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三十六章 稻花香里说丰年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六章 稻花香里说丰年

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正文卷第三十六章稻花香里说丰年“认得这是什么吗?”

杨丰双手端着铁券,居高临下看着地上的军官。

可怜的军官被他一铁券从马背上拍落,还好仗着体格强悍没和谭渊一样直接晕过去。

当然,不是说他比谭渊强。

谭渊是被拍中胸口,而且还是在骑马向前狂奔中,相对力量强的多,而杨丰拍他是从背后拍,他本来探着身还在抡铁锏,所以顺势扑落马下,不过依然被拍的一时间无法起身,只能倒在那里战战兢兢看着杨丰手中铁券……

“铁,铁券!”

他说道。

“你不怕这是假的?”

杨丰说道。

“贵人说笑了,这铁券是嵌金的,光金子就不少,哪有歹人造这个。

再说造了也无用,铁券就是免罪而已,只是这铁券就算真犯罪,也得抓起来而后与宫中另一半对起来验看,不是说就这一块,两块验看确认无误方可奏明陛下,由陛下下旨赦免。且就算赦免也是要刻上次数,只要到了次数也就没用了,而私造这铁券却是诛三族的大罪,回头宫里找不到另一半,那就等着诛三族吧!

末将真想不出何人会冒着诛三族的险伪造这个。”

那军官陪着笑脸说道。

杨丰意外的看着手中铁券,所以这居然是半个,不过相信朱元璋是不会在宫里留一半的。

这就是个糊弄他的玩意。

然后军官被手下扶起,赶紧重新向杨丰行礼。

“泗州卫百户何勇,不知贵人如何称呼?”

他说道。

杨丰很干脆的拿出圣旨,在他面前直接抖开。

“自己看吧!”

他说道。

何勇吓得赶紧跪下,双手捧起他的圣旨,在那里战战兢兢地看着,紧接着一副三观受到很大冲击的模样,合上圣旨在那里深呼吸着,连眼神都明显有些迷茫了。

后面那老头已经吓傻了,哆哆嗦嗦地跪在何勇后面。

终于回过神的何勇起身默默奉还圣旨,把自己的长矛从旁边的桌子上拔出来,又把桌子重新给杨丰安上。

懂事的老头哆哆嗦嗦地捡起茶壶,还好落在草丛没摔碎,他拿自己的袍子给把桌子擦干净,又重新沏茶,卑躬屈膝的给杨丰送到手边,顺便呵斥青壮回去再准备酒菜……

“杨大使,您真是从六百年后来的?”

何勇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不信我,难道还不信你们皇帝吗?”

“呃,当然不敢,只是太难以置信,您要说您是神仙,我倒是更信。”

何勇说道。

“古有樵夫遇仙人对弈,一局过后山下已过数十年,如此思之,杨大使自六百年后来大明,倒也并非荒谬之说,无非一个向前一个向后。”

老头陪着笑脸说道。

他现在生怕杨丰找他算账,所以竭尽所能给杨丰打配合。

“您是如何来的,难道还有从六百年后到大明的路?”

何勇说道。

杨丰又把时空穿越机的故事重复一遍,这下子不仅仅是这俩,就连那些士兵和青壮都围在周围,懂官话的还给不懂的解释,一时间所有人全都一副很震惊的模样,就在同时酒菜重新送来,就连烤羊都抬过来。杨丰很慷慨的又抓出一把钞票赏钱,让那些士兵和青壮也都坐下一起吃酒,酒菜不够就再回去拎出只羊来放血,杨大使请客了。

他可是装了一大包宝钞。

“您说您那时候没皇帝?”

何勇难以置信的说道。

“皇帝是什么?”

杨丰说道。

“真龙天子?”

何勇说道。

“天命所归?”

老头说道。

“那宋徽宗是真龙天子还是天命所归?

所谓皇帝和咱们一样,都是凡人,自古被勒死的,毒死的,各种各样横死的多了。

你是个读书的,那西晋司马邺老婆都送给敌人,还被老婆笑话无能,这也是皇帝,被勒死的隋炀帝也是皇帝,连头盖骨都被做了碗的宋理宗也是皇帝,他真要是真龙天子,那怎么连自己的骨头渣子都保护不了,还被人家拿去当碗。皇帝就是个肉体凡胎,和咱们没有任何区别,凡人一个,只不过手下有你们这样兵马所以才有权力。

别人打不过他,那他就是皇帝,要是陈友谅赢了,那陈友谅就是皇帝。

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

古人都懂!

不存在什么真龙天子,天命所归,皇帝和我们是平等的。

人人平等。”

杨丰说道。

“可,可这天下总得有个管着的,否则岂不是乱了套?”

老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是,可那是人管人,而不是什么真龙天子,更不是什么天命所归,咱们服他管,觉得他管的好,那咱们才听他的,他管的不好,咱们就不听他的,君无道,臣逐之,这句话你该懂吧?若是他的确兵强马壮,咱们斗不过他,不得不受其管着,比如之前的胡元,可咱们并不是认他是什么真龙天子,只是如被强盗以刀架着脖子,只好不得不忍下。

忍不下时候咱们还是要豁出去和他拼了。

拼的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你们当年造胡元的反,不就是忍不下索性跟他们拼了,结果你们就赢了。

若是把皇帝当什么真龙天子,天命所归,你们当年还敢造胡元皇帝的反?”

杨丰说道。

“对,就是这个理,当年我全家都被胡元害死,就想着与其忍下这血海深仇,还不如索性拼了,大不了全家一起上路。

一开始看着那胡元骑兵还怕,后面我一枪捅死一个。

一看这不是都一样吗?

他们一刀砍死咱们,咱们也一枪捅他个透心凉,那血淌出来也都一样,后来我还拿刀把他们和咱们的死人都剖开验看,真就没什么不一样的,五脏六腑没什么不一样的。那以后我与几个好兄弟,再看着胡元骑兵就不怕了,见一个就杀一个,一直这么杀到北平,后来又杀到草原,直到杀到捕鱼儿海,反而成了胡元骑兵看着咱们就跑了。”

何勇明显很兴奋的说道。

“对,天下所有人都是一个样,皇帝,权贵,胡虏,所有人都是两个肩膀顶着一个脑袋,砍了都一样得死。”

杨丰说道。

所以反贼要潜移默化的养成。

当然,也不能说反贼,这都是大明朝的忠臣良民,只不过开始接受平等思想而已。

这又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不就是说皇帝不是真龙天子吗?

本来也不是啊!

都经历了元末明初的持续混战之后,谁还会认为皇帝是什么真龙天子?

只不过不敢明说而已。

现在杨丰当着他们面明说出来,而且告诉他们,以后没有皇帝的时代,人们一样过的很好,先把这个根本的问题解决了,他们自然会逐渐习惯于不再敬畏皇权。他这一路就准备这样,走到哪里都挑明身份,然后以穿越者身份告诉老百姓以后的世界,他有朱元璋的圣旨,他的穿越者身份是朱元璋承认了的,老百姓就算不信,也至少不会觉得他是个疯子。

而他会向老百姓描绘未来的一切,同时教他们新的知识……

这很重要。

“你们这稻田如何除虫?”

杨丰问道。

“还能如何,当然是捉虫。”

何勇说道。

“为什么不用梳子梳虫,做一个一丈长的大梳子,用一尺多长的细竹篾密排为齿,两个人拉着在稻田间走过,把稻叶上的虫子全梳出来,然后喂鸡喂鸭,无非就是梳掉些枯叶而已,却能将虫子一扫而过,一遍不行大不了再梳一遍,岂不是强于你们在里面捉虫。

此物乃虫梳,大概过个百余年就在江南民间使用。

不过这季节应该已经用不上,毕竟都已经快收割,再梳就是稻谷了,明年你们倒是可以试着做一个然后试试看。”

杨丰说道。

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虫梳是什么时候开始应用,不过至少是明朝后期,真正文人记载都到清朝了,但就冲着到现代还有实物遗存,那就证明这东西绝对是经过了时间考验的,所以现在完全可以教给他们。其实还有很多以后才出现的农具和农业技术,比如那个脚踏的打谷机就很好,但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毕竟需要一定的机械结构。

“如此倒是可试,后世的确好用?”

老头明显有些惊喜的说道。

“呃,这个我真不知道,因为这东西对我们来说属于古董,至少已经五十年没人用过了,故此怎么使用得你们自己去试,我们那时候根本不需要如此,都是直接往水稻喷药,只不过是专门毒死虫子的药。

一遍药下去什么虫子也没了。”

杨丰说道。

“有如此神药?”

何勇悠然神往。

“此时也有,不过不在大明,西域有一种花名为除虫菊,就是专门除虫的。”

“那还等什么,不就是西域嘛,何某捕鱼儿海都去过,如今还能为大明再去西域,杀过去让那些蛮夷交出来,好东西得先尽着咱们大明用,敢藏匿统统砍了!”

何勇拍案而起。

这嘴脸的确颇有他们那皇帝给帖木儿的圣旨风采。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