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四十三章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三章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正文卷第四十三章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曲阜。

孔府门前。

不过这时候的孔府不在城里,或者说曲阜城还不是保护孔府的。

正德年间刘六刘七造反,攻破曲阜洗劫孔家之后,正德才下旨以孔府为核心修建新的曲阜县城。

所现在的孔府,就是曲阜城西一片相对孤立的建筑群。

“衍圣公,我可想死你了!”

杨丰仿佛恶狗扑食般,带着一脸的激动扑向原本走向胡秉忠的衍圣公。

这时候的衍圣公是孔克坚的孙子孔讷,前者见完朱元璋很快就病死,继任者孔希文则是洪武十七年死的,所以现在这个衍圣公虽然只有三十出头,但已经做了八年的衍圣公。

他有些懵逼的看着这个庞大的家伙……

的确可以用庞大形容,杨丰本来就比他高出一个头,身材也很魁梧,而且还是全套装备,又格外显得膨胀,可以说和瘦弱的衍圣公相比,恍如大鲨鱼对上鲲鲲。然后他就那么带着一股扑面的恶风,还没等后者反应过来,一下子来了個热情的拥抱,紧接着双臂一勒,可怜的衍圣公本能的发出一声诡异的喉音,仿佛被挤漏气的气球。

然后双脚就直接离地了。

就在杨丰热情的诉说他对衍圣公的仰慕时候,衍圣公就像被某个小屁孩一把攥住的青蛙般,伸着俩腿一挺。

好在杨丰只是为了展现自己对衍圣公那过分的热情,并不是真的要把他勒死,所以紧接着就把他放下了。

“衍圣公莫怪,我们那时候对最好的朋友,都是用这种礼节!”

杨丰还笑着说道。

说话间他还拍了拍衍圣公的肩膀。

脸色苍白的衍圣公瞬间又矮了一截,不过好在同时也因为他的拍击缓过气来……

“可勒死我了!”

他哀嚎一声。

然后他捂着胸口差点栽倒。

“衍圣公,这位是大夏国大使,奉陛下圣旨观大明山河,素来仰慕衍圣公乃圣贤之后,故此前来拜访。”

胡秉忠微笑着说道。

“大,大夏国不是早已归顺大明?”

孔讷茫然道。

很显然他并不知道什么大夏国大使,可以理解,毕竟他这个文臣之首其实就是个摆设,每年进京朝见一次而已,就算有什么朝廷公文,也不会单独给他送一份的,而且胡秉忠也没通知他要来拜访,估计是觉得这种小事没有单独通知,反正带着过来见面就行。

“衍圣公你说的是四川当年那个明家的大夏国,我们这个大夏国乃是六百年后的国家,和这种割据政权不是一回事,我们的疆域比目前大明还要大,西及葱岭东至,乌苏里江这时候叫什么?”

“阿速江。”

“东至阿速江,北到?”

“黑龙江,辽代就开始叫这个名字了。”

“北到黑龙江,南到琼州,琼州应该是没错的了。”

杨丰说道。

他没注意到衍圣公正看着自己手腕上说话的腕表,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仿佛见了鬼……

“妖,妖,妖魔,妖魔,妖魔……”

然后被吓坏的衍圣公骤然发出惊恐欲绝的尖叫,毫不犹豫的转身向后跑。

但刚跑出两步他就扑倒在地,却以最快速度爬起,继续发疯般向前,然后再跌倒,再爬起,就这样可以说连滚带爬的扑向大门,仿佛一只被恶狗追急了的鸭子。因为他逃跑的速度实在太快,那些奴仆还没反应过来,等清醒过来后衍圣公已经快到大门了,这才一个个追着他们主人,跌跌撞撞的跑向大门,可怜的衍圣公一头扑进或者说滚进了大门里面……

杨丰一脸愕然的和胡秉忠在那里看着孔府的大门迅速关闭,然后懵逼的面面相觑。

紧接着杨大使突然哆嗦起来。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他就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般,悲愤欲绝的仰天长啸一声。

还没等胡秉忠反应过来,一杆大枪就从他怀里抽出,而且还是带着榴弹发射器的,紧接着对准了已经迅速关闭的孔府大门,嗵的一声伴随枪口烟迹,一枚榴弹瞬间撞在那门上,在爆炸的火光中大门碎木飞射。不过这种府邸大门都是厚重的木头,榴弹的威力还是偏弱,这种东西是靠破片和里面钨合金珠子杀伤,单纯爆炸威力连进攻型手榴弹都赶不上。

所以根本不足以炸碎这种坚固的大门。

当然,用触发引信在直接命中处炸个大窟窿还是可以的。

不过杨丰也没继续发射榴弹,他在胡秉忠已经傻了的目光中,大吼一声向着孔府的大门冲了过去。

“杨大使,不可无礼!”

终于清醒过来的胡秉忠在后面喊着。

然后伴着他的喊声,杨丰一下子撞上了实际已经被炸坏门栓的大门。

在他狂暴的力量撞击下,大门仿佛被一头暴怒的棕熊撞上般,一下子向里敞开了,杨丰直接冲进去,然后很干脆的向二门扔出一枚手榴弹……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姓孔的,你给我出来,你这是对我们大夏国的侮辱,你这是对我们大夏国的挑衅。

虽说我大夏国不能派兵前来,但杨某身为大夏国使者,当誓死维护大夏国的尊严,出来,像个男人一样出来,咱们俩单挑,生死各安天命,出来,我要跟你决斗,姓孔的,我跨越了六百年来寻伱,你居然如此侮辱我,我要和你决斗,出来,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出来跟我决斗!

出来,拿着剑出来!

你老祖宗佩剑周游列国,你们儒生礼乐射御,想来你肯定也都会,你拿出宝剑和弓箭,咱们面对面决斗!”

紧接着冲进了二门的杨丰在孔府里面一边扔手榴弹一边咆哮着。

因为他的装备可以自动刷新,所以只要提前把手榴弹拿出然后放远点,那么第二天他的包里就自然会再出现四枚,这样每天增加四枚,一直攒下去就很可观了,所以他现在带着四十八枚手榴弹,单独用个自制的携行袋,以一种容易引起密集恐惧症的方式挂在背囊后面和两侧。

所以他弹药充足。

那手榴弹不断在孔府里面炸开,虽然威力不足以造成严重破坏,但爆炸的巨响却很吓人。

再加上升起的硝烟,整个孔府恍如战火纷飞。

而后面追进来的胡秉忠欲哭无泪,在那里捶胸顿足的后悔,不该带这个混蛋到孔家来。

他又不傻,哪还看不出来,杨丰之前仰慕衍圣公什么的,纯粹就是演戏,就为了哄他带着到这里,然后找机会借题发挥,估计就算没有孔讷被他手上那个说话的东西吓得失礼,他也照样会找机会发作的,但这个混蛋玩的开心了,像胡长史这种直接责任人却倒霉了。

“陛下,您从哪里招来这么个混世魔王?”

可怜的胡长史在不断响起的爆炸声中悲号一声。

他哪知道,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

他当然不可能相信什么穿越者,这种事情但凡正常点都不会信的,在他看来这就是个妖人,因为在这里距离京城太远,他得到的消息有限。

也就是知道京城有这么个人。

要知道这个时代信息传递速度很慢的。

各地报告向京城汇总,京城向各地传递重要文件,这些相对快一些,但普通的消息,或者主要驿道覆盖以外的消息,这些就很慢了,甚至像那些偏远的山区,估计明年能知道大明来了穿越者就不错了。至于像杨丰在京城具体干了什么这种级别的消息,再过一个月兖州的地方官能听说就不错了,所以胡长史是真不知道杨丰是个什么人。

他就以为这是哪里跑出个妖人,成功蛊惑了朱元璋,这种事情在古代才是最合理的,不过在之前杨丰表现的尊崇儒家让他觉得这个妖人也不算邪恶。

还很有好感。

毕竟妖人也是人,儒家需要的话并不介意和妖人友好。

但现在……

这他玛就是个混世魔王啊!

然而他在外面捶胸顿足时候,里面被杨丰撵着还在逃跑的衍圣公却已经被吓傻了,那恐怖的爆炸声在他的府邸不断响起,整个衍圣公府一片末日的恐慌,到处都是惊恐逃窜的男女老幼,到处都是鬼哭狼嚎,还有恶奴以为孔家要遭天谴所以赶紧抢些钱财逃跑的。

好端端歌舞变刀兵了。

不过逃亡的过程,也是一个变清醒的过程,衍圣公的速度开始减慢。

“姓孔的,快出来,再不出来我揭你们孔家老底,我们那时候可是有人研究过,你们孔家在胡元时候连种都换了。

要不要我把这件事详详细细说给大明的百姓们?”

那恶魔一样的声音在衍圣公府里面回荡。

衍圣公瞬间停下了,他用惊恐的目光看着那声音传来方向,然后就像是在做命运的抉择般,带着颤抖咬了咬牙,一脸坚毅的猛然推开周围奴仆……

“大,大,大使恕罪,咱们有话好好说,孔某只是一时惊慌失态而已,并非是有意麻烦,咱们有什么误会都好商量,孔某愿意诚心赔罪!”

他紧接着喊道。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