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六十五章 地图开疆术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五章 地图开疆术

这样的女人真下不去手啊!

虽然看模样其实也还行。

当然,杨丰承认他主要是比较欣赏那腰力。

从水下以类似鱼的动作快速向上突然形成跃升,而且还能举手攻击近两米高处的目标,这得需要极强的腰部力量,这力量要是用好了……

但是。

“矫情!

连这种事情都要求那么多,还嫌弃不够干净,嫌弃有味,你以为这是在京城,你周围都是千金小姐,每天还沐浴香薰,给你铺好锦衾绣裀,燃起龙涎香,点起红蜡烛,等着你共赴欢好?

呸!

矫情!

我们都是找个地方按倒就行,有时候骑着马都行!”

张辅很鄙视地评价。

“一点品位都没有,跟那野兽有何区别?”

“本来就没区别啊?”

“呃?”

杨丰无言以对。

他说的好有道理。

然后两个讨论这种严肃问题的家伙骑上马,开始了他们的远征。

真正的远征。

因为从这里到奚关城,至少要走十天,而且还是骑马走十天,也就是说最少也得一千里,不过沿途并非真正杳无人烟,相反这一带比松花江流域人还多。至于原因很简单,此前明军和元军在辽东持续交战,这些原本居住松花江上游,嫩江一带的部落很多都躲到了这边,说起来他们这些杂鱼们在这個混乱的时代也是挣扎求生啊!

而牡丹江到延吉一带,这时候反而是最安全的。

毕竟位置足够偏。

另外还有很重要一点。

就是元朝时候高丽的地盘并不包括长白山和图们江一带。

相反元朝的双城总管府还深入到了靠近元山,而双城总管府辖区也就是朝鲜半岛北部盖马高原,则属于高丽和女真混杂的区域,女真甚至比高丽还多。

类似于东宁府。

只不过东宁府以安置正牌女真遗民为主。

后者跟着蒲鲜万奴造反被镇压后就以东宁府为主要安置区,最早治所平壤,后来北迁到了鸭绿江。

而双城总管府则是野女真,乱七八糟部落。

“所以高丽人骗了大明皇帝,把原本属于你们女真的曷懒甸谎称是属于高丽的旧地,并且趁着元末混乱将其占领,造成他们已经统治之实。而你们这些原本应该臣服大明,做大明臣民的女真,也不得不忍受他们的压榨,以至于有冤无处伸?”

杨丰饶有兴趣地说道。

曷懒甸就是盖马高原和图们江流域统称。

“对,大人明鉴。

而且那李成桂家就是靠着出卖双城总管府才投靠高丽,他爹是双城总管府的官员,高丽袭击双城总管府时候他爹李子春给高丽人做内应,这才被高丽攻陷城池,之后他们李家又做了高丽的逆臣。

一家都是逆臣。”

阿哈出说道。

“这不行啊!

这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原本不是高丽的地方,却被他们占了,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这还有没有法律了?

我们此行就是巡边的,就是替大明皇帝来了解真相的,如今已经知道了真相,就肯定要为你们做主,你们可以放心,我带着你们去找李成桂讨回公道!”

杨丰说道。

“大使,此事需上奏!”

张辅赶紧抗议他又要惹是生非。

“从这里上奏京城,往返最少也得一两个月,那时候什么都晚了。

这事就这么定了!

咱们先去解决了猛哥帖木儿,再去找李成桂讨个说法,不过这样的话咱们人马是不是有点少,既然这一带还有不少部落,那就干脆把他们的青壮都召集起来。咱们去找李成桂讨说法,人多才更有气势,而且这是李成桂欺骗大明皇帝,这是严重犯罪,他得拿出东西来谢罪。”

杨丰说道。

然后他用你懂的目光看了看阿哈出。

“大人真想去找李成桂?”

阿哈出惊喜地说道。

真的惊喜。

完全可以说意外之喜。

杨丰揽着他肩膀,指了指他女儿。

“豆漫,你都把女儿送给我了,咱们也就不是外人了,我奉大明皇帝之命来巡边,有临事决断权,而大明皇帝肯定不可能派人来这边,所以肯定要封你们这些酋长为官。

但大明皇帝又不知道这里究竟有哪些部落,还不是我回去说。

你要是把事情办好了,再加上咱们的交情,那这一带终究得有个做主的,除了你还能选谁?

但关键是得有功。

你召集那些部落,告诉他们,我带他们去问罪李成桂,进了高丽之后子女玉帛任其取之,我只要李成桂承认双城总管府旧地不属于高丽,这样你们就可以以旧元双城总管府遗民的身份,献土大明,向大明称臣。大明没有总管府了,但可以将双城总管府和奚关城等地,设立为都指挥使司然后以你为都指挥使,那些酋长们设立为各卫,他们做指挥使,以后你们都是大明的官。

明白了?”

杨丰说道。

豆漫就是女真语万户。

其实单纯意思就是万,估计词汇不够,万户的官职就用万来简化。

阿哈出是元朝封的胡里改万户,所以部落里面,包括其他部落也都用豆漫来称呼,朝鲜那边也是用这个称呼。

“明白,但猛哥帖木儿……”

阿哈出欲言又止。

“怎么,你还想要个跟你做对的都指挥同知?”

杨丰说道。

“不想,不想!”

“那就对了,就那么大点地盘,难道你还愿意分他一半?”

“不想,不想!”

……

半个月后。

延吉。

河边一座荒废的土城门前,杨丰摆出了临时赶制的桌案,坐着他的大马扎,对着面前一张手绘地图,手中拿着他的记号笔,然后他前面跪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家伙……

“嫌,嫌真乌低噶?”

杨丰很不确定地看着他。

“嫌真兀狄哈!”

后者强调正确读音。

“这他玛也太难搞了,他们住哪儿?”

杨丰愤然一拍记号笔问阿哈出。

“他们住速频江边。”

后者说道。

“速频江是什么江?”

杨丰对着腕表问。

“绥芬河!”

刘姐回答。

阿哈出敬畏地看着。

“嫌真兀狄哈,嘻哈吧,以后叫嘻哈部!”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拿起记号笔,在面前的手绘地图上看了看,问了一下阿哈出大致距离,是不是沿江,然后很干脆的在绥芬河上随便画了个圈,标注上了嘻哈部三个字。随后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上大明辽东都指挥使司所属嘻哈部临时凭证,又煞有介事的拿出个用萝卜刻的印章,蘸着某只倒霉的鹿血印泥,在上面郑重盖章。

然后他看着那上面大明两个红色的字满意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撕下这张纸递过去。

阿哈出朝那人招呼一声。

那人赶紧起身,眉开眼笑地双手接过。

这就行了。

大明在辽东又多了一个属民部落。

嘻哈部。

这个凭证虽然简陋但的确有用。

毕竟杨丰的笔记本和记号笔字迹都是别人没有的,他们拿着这个到吉林,朱棣和朱植一看就明白,这是经过了他审核的,而朱棣对这些乱七八糟部落是敞开胸怀接纳,所以剩下就是上奏然后正式封官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杨丰这也算是给大明地图开疆了。

“他带了多少兵?”

杨丰问道。

“大人,他带了两百三十骑,都使得好弓箭。”

囊哈纳赶紧说道。

“带去张辅那里,由他负责编组!”

杨丰满意地说道。

阿哈出半路上就向附近他知道的部落派出使者,然后这些部落一听说有组团问罪的好事,全都迫不及待地跑来了,他已经在这里五天,五天里十几个小部落,都派人前来会兵,再加上阿哈出召集的部下,再加上张辅和兀者的三千,目前已经可以拼凑起七千骑兵,这些骑兵现在就散布这一带,由张辅负责整编。

毕竟接下来要联合行动,至少得有个指挥系统。

张辅的确不懂他们的话。

但无论胡里改部还是兀者,都有不少懂汉语的。

分配翻译就行。

“玛的,斡朵里部还没来吗?”

杨丰明显很恼火地问道。

“大人,小的十天前就已经派人告知猛哥帖木儿前来迎接大人,他离这里也最近,只是却不知为何至今未见。”

阿哈出说道。

这时候一名骑兵狂奔而来,到他们面前立刻下马很悲痛地跪倒。

“大人,豆漫,猛哥帖木儿听信了坏人的话,说大明皇帝是妖魔,派出的使者也是妖魔,还说豆漫已经被妖法控制,他在奚关城抓了豆漫全家然后抢了咱们胡里改部,还杀了咱们不少人,又派人去向高丽求救,说等高丽救兵到了就把咱们全杀了,所有归降大明的部落全灭了。”

他演技十足的趴在地上哭喊着。

当然是用女真话。

“这,这,这个狗东西,我与他世代联姻,他居然这样对我!”

阿哈出同样演技十足的悲号一声。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叛逆,必须重拳出击,兄弟们,都上马,咱们去给胡里改部的兄弟们报仇!”

杨丰猛然掀了桌子吼道。

紧接着他抄起步枪,对着天空就是一梭子。

枪声让那些女真勇士们立刻振奋起来……

这才刚来啊!

还没到高丽就已经要见着收获了!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