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二十七章 下贱!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七章 下贱!

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正文卷第二十七章下贱!所以杨国师最终给朱元璋开出了三个防贬值的招数。

第一,美元化。

以明朝目前如日中天的军事实力,逼迫小弟们给宝钞接盘,这个至少部分是肯定能做到的。

毕竟这时候周围一圈都在朱元璋的刀子下战战兢兢。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小国都缺乏货币,朝鲜从去年开始也在印钞,也就是他们的楮货。

越南目前是陈朝末年,实际上权臣胡季牦说了算,他在原本历史上很快也搞纸币,叫通会宝钞。

这个时期都缺铜,甚至从宋朝就开始缺铜,所以宋朝铸造铁钱,而到现在随着火器大量使用,铜就更缺了,这种情况下纸币就成了最好选择,而且相比起铜钱来,纸币明显更适合搜刮,毕竟印刷机一开什么都有了,既然这样就让朱元璋以武力逼迫这些臣属都用大明宝钞。

但这需要配套对外贸易的开放。

所以本质上就是让朱元璋开放对外贸易。

毕竟他要让人家使用宝钞,就得给人家获得宝钞的来源,让他们向大明出售商品,这样才能让宝钞进入人家的市场,人家才能有宝钞花,但让人家往大明卖东西也就得让人家从大明买东西,最终贸易开放,而只要大明强制要求他们必须使用宝钞交易,就算是为了当这个二道贩子,他们也会竭尽所能向大明出售大明能收的货物……

哪怕去吕宋拉一船稻谷。

向大明的输送赚钱不赚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到大明换宝钞,然后用宝钞购买他们真正想要的。

那才是发财的。

然后朱元璋就可以给他们设定需要输入的。

粮食,硫磺,香料,甚至棉花这些,至于他们从哪里弄来,这个就与大明无关了。

但他们只有输入这些皇帝陛下想要的东西,才能换宝钞再购买丝绸,瓷器之类倒卖去发财,这样就可以让他们自己搜刮国内供应大明,要相信这些国家君主和商人的节操,他们为了做二道贩子发财,是不会介意在自己国内造成饥荒的。

第二,开银行。

这个相对来讲难度高些。

但和第三个,也就是准备金制度结合起来就简单了。

只要在吸收存款的同时,准许自由兑换就可以。

而且这种兑换机构也不是什么发明,宋朝就已经有了,宋朝的交子其实就是有保证金的。

这是一种真正的金属本位货币。

只不过我大宋进步的太快,刚搞出金属本位货币,而且一开始很规矩,三十六万贯铁钱,只印刷了一百二十万贯交子,但没过多久他们就已经可以聪明的发现,步子完全可以迈的更大些,为什么要保持这么高的准备金率呢?

然后就开始学光头佬了。

一步千年!

不得不说我大宋的官老爷们真是太聪明了。

而朱元璋现在需要的,就是重新走金属本位,而且正正经经的走自由兑换金本位,或者说金银复本位,而这也是被历史证明了的,最稳定的货币制度,唯一的问题就是朱元璋现在的金银不多。但好在他的刀子也最狠,所以完全可以把这个搞成象征性,也就是他下旨可以自由兑换,并且弄几个兑换的榜样,甚至对小额的兑换也维持。

但是……

敢大额兑换直接找借口弄死!

反正他这些年对那些世家大族一直在这么干,也不介意多抄没几家。

但是……

“还得出去抢。”

杨丰恍如汤师爷语重心长的说道。

皇帝陛下深思熟虑中……

“您能压得住,不等于您的子孙能压得住,这种制度是原本历史上泰西那些国家玩起来的,最早是个叫英格兰的,他们靠着这种制度,维系了超过两百年的霸权。他们维持这种制度的招数就一个,出去不停的抢,有金矿的地方,全都抢到他们手中,那些有金银的国家,去揍趴下逼着交出,甚至干脆把人杀光自己上去抢。

咱们举那个灭了您的大明的满清的例子。

第一回,英格兰打败了他们,他们京城在北平,靠着运河运粮,英国人把战舰开到镇江,占领镇江堵了漕运。

然后逼着他们赔款,一下子就赔两千多万两。

过了十几年,他们和另一个合伙,直接从渤海打过去,登陆之后打进北平把满清皇帝赶跑,把藏宝的园子抢光然后放火烧了。

然后又逼着满清赔款一家八百万两才走。

又过了几十年,他们跟其他几个泰西强国一伙,又打了过去,还把北平占了,最后您知道他们逼着满清赔多少?

四万万五千万两。

还得不是一次给,分几十年给,提前给都不行,但在这期间算利息,实际最后加上利息得赔九万万两。

得抢。

马无夜草不肥!

国无横财不富!”

杨丰说道。

“那岂不是如强盗一般?”

朱元璋明显连自己都觉着虚伪的说道。

“陛下,窃钩者为盗,窃国者侯,拦路打闷棍的是强盗,开疆拓土的是圣主。”

“我大明终究要怀柔四方……”

“怀柔?说这话您自己信吗?您的大明江山是靠怀柔得来?您是靠怀柔让陈友谅感动的自杀,然后把地盘让给您?您是靠怀柔让胡元皇帝觉得对不起咱们,自己让出中原?您是靠怀柔让李成桂给您当狗?您明明是靠刀子,为什么要扯什么怀柔?您杀尽江南百万兵,匣中宝剑血犹腥,才打下这万里江山,您如今说什么怀柔?”

“呃,你这厮越发胡言乱语。”

“陛下,我教给您的这些,就是我们那时候最强大的国家干的,这个国家最初就是一群弃民,因为在老家混不下去,就跟您这时候的贱籍一样,最后选择远渡重洋到了美洲。他们去的时候因为没饭吃,靠着当地土人接济,才在那个地方落脚,然后他们就开始杀土人,因为他们有火器,土人打不过他们,被他们杀得只能丢下家园逃跑。

最后好地都成了他们的。

然后他们继续杀土人,继续抢土人的好地,就这样一直杀下去,用了两百多年时间,把土人杀得快绝种了。

甚至为了杀土人,还公开悬赏,剥一个土人头皮可以换钱,老弱妇孺都可以。

最终他们独占了土人原本的土地,成就了我们那时候最强的国家,比大明还广袤的土地,绝大多数都是适宜耕种的平原,还是最肥沃的黑土地,那土地肥的都流油。

一年产几万万吨粮食。

我们那时候一吨差不多您这时候一千六百斤。

您看,这才是成功者。”

杨丰说道。

当然,他也知道朱元璋就是装。

皇帝陛下毕竟做了快三十年皇帝,已经不是过去打打杀杀的时候了。

这时候已经换上冠冕,摆出圣主明君姿态,坐在大殿上保持威仪了,也不好张口闭口去抢。

虚伪!

下贱!

“你在那地图上,将那些产金银的好去处,都给标的明白,以备不时之需!”

皇帝陛下说道。

“您放心,我都给您标的明明白白,其实倭国就有的是,他们在海上有座产金的岛,在沿海还有一座银山,只是如今连他们也未必知道,毕竟这些东西都在地下,还得挖出来提炼。只要能拿下这两处,可保您的大明五十年金银不至于匮乏,另外就是我之前说的美洲,若能拿下那里的银矿,您的大明以后至少两百年不至于匮乏。

不过那个太远,需要长期准备,要远涉重洋。”

杨丰说道。

“倭国,倭王怀良倒是一直狂悖无礼。”

“陛下,怀良早死了,他十几年前就死了,二十年前就退隐,后来向大明朝贡的那个怀良,都只不过是九州岛的地方大名,为了能到大明贸易,谎称是怀良的使者,而且倭国如今真的老大,是他们的幕府将军足利义满。”

“源义满?”

“对。”

“他的使者倒是来过大明,朝中大臣以为怀良才是倭王,他一个征夷大将军不应单独朝贡,故此也就没理会。”

“他们的正经国君是天皇,只不过跟个周天子一样没人理会。

地方是诸侯割据,也就是那些大名,最强的大名就是征夷大将军,这个才是实权的老大。

足利义满的确一直想着跟大明贸易。

那您干脆派人册封他倭王,他其实挺喜欢这个封号,后来您的继承人就这样封他的,他也挺满足,然后咱们也准他贸易,这样先把航线搞明白,把去倭国的这条航线的水手都养出来,差不多了您就找个理由,比如他隐瞒那个天皇,是欺君罔上,然后讨伐他,咱们也不用占他所有的地盘,把金矿银矿占了,也就可以了。

他们那地方其实很穷,也没多少土地可用,要不然怎么都那么矮小。

就是缺吃的,一代代饿出来的,都饿成人种了,我们那时候他们靠着给那个最强的国家当狗,都能吃上肉了,而且也被那个强国度种,倒是都与咱们差不多高了。

这种地方没必要浪费太多力气。”

杨丰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