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女频同人>原神:开局救了水夜叉> 第112章 明镜止水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2章 明镜止水

最后许诺只是给了神里绫华一个极为模糊的答案。

后者不知道许诺最后答应了没有,那模棱两可的态度实在是让人难以捉摸。

恋恋不舍地最后望了古茗一眼,神里绫华只能在遗憾中回到神里屋敷。

“小姐,许诺先生他……”托马见回来的神里绫华一脸愁容,有些紧张地问道。

神里绫华知道托马想问什么,所以她摇摇头。

“怎么这样……那我再去找许诺先生一趟。”托马得到神里绫华的答案,有些失望,转身就要出门,去往古茗。

“托马!!”在托马就要跨出们的时候,神里绫华叫住了他,“算了,不必了。”

“可是,小姐……”

“许诺哥哥不能帮忙的话,我们就按原计划行事。”神里绫华挥了挥手。

……

稻妻,鸣神大社。

派蒙望着走向几人的粉发大长腿御姐,不可置信地惊呼道:“那……那就是【八重大人】吗……和纯也说的一样,好强的气场啊!!”

纯也便是之前神里绫华对荧说的曾以天下第一为目标的剑道家土门的徒弟。

土门是稻妻【明镜止水流】的掌门,自学剑有成后,曾连续击败许多有名的剑道家,未尝一败,便定下了要成为【天下第一】的剑道家。

他收了两位徒弟,大弟子便是前面提到的纯也,小弟子是个女生菜菜子。

在训练徒弟的同时,土门仍在磨炼自己的剑道。

可是当土门的神之眼被收走后,整个人性情大变。

两位徒弟以为师父被邪祟俯身,所以特意请来了鸣神大社的巫女来帮忙驱邪。

只不过鸣神大社的巫女拿这种事没有什么办法,貌似还“加重”了土门的“病情”。

而在晚上荧和派蒙发现了土门的师兄安西的到来。

因为师门传承的关系,安西和土门最后分道扬镳,直到安西听说了土门疯了的消息才回来看看。

因为驱邪仪式的失败,鸣神大社的巫女也向两位徒弟透露了八重神子想要见一见土门的意思。

所以荧等人就出现在这里。

“而且,她刚刚是不是往外面这边看了?”见粉发御姐那充满魅惑力的双眼在自己等人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派蒙就不可置信地叫得。

直把荧整的一阵尴尬: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

“也可能是我看错了……我们和她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派蒙朝向荧,一副不确定的模样,后者也是认同地点点头。

“不要过来……不要再靠近我了……”一旁蜷缩在地上的白发老头就是土门了。

只不过此刻的他一点都没有一位掌门的样子,反而是发了疯地蹲在地上,痛苦地双手抱着头,撕心裂肺地吼叫着。

“我已经不练剑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他还在不停地喃喃自语,双目紧闭。

站在粉发御姐身旁的就是之前去为土门驱邪的巫女稻城萤美,此刻的她恭敬地对着为首的粉发御姐说道:“如您所见,八重大人。”

“土门先生一直都是这个状态,他似乎能看到曾经在剑道上输给他的人,如今正围在他身旁破口大骂,让她感到非常痛苦。”

土门的徒弟菜菜子在土门身旁,紧张且担忧地问道:“八重大人,我师父他……是被邪祟俯身了吧??”

“师父他以前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师父他曾经,无论发生什么都是笑着的。”

可惜的是,八重神子的回答却不如她所愿。

“很遗憾,你师父身上,并没有什么邪祟。”

“怎么会……那师父他……”菜菜子有些懵,不是邪祟附身,那还会是什么?

“没错,他是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内心出现了崩溃。心智受损,而后变得疯癫。”八重神子说话间,眼神却是不由自主地往荧的方面瞟去。

“咦?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感觉她是在看我?”

一直在观察八重神子的荧,很自然地就察觉到这细微的动作,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八重神子继续说道:“就像落水的人一样,手忙脚乱地挣扎,还是坠入冰冷黑暗的深海。”

“至于诱因,我想应该是失去神之眼吧。被夺走了神之眼,也就意味着被夺走了【愿望】。”

“愿望?”纯也不解道,“可是八重大人,如果只是被剥夺了愿望,师父不应该变成普通人吗?为什么会疯掉呢?”

“你们的宗派,叫做【明镜止水流】,对吧?”八重神子手摆在身前,说道,“名字是好名字,可是这世间啊,哪里有真正的【明镜止水】呢?”

曾经的我也以为自己能够做任何事都明镜止水。

可是直到我遇见了他……

八重神子微微出神,但是很快,眼瞳中就恢复了清明。

“自称淡泊名利的人,被师弟击败后也会愤然立场。年迈的剑道家依旧心怀不平,想与自己教出来的弟子再比试一番。”

“那么看似心无杂念的人,在亲手击败自己的师父与师兄时,又是否真的毫无波澜?”

菜菜子似乎有了一些明悟:“八重大人的意思是……”

“剑之一道,千变万化。想要夺取剑道的天下第一,对凡人来说谈何容易。”八重神子惋惜地摇摇头。

“想要双手执剑,不断击碎他人的梦想。这其中,也包括与她至亲至近之人。”

“所以,唯有对【成为天下第一】的愿望心怀执着,他才能将痛苦暂时抛弃在脑后,继续向前。”

“当这个愿望消失的时候,他就会开始自我怀疑,在恐惧中挣扎,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呵呵……就好像我那位不成器的朋友一样。”

八重神子将双手环抱在胸前,似乎是想起了某个固执到将自己封闭进入一心净土的故友。

“原来,师父一直在承受这样的痛苦……”菜菜子在土门的身边蹲下来,担忧地说道。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土门还在发疯一样的喃喃自语,“父亲、师父、师兄……”

“够了!!土门……”一道熟悉的声音从神社的侧面传来,引得几人都望去。

“诶?这不是我们之前遇到的,土门先生的师兄吗?他怎么来了?”派蒙惊讶道。

“是跟着我们,偷偷找到这里来的吗?”荧自言自语地说道。

早在来鸣神大社的途中,她就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跟在自己等人身后。

只不过当时的荧并没有在意,毕竟在鸣神大社的地盘,她不认为会是什么人想要害自己。

土门似乎也是注意到了来者,眼中出现了强烈的惊恐之意:“安西?为什么会有两个安西……你到底是人是鬼?你是来找我报仇的是吧……我知道,当初我不该……”

“我对你确实没什么好感……”安西走到土门前,将后者从地上拉起来,“但……我也不想听你的道歉。”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就已经想通了。当初的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抹不开面子,退出了师门。”

“我相信绝大部分被你击败的人,都没有去责怪过你,相反,我们会将自己的愿望寄托给你,希望你可以走得更远。”

“我知道,你的愿望已经被夺走了,所以你无法回应我们的期待……”

安西双手扶着土门,真挚地说道。

但是他很快就愤怒涌上心头:“但你不该夺走他们的愿望!!不停磨炼见到,成为天下第一,这不就是你教给他们的吗??”

“可是,说不定有一天,他们也会像我一样……”土门愧疚地看了一眼一旁的纯也和菜菜子,然后低着头,脸色痛苦。

“靠着一腔血勇,追逐天下第一,说不定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如果有一天,他们也会变成我这个样子,我倒宁可他们一直停在那里,不要再往前走了……”土门说着,取下了腰间的剑,将它扔在了地上。

“可是……你有问过他们的想法吗?”安西不忍地看着眼前的土门。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的小师弟变成了这样子。

“师父……当初师父把我从海盗手中就下来,我就决定此生要追随师父的脚步。”

菜菜子表露了自己的心迹:“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像师父一样感到痛苦,但我知道,现在的我,还不想停下脚步。”

“我想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地挺起胸膛,告诉所有人,我是师父的弟子,是【明镜止水流】的传承者!!”

纯也捡起地上土门的剑,说道:“不光是师妹……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看吧,你其实,可以把愿望寄托给他们的……”安西说道,“愿望被夺走这件事,我没有经历过,也不懂,但当初被你轻松击败的时候,我也感受到愿望破碎的声音。”

“但……就像我把自己的愿望寄托给你一样,你也可以把愿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你和我不同,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一无所有,但至少你还有这么多优秀的弟子!”

“他们都是【明镜止水流】的未来!!!”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