说皇帝陛下别的不关心,就关心到底有多少地方能种田。

这些画师一人一幅,都是在同样画幅内,最后会选择其中最准确的一幅进献给皇帝陛下。

而这部分绘制完成后,还会继续绘制其他部分,最终将所有绘制成的地图拼接起来,以屏风的方式做成坤舆万国全图,让朱元璋放到皇宫里,每天看着幻想自己征服世界,虽然他是肯定没这个机会了,毕竟他已经六十多了,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嘛!

还是可以幻想一下的。

“玩不了纸币就老老实实搞金属货币,纸币的确是先进思想,我们那时候都是纸币,但不是他这种玩法,钞票就是废纸,你得有锚定物才有价值,你去把他叫来,我给他好好讲讲货币。”

杨丰说道。

那口气仿佛他才是皇帝。

“阁下以天子为何人,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挥之即去?”

“你尽管去,他爱来不来,我能给他讲课就已经属于好心情了,再说去了以后你们文人那张嘴,难道还能说的这么难听,你不会给我美化一下,让他感觉好受一些,虽然本质的确没有什么区别!”

“你还是先给我说说,我听听是否有道理,否则我贸然去奏明陛下,陛下雷霆震怒时候杀的可是我全家。

何为锚定物?”

张显宗才没那么傻,他去再美化也是杨丰召见朱元璋。

难道他的美化就能让朱元璋忽略这个问题?

杨丰倒是光棍一条,脑袋掉了碗大的疤,他这种有家有业的可没这胆子跟他玩的这么刺激。

“首先,我们应该明白一点,这东西就是张废纸,去茅坑擦屁股都嫌硬,现在它能买东西是因为它代表皇权,是皇帝陛下要它能买东西,所以老百姓才不得不用它买东西。理论上这种做法其实没错,甚至很先进,先进的过分了,因为直到六百年后,这种货币才流行开,我们将其称为国家信用货币,我们那时候所有国家都这么干。

至于说它贬值,这个问题我们也存在。

而且和它贬值的原因也都没什么区别,就是用的太顺手,总是控制不住多印刷一些的欲望。

你说我这只手,它怎么就是管不住呢?”

杨丰恍如和中堂附体般拍着自己手说道。

不过凭良心说,宝钞的贬值其实并不严重……

洪武八年确定钞法,到现在过了十七年,贬值四分之三,这比美元强多了。

美元和黄金脱钩是七一年,七一加上十七是八八年,和黄金脱钩后的美元本质上是锚定原油,七一年原油不到两美元一桶,八八年原油二十美元一桶,这可比宝钞贬值快多了。

天下乌鸦真是一般黑啊!

美帝的节操居然还真就不如朱元璋。

张显宗微微一笑,很显然默认了这一点。

“那么你们皇帝陛下是怎么干的?”

杨丰问道。

“赏赐,陛下每年都向军户赏赐宝钞,那些征讨获胜的也是赏赐宝钞,运输军需的民夫也是赏赐宝钞,一些偏远之地遇上饥荒,在以米粮赈济之时,也会向灾民赏赐宝钞以备其使用,此外就是朝廷采买,营造这些都是。陛下赏赐越多营造越多,向民间放出宝钞也越多,而民间用到宝钞之处却不多,且百姓也不会收藏宝钞以为财富,到手的都急于用出,自然市面上宝钞日增,也就越来越不值钱了。”

“所以这个问题无解。

就算通过一时的改革,让钞票能够在他的刀子撑腰下流通,甚至干脆连铜钱也禁了,但只要他还要印钞票,那么终究还是要面对钞票存量增加,然后不断贬值的问题。

这是这种货币天然的缺陷。

实际上也不只是这种货币,任何货币都存在这种问题,只不过金属货币因为不是你想印就印,所以受到天然属性的限制,但如果这种金属的数量突然增加也同样会贬值的,比如白银,如果海外持续涌入白银,每年涌入上千万两,你会看到一石米就得好几两银子。

只不过纸币在这个问题上尤为严重。

因为它根本没有限制,完全取决于统治者的节操,而且得来太容易,毕竟开动印刷机什么都有了,所以遇到麻烦首先想到就是这个,现在你们的皇帝还能控制住自己印钞票的欲望,但以后的皇帝会越来越依赖这种方式。

他们会更加无节制的印钞,最终让宝钞真的变成废纸。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货币崩溃。

你还是赶紧去叫你们皇帝来吧,这个问题有很多内容不是你该听的,你听了才真有杀全家的危险。”

杨丰说道。

这个问题他真不能听下去。

因为这关系到朱元璋的根本权力……

货币权。

理论上讲朱元璋做的并没错,宝钞的贬值不能算到他头上,这种货币天然就存在这种问题。

任何货币都存在这种问题。

明末的白银贬值问题同样也很严重。

十七年只贬值到四分之一,这个贬值速度让现代绝大多数国家信用货币无地自容。

美联储表示你真的还是太年轻了,俄罗斯央行笑而不语,欧洲央行表示我们从八欧元一克黄金到五十欧元一克黄金,也不过是用二十年。

但他的原则没有错误,就是货币的国家控制权,封建时代朕即国家,他就是大明,大明就是他,他的货币控制权就是大明的货币控制权,而大明的崩溃本质上就是货币控制权的丧失。他防范的问题在后来被历史证明,完全是非常有必要的,国家真的不能丧失货币控制权,所以他在后期就是禁止了铜钱,而禁止铜钱的原因很简单。

江浙士绅商人就是不用宝钞,以至于洪武末年在浙江宝钞贬值到了一贯兑换一百六十铜钱。

至于原因很简单……

他们有钱。

作为大明最富庶的地区,财富向他们那里汇聚是必然,而且作为过去南宋的统治中心,世家大族早就存下了大量铜钱,甚至金银。

那么这样发展下去的结果……

结果已经被明朝历史很好的表现了。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