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科幻灵异>江山行者> 第一百二十八章 畏罪潜逃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二十八章 畏罪潜逃

甄怀仁正审视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大嘴花,慨叹小白下手之狠辣。

腰上对讲机突兀的鸣响。

接起后,李局威严尖利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

“怀仁,去病和你在一起吗?”

“是,我们已把商务部的赵越和西区……”

“停!让他接电话,十万火急!”

甄怀仁快步走到马车旁,将车上把玩珠宝不停流口水的陆去病给扯了下来,把对讲机递给了他,示意他接。

“又怎么了?我还要去抓第三个目标呢,别挡着我为国库作贡献。”陆去病可没见过这么多好东西,十分不乐意。

“李局紧急找你。”

“哦,衣食父母的电话要接。”陆去病接过对讲机,走到自己马车旁才接了起来。

拿提成的事可不能让甄怀仁那个假正经知道。

“局长,我已经把冯镇长和赵总监都拿下了,夸我啊。”

“这都是细节,不重要!接下去好好听我说,不许插嘴,否则扣你钱!”

“嘶,您说,我闭嘴。”陆去病招招手把小白召唤了过来,抓起她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小白一脸问号,没有移开自己的手。

“最后一个目标农业部副部长申音,半小时前突然去箭阁前线了!是曹执政紧急打电话告知的,她出行并没有得到农业部部长的批准,也就是说她有潜逃的可能。

我现在命令你立刻赶去箭阁前线,把人给我“请”回来。”

陆去病苦着脸,不吐不快,只好拿下小白血腥味十足的芊芊素手。

“大佬,这种事您派行动队去嘛,让我连夜去前线?还可以通知前线的甄大帅啊。”

“就是因为我没有证据说她一定会叛变出逃,才派你去。我手下那些黄鱼脑瓜,没有一个知道变通,也没你狠。甄大帅我没联系上,可能去城墙上巡逻了。”

“恐怕因为我正经职业是警察吧?出了事,可以甩锅?”

“说什么大实话,呸,大废话。说正经的,你去请她回红城,如果她拒绝或反抗,你有权抓捕甚至击毙!大战将至,容不得心慈手软。”

“啧啧,她一定长的很难看。”

“正相反!坊间传闻她就是一路睡上去的,走的是议长这条线。”

“啧啧,议长老婆脑袋上一片青青草原,蔚为壮观。”

“别胡说,只是说那条线,议长还是正直的。别打岔!赶紧去!我随后派人跟来,全红城就你最快。”

“你!好吧,大敌当前就不和你计较报酬问题了,我吃个宵夜就去。”陆去病假惺惺道。

“15!”

“老板敞亮!我现在就把她给你拎回来。”

陆去病挂了对讲机,几步冲到四驱马车旁,扔还给了甄怀仁。

“怀仁,紧急任务,你在这里处理善后,我走了!”

“好!这里有人接手后我会跟上你的步伐,令狐处长跟我手下通话了,派我随后跟上。”

“小白,去驾车,往北!麻将别吃了,赶紧走!”陆去病跳上车大吼道。

“人家还在长身体呢。”麻将嘟囔将手中馒头揣进兜里,跳上了车。

“驾!”小白抓着缰绳,将马头拉了过来。

“咴咴!”两匹黑色高头大马长嘶一声,撒开了四蹄狂奔而出。

“哥!为什么这么着急,我们去哪儿啊!”麻将揉了揉眼睛问道。

“去抓一个中年妇女。”

“哥,口味变了?”

“滚,执行任务呢,她可能是傀儡人的间谍。”

“哦,那我一棍子锤死她!”

“别冲动,只是可能,对付女人还是我来,我比较有经验。”

“哼,小浪蹄子。”驾车的小白脸色不渝轻声嘟囔着。https:

马车披星戴月,一路狂奔往北。

大半个小时后马车出了红城市区,沿着往北宽阔的公路一路疾驰。

“刚出市区,我们离箭阁还有多远?”小白转头问坐到副驾位置的陆去病。

“好像是50公里左右,你尽量控制马车每小时40公里上下。”

“那逃走的女人什么时候走的,我们来得及吗?”

“可能来得及吧,箭阁的城墙和前线也不是任由人进出的。”

“可她是农业部副部长,战士们不敢管她吧。”

“靠,你说的有道理,有时小孩子才能看到事情的真相,加速!”

“人家不小了,17了,在华夏古代都生孩子了,驾,驾!”

“你想和谁生孩子?不许!”陆去病随口答道,在马车上站直了身体,看向前方。

“哦。”小白露出窃喜的表情。

往北的公路灯光明亮,在太阳能路灯照耀下,道路十分敞亮。

临近深夜,公路上空空荡荡,树木阴影摇曳不明,像极了拍恐怖片的取景地。

陆去病焦虑了起来,李局可是多给了5啊!至于什么人类的生死存亡自有高个的人去担忧了,他只管自己空空如也的荷包。

他这样安慰自己的猴急,内心隐隐有种感觉,自己有责任为人族的存续尽一份力。

马车在小白的驾驶下愈发的快了,一路地势越来越高,公路两侧的山体也是一座比一座高,竟都是上千米以上的高山。

大半个小时后,一道路障关卡出现在公路上。

关卡旁有个碉堡,十几个穿绿色军装的士兵站在路障后,持枪严阵以待。

“驭!”小白拉紧了缰绳,马车逐渐停了下来。

“下车!接受检查!你们是谁?为何深更半夜擅闯军事重地?”一个严肃的上士穿着笔挺的军服,伸手阻止了他们,大声问话道。

陆去病跳下马车,几大步冲上前去。

上士周围的士兵吓了一跳,立刻举起手中长枪对准了他。

“别误会!我是国安探员陆去病,这是我的证件,我有紧急公务要办理!”陆去病从内侧袋里掏出了证件递了过去。

上士半信半疑的接了过去,打开看了一眼。

“不对!欺负我不识字吗,这明明是张警官证!”上士往后招招手,几个持枪士兵再次往前,亮晶晶的枪头都快顶到他胸口上了。

“啊,哦,失误,失误,那是我另一份工作,这张才是。”陆去病抱歉的一笑,又掏出了一本证件再次递了过去。

上士却摇摇头没有接,鄙夷的说道:“你骗谁呢?警察和国安两大纪律部门会一起请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说!你是不是傀儡人派来的奸细。”

两人说话间,麻将和小白也走了上来。

“哥,都撂倒吧,我们没时间和这些傻子浪费时间了,那个申音已经过去很久了。”

“是啊,这些都是新兵吧,一点没有凤凰山那些大哥的机灵劲。”

两人一开口,这些军士更紧张了,手中长枪开始晃动。

陆去病焦急万分,正想不管不顾的动手,一旁碉堡的小门打开了。

“吵什么吵?刚过去个嚣张的八婆,现在又来了个谁?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个惫懒的声音不耐烦的说着,从碉堡里走了出来。

此人肥头大耳,身形成圆筒,军服穿的歪七歪八,却套着件绿色的藤甲。

赫然便是凤凰山上背后被开了n多血洞的一排王秀。

“隔壁老王!”陆去病欣喜的喊道。

“谁!谁这么嚣张,敢当众叫我的雅号!咦!去病!”王秀看清来人后大喜过望,拨开一帮严阵以待的士兵走了上去。

两人热烈的拥抱在了一起。

“王大哥,一月未见,长胖了哦,屁股上的伤好了没?”陆去病右手下移,热情的拍了拍王秀的屁股。

“你还是这么猥琐,不愧是凤凰山手,都好了!偷偷告诉你,小丽都说你手艺不错,屁股上一排圆点十分神秘,让她兴趣大增。”王秀不以为意,热情称赞他的手艺。

“难道你们在一起了?恭喜啊!”

“想什么呢?我的外号可是隔壁老王,我们还那样。”

“厉害,秀儿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威武雄壮的套马汉子!”

两人不顾四周瞠目结舌的战士们和呆若木鸡的麻将、小白,聊的不亦乐乎。

“哥!正事要紧!”小白在旁急切的喊道。

“咳咳,我们是兄弟,我也不瞒你,你知道我去了南区警署,事情是这样婶滴……”

“我靠,那个嚣张好看的八婆,呸,农业部申音是傀儡人的眼线?太骇人听闻了,不过,我们是过命的交情,冲你知道我屁股的伤口位置就不可能被傀儡人掉包。

麻将和小白我也认识!赶紧抓人去!”

王秀十分上路的让手下搬开路障,让开了一条路。

陆去病拱拱手,小白驾着车继续往前。

“兄弟,等我回来,我们聚聚,我请大家喝酒吃饭!”陆去病跳上车冲王秀大喊。

“好嘞,我把兄弟们都叫上!”

两人匆匆别过,小白挥动马鞭,马车加速沿着公路疾驰而去。

王秀抓抓屁股打了个哈欠就要回去再睡,严肃的上士一把拉住了他。

“教官,明明他们十分可疑,您怎么能放他们三人进入军事重地。”

“我打你个蠢货!没听到我们聊天内容吗?

去病是凤凰山的一等功臣,是老子的生死兄弟!他如果是傀儡人,你妈也是傀儡人,你全家都是!”王秀勃然大怒,手脚并用,对着上士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我又不认识他,君子动口不动手。”上士护着他英俊的脸面,犹自申辩。

“平时多看报少看甄帅的女儿!军中简报早就报道过了,也组织你们学习了凤凰山案例,你个蠢货上课睡觉!那是把我从傀儡丧尸口中捞出来的生死兄弟!”

“以前是以前,那、你怎么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了?”上士不肯服输道。

“你知道个屁!像你这么低级的军官没资格看内参,以后你听到他名字的机会多的是,也许这次又有大事发生。”王秀看着远去的马车,皱着眉,声音越来越低。

“又有马车来了,教官!”

“这次要打起精神来,没这么多凤凰山英雄,都注意点!”

“知道了,举枪,合上路障!”

马车越来越近,剃了寸头的俏脸从车厢里探出了脑袋。

“啊!是小姐!”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江山行者更新,第一百二十八章畏罪潜逃免费阅读。https: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