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六十四章 村花?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四章 村花?

“所以,现在你们已经在考虑他们的女人了?”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道。

就是嘛!

大家都是成年人,装什么清纯啊?

难道阿哈出不想吞了斡朵里部吗?

他只是没这个能力而已。

无论胡里改部还是斡朵里部,其实一旦有机会吞并对方,那都不会手软的,本来这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社会,他们这些更没有什么法律道德约束,部落之间杀戮吞并属于基本操作。两部世代联姻又如何,世代联姻就意味着互相熟悉,对方有多少值钱的,有哪個女人漂亮,都清楚的很,互相知根知底,所以到了真动刀子时候可以直奔主题,不至于错过最优质资产。

现在机会来了。

需要解决的只是如何分赃而已。

当然,也是向杨丰正式表明他们合作的诚意。

谈条件才是真心合作的。

“大人,小的只是觉得,罪只猛哥帖木儿,他手下党羽自然该杀,但那些妇孺是无辜的,小的与他们终究世代联姻,少不了给她们条活路。”

阿哈出陪着笑脸说道。

“所以你们想杀了她们男人,然后再抢了他们女人?

啊,照顾。

这个词用的好,要无微不至的照顾,不但照顾她们衣食,还要照顾她们空虚的精神。

可以。

我做这个主了!”

杨丰很爽快地说道。

先哄着他们当这个带路党再说。

而且还可以用他们当背锅侠,大明没有杀猛哥帖木儿,他是大明藩属朝鲜的臣民,又没背叛,大明怎么可能杀他,是胡里改勾结兀者干的。跟大明皇帝没什么关系,再怎么算也只是他们这些部落的争斗,不信看看斡朵里部女人都在哪里。

总之大明皇帝完全不知情,这样也就不存在大明杀猛哥帖木儿了。

回头史官记上。

大明洪武二十六年夏四月,女真胡里改部,斡朵里部相仇杀,胡里改部酋长阿哈出引兀者攻破奚关城尽灭斡朵里部,杀斡朵里酋长猛哥帖木儿并虏其妻女为奴。

上遣使责之。

阿哈出伏罪,并送其妻女入京,上慰之,并赐籍京城。

其妻女感激涕零,伏地称颂大明皇恩浩荡。

看,连后面的剧本都写好了。

至于是不是连阿哈出一起杀了,那就看朱元璋的选择,要是一起杀了就是皇帝陛下为猛哥帖木儿报仇,要是不杀,就是大明皇帝宽仁,为怀柔远人给他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他以后也就可以感激涕零地跪伏在大明皇帝脚下,诚心为自己的错误赎罪,世世代代为大明尽忠了,总之杀与不杀都有说法。

不过杨丰暂时真没想一起杀。

因为奚关城终究得有人,未来那里要作为重要基地的。

但在这之前需要建设。

阿哈出这些人就是很好的苦力。

先用着他们,以后再卸磨杀驴。

就这样双方达成协议,阿哈出做带路党,带着杨丰的大军突袭奚关城并负责打开奚关城,这个对他来说举手之劳,毕竟他也住奚关城。虽然杨丰大军肯定藏不住,但完全可以说是他已经归降大明,所以带着大明王师到奚关城宣慰的,猛哥帖木儿不会怀疑的。

其实猛哥帖木儿也想投降大明。

毕竟李成桂穷鬼一个,跟着他没什么太多油水。

但跟着大明就不一样了。

另外阿哈出还会派人提前回去召集胡里改部的青壮,到时候配合杨丰作战,最终他们,明军,兀者三家合伙灭了斡朵里部,然后马匹和金银财物归明军,牲畜粮食归兀者,土地女人归胡里改。

皆大欢喜!

当然,死了的猛哥帖木儿无喜无悲。

“你们是去和谁贸易?”

杨丰看着他们从沉船上捞出的那些货物。

三艘船都已经沉了。

但这是内河,就是坐沉而已,半截还在水面呢!

这些货物种类不多,主要是粮食和铁器,铁器里面则以铁锅最多,再就是铁钉,箭头,斧头之类,不过肯定不是大明产,他们那里可以直接和朝鲜进行贸易,所以这些肯定是朝鲜产的。

“下游部落众多,但无人懂冶铁也种不出粮食,都靠着小的们从高丽给他们贩卖铁器粮食,小的们以船载着这些顺流直下,到沿途部落交换他们的马匹,再带着马走陆路返回,将马匹售卖与高丽。小的们在奚关城就是靠这个为生,高丽也靠着这个换取更多马匹,再售卖给大明,故此小的们觉着,与其如此,还不如归降大明然后与大明贸易。

只是前不久有些跑过去的,说了些大明尤其是大人的坏话。

小的一时糊涂了。

竟然信了他们的鬼话。”

阿哈出赶紧说道。

所以他现在干的就是明末叶赫部的活。

叶赫部在开原镇北关外,就是充当这个贸易中间商,然后将大明产的粮食铁器之类,转售给松花江流域的野人女真各部,而后者主要以马匹和兽皮来交易。只不过之前因为西阳哈的阻隔,阿哈出这些人无法到开原和大明贸易,所以只能选择到奚关城和朝鲜贸易。

但他们肯定更喜欢和大明进行贸易,毕竟朝鲜能提供的有限,现在西阳哈已经解决,他们也的确可以转换贸易对象了。

“你是个会做生意的,至于那些人说的……”

杨丰看着他。

阿哈出赶紧谦卑地低下头。

“他们没骗你,他们的同伴的确就是被我杀光了。”

杨丰说道。

“呃,大人如此,定然有杀他们的道理,这些狗东西定然做了对不起大明的事,否则怎么不见大人杀这些兀者,只要小的也如这些兀者般对大明忠心耿耿,自然问心无愧。”

阿哈出很严肃地说道。

这个家伙的确很机灵,也难怪后来把朱棣伺候的很舒畅。

“哈哈,对对对,还是你懂事,识大体,以后只要老老实实听我的,保你们荣华富贵!”

杨丰拍着他肩膀满意地说道。

然后他拍一下,阿哈出矮一下,很快后者就几乎跪下了……

夜。

帐篷里杨丰很威严地看着外面站着的绿奴……

他刚刚起的名字。

至于人家原名他没兴趣知道。

现在她爹已经把她送给他,所以他有权给她起新名字,而她的新名字就是绿奴,至于为什么是绿,当然是杨丰一抬头看见满眼绿色,随口就给她起了个绿。

奴当然好解释。

她不是奴还能是什么?

她爹是胡里改部酋长?

暂时大明还没承认他的身份,他就是个山林野人头子。

还是杨丰的俘虏。

这年头只要是俘虏了的,理论上都是可以做奴,所以别说是她了,就是她爹算奴都很合理。

“进来!”

杨丰喝道。

绿奴带着屈辱和羞愤,低着头走进了帐篷。

“跪下!”

杨丰喝道。

她咬着牙站在那里。

然后杨丰拿着皮鞭在手里掂量着还很有气势的甩了一下。

她羞愤欲绝地跪倒在地上……

“舒服,用力点,以后这就是你的主要工作了!”

杨丰愉快地坐在马扎上,很是舒畅地靠在靠背上。

而绿奴则跪在他脚下,守着个刚刚用木头挖出的盆子,把杨丰的双脚按在热水中,仿佛褪毛般在那里用力揉搓着上面攒了多日的老泥,转眼间盆里的水就变了色。绿奴咬着牙在那里忙碌,仿佛她掐着的不是杨丰双脚而是他的脖子,她也不是在给他洗脚而是在掐死他。

“大人,用不用再添些热水?”

旁边伺候着的兀者卑躬屈膝地说道。

在他身后是一个挂着的大锅,锅里热水沸腾,下面火光熊熊,烟和水汽一起从帐篷顶的开口冒出,水里还有个葫芦瓢。

添热水可不能让绿奴来。

她说不定会给杨丰浇头上的,此女野性难驯,所以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接受自己的新身份。

“换,直接换新的,这都快黑了,还不快点端出去倒了!”

杨丰喝道。

绿奴咬着牙站起身,用力端起木盆……

杨丰警惕地看着她。

她深吸一口气,傲然看着杨丰,然后冷笑一声,高傲地昂起头,端着洗脚水出去了。

“大人,阿哈出这女儿,可是他们第一美女。”

兀者笑着说道。

“他们总共多少口人?”

“不好说,两三千能弯弓的男人是有的。

他们过去是胡里改万户,但也就三四千户,之前被我们追着打,走投无路才跑到奚关城躲避,如今能剩下的也就这些人。”

“两三千能弯弓的男人,对应也就两三千能生育的女人,扣除那些中年妇女,小媳妇,剩下还没出嫁但已经长成的未婚女子不超过三百,总共三百人里挑出的第一美女?

村花?”

杨丰感慨道。

然后村花端着凉水默默走进来。

兀者赶紧添上热水,村花默默把杨丰的脚又按进水里,奋力在那里给他搓着死皮……

“把头伸过来!”

杨丰突然笑容诡异的说道。

绿奴低着头,象征性地向前一伸,杨丰很不满地甩了一下鞭子,她咬着牙继续向前,洗脚盆里的水汽混着杨丰脚丫子味向蒸着她的脸,然后笼罩着她的头,继续向上蒸腾……

“我觉得你应该先去洗洗头。”

杨丰捂着鼻子,语气严肃地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