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三十四章 敢叫日月换新天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四章 敢叫日月换新天

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正文卷第三十四章敢叫日月换新天“腐朽堕落的封建时代啊!”

月光下的山林中,杨丰一脸唏嘘的感慨着。

原本他现在可以怀抱着一个娇滴滴的少女做些快乐的事情,如今却变成了在黑漆漆的山林中,让蚊子们在自己身上做快乐的事情。

好在还有驱蚊药。

“所以你就跑了?天哪,我简直无法相信,你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你这样对一个少女的伤害知道有多大吗?简直都能让她怀疑人生了。”

腕表里班长惊叹着。

“你懂个屁,我这是跑吗?

我可是给他们留下信,然后堂堂正正离开的。

我只是觉得他们太慢,所以自己先走着,朱元璋的铁券可在我的背囊里,要不要我给你读一读上面的内容?

我在大明有行动之自由,言论之自由,这就是说他准许我在大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虽然之前朱元璋的确下旨不让我出京城,但他现在下旨我去辽东,就等于这条已经作废,既然这条已经作废,那可不就是准许我爱去哪里去哪里,作为一个友好的邦交国使节,我可是非常尊重大明皇帝陛下圣旨的。

他让我观大明山河的圣旨还在我包里,圣旨上可没说我必须和谢贵他们一起走。

也没说我必须走哪条路线。

你放心,朱元璋有数,他准我出南京就是知道我会跑路。

你以为他是担心我干扰他选继承人,所以才把我赶出南京的吗?”

杨丰说道。

爬上山顶的他,用夜视仪看着下面的空旷原野,一个个小村落隐约可见。

他跑路了,他给谢贵留下一封简体字的信,告诉他自己要先行一步,然后会到锦州等他们的……

他应该能看懂,就算有不认识的字,猜也猜出来了。

“什么意思?”

班长说道。

“他真正担心的是,别人也想知道啊!

朱棣不想知道吗?朱允炆不想知道吗?那些重臣们不想知道吗?

没有人不想知道,哪怕就是看着我的那些锦衣卫,他们也一样想知道,所以他无论怎么看着,都阻挡不住这些人去找我,无非以什么方式而已,我的确表现的口风很严,可他并不能寄希望于我忍住各种诱惑。

他还没那么幼稚。

如果我把真相透露出去,结果会怎么样?

我可是跟他说了,未来已经改变,那么他就必须站在这个前提下,考虑一旦出现这种事情会发生什么,如果朱允炆以秘密方式,引诱我说出未来,甚至只是通过我不小心露出的口风,猜到了自己继位后,会发生藩王夺位。事实上我怀疑他那边现在应该已经在猜了,毕竟我跟张显宗说过,他后来因为我不能说的原因被流放西北。

而张显宗和朱允炆一系关系不错,他同科的状元许观可是朱允炆系的,所以朱允炆继位,他会得到重用。

那这个我不能说的原因就值得思考了。

朱允炆手下那些文人的确过于纸上谈兵,但也不是没脑子,他们很可能会猜到这种可能,那么他们同样猜也能猜到是谁,目前实力强的无非朱棣和晋王,剩下秦王名声都已经臭了,基本上没有可能受到支持,所以要夺位也就是这两个最有可能。

那朱允炆会怎么做?

同样如果朱棣也以他的方式知道了这个结果,或者知道了朱允炆也知道了这个结果。

那么朱棣又会怎么做?

坐以待毙吗?

其他藩王知道了这个结果又会怎么做?

那些重臣们会怎么做?

朱元璋的确能控制住,但为了控制这个局势,大明朝廷必然要陷入内乱,甚至不排除有人铤而走险,最后杀的人头滚滚。

蓝玉还在呢!

他如果知道朱允炆的结局,会不会鼓动后者搞大的?

真的一切都乱了,那时候朱元璋都不一定能把握住,再闹大了危及朱家江山都有可能!

八王之乱啊!

其实像我这样的人,最完美的处理方式就是赶紧弄死。

可他又舍不得,毕竟我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那么他就只能采取一个折中的选择,让我赶紧离开南京这个漩涡,但我离开南京一样存在泄密可能,一路上还是会有人以各种方式找到我,诱惑我,不停的诱惑我,我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能最后控制住,更何况是朱元璋,所以我失踪才是最好的,只要没人找到我就不会有人诱惑我了。

至少在他完成布局前,我还是失踪吧!

这样对我们都好。

他也不用担心自己控制不住弄死我了。”

杨丰说道。

“可他就不怕你一去不返?”

“这天下就是他的,我还能去哪里,我去哪里不都是在他地盘上?我以后想怎样还不都是得找他?难道我能找个山沟藏起来,然后自己自娱自乐?说到底我只要还在大明,终究还是要向锦衣玉食妥协的。

而想要锦衣玉食,找他是最简单的办法,他可是还在给我修使馆呢!”

“可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何不直接告诉他一切,然后让他直接选朱棣?那样朱棣也会感激你,以后还是会给你荣华富贵,以朱元璋的反应,恐怕还是会选择朱允炆,而朱允炆还是要削藩,这是必然的,无论谁继位都得这么干,他爹朱标能活着继位也得削藩。

对朱元璋来说,这些藩王都是儿子,不用担心什么。

可对他的继承人们来说,这都是潜在威胁,都必须想办法解决掉。

必须得削藩。

然后朱棣肯定还是要造反。”

班长说道。

“对呀,我就要他造反啊!”

杨丰说道。

“呃?”

“大哥,我好歹也是个现代人,现代思想,难道你认为我就这么喜欢一个腐朽堕落的封建时代?朱元璋是个雄主,可他就不是一个封建皇帝了吗?朱棣是开疆拓土,建立强大帝国,可他就不是一个封建皇帝了吗?

大哥,他们还殉葬呢!

一个现代思想的人,会为一个封建帝王效忠,这难道不是很荒谬吗?”

“所以现在你就是在跟朱元璋演戏?”

“也不能说演戏,只是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斗不过他,所以需要蛰伏几年,再说这种事情要等机会的,靖难当然就是最好的机会了,让朱棣顺利继位对我有什么好处?伺候完了朱元璋再伺候朱棣,给他们朱家当传家宝,老朱家祖传穿越者?最后继续成就他们的家天下?

那我简直对不起我受到的教育。

得真正改变这个国家,至少也得发生真正有利于民族的改变,这是西元十四世纪末了,欧洲文艺复兴都开始了。”

杨丰说道。

“你这也是个反贼啊!”

“什么叫反贼,这叫宏图大志,这叫敢叫日月换新天,这句话倒是很适合大明朝!”

杨丰说道。

他紧接着开始下山。

“可你准备怎么干?”

班长问道。

“不知道!”

“呃,难道你就没有个计划?”

“我不先考察一下怎么定计划?我在五台山上晒太阳,就能想出什么符合实际的计划来了?还是我到大街上高喊一声,兄弟们,咱们造反吧?然后用不了五分钟,我就得被朱元璋的军户群殴,这些军户对他可是忠心耿耿,你不会觉得我一支步枪几颗手榴弹就管用吧?上次在徐家外面,要不是汤和顾忌小公主,拦住了那些军户,那些军户是真能顶着我的榴弹围攻的。

你不会觉得这样的军户,能被我喊几嗓子煽动起来造反吧?

朱元璋一道圣旨,就能把蓝玉数万人全部拿下的时代,一个莫名其妙跑来的人喊造反?

开什么玩笑?”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已经下了山。

这里的定位就是老山的山下,他想失踪就得完全避开大路,好在这对他来说很简单,拿出武装越野的精神来,随便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不过最初这段还是要走那些没人的地方。

所以……

他要在天亮前进琅琊山,只要进了山区,然后走出这片可以说朱元璋的核心区就好办了,在这一带不能太高调,这里其实全是军户,江浦一带六个卫,实际上全都算京城驻军,甚至明朝南京城的五城兵马司,就有一部分辖区在江北,这就是片真正意义上全民皆兵的地方。

就这样他一边跟班长扯淡,一边戴着夜视仪在深夜的乡村间专门找那些小路向前,周围全是大大小小的村落和快到收获季节的稻田,颇有稻花香里说丰年的诗情画意,临近黎明时候就进入了山区,然后在山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架起帐篷,一直躲到了天黑,休息够了继续夜行。

反正补给充足,有吃有喝,专门挑夜晚走山林就行,以这个时代的人口密度想被人看见几乎不可能,速度慢点也无所谓。

就这样他靠着定位几乎直线向北。

六天后,他就已经到了淮河岸边,不过这里就没法游过去了,毕竟这时候的淮河不仅仅是淮河,还承接了黄河的绝大多数河水。

武装泅渡难度太高。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