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科幻灵异>黑暗侵袭,我的职业是光>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同的治疗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同的治疗

,黑暗侵袭,我的职业是光

“我?”何尘稍微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摇了摇头,“暂时还是算了吧,最近不想思考这些问题,毕竟过不了多久,还要去前沿基地,到时候再说吧。”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遇见困难还是可以一起合作的,你觉得怎么样?”何尘询问道。

他最近背负了许多人的希望,压力有些大,这几天想稍微放松一些,而且当领主不论如何对他还是有些劳累的,他更想当的是甩手掌柜。

id=wzsy˃

只是可惜夏桐君对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兴趣,她更擅长和感兴趣战斗,所以到现在为止,他没有找到另外一个完全信赖的人选。

虽然沐温很不错,但双方更偏向于合作和朋友关系,与他预想中的人选略有差误,毕竟他有着许多秘密是无法对他人述说的,即便是夏桐君也只能透露一点点,不过夏桐君就算有疑问一般也不会质问他,而且夏桐君自身也有不少的秘密。

“这样吗?当然可以。”沐温摸着下巴回道,似乎并不意外这个结果,或许说在意料之中。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也大致了解了何尘的性格,何尘是那种对权力不太感冒的人,更喜欢一个无拘无束的行动,之所以在队伍中承担着领队的身份大多也是因为实力和特殊的能力,从而被迫如此。

而即便是被迫坐上这个位子,何尘还是会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不会因此逃避。

“那后面有问题还要麻烦何尘兄了。”

“没问题。”

……

接下来几日,何尘度过了一段相对平和的日子,在安全区之中,其安全性要远比城市其他地方要好的多,至少不用太过提心吊胆。

而且人源的聚居让这里多了几分烟火气,也有人在这里找到了失散的亲友,不时会出现亲人团聚的感人情景,加之军方维持秩序,看上去竟有几分欣欣向荣之感——当然只是看上去如此,实际上安全区依然面临着许多问题,特别是安全问题,不过暂时还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老谢倒是给何尘透露过一点儿消息,随着丧尸进化速度的指数增长,很有可能在未来安全区会往城外继续迁移,然后由多个战术集群营组成次级前沿基地,以免单独的安全区被丧尸围攻,从而陷入危险。

当然这只是一种战略预设,不一定会实施,也并不算什么机密,否则老谢也不会跟何尘聊这些。

而如果局势发展到那一步,那些尚且还困在城市之中的幸存者的逃亡将会变得更加困难,而军方也将会把重点放在深入救援之上。

毕竟每少一个幸存者,世界上就会多出一个不知会进化成什么模样的丧尸。

所以不论是为了人道与承诺,还是文明的存续,对幸存者的拯救与对丧尸的对抗都是不能放弃的,只是现在前者更加重要。

在安全区的这几天,有少数小队不知从哪儿听说了何尘的消息,纷纷前来寻找他,有看热闹的,有想要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小队的,也有不服找茬的。

对于这些人,何尘秉持着能不理会就不理会的态度,根据不同的态度回以不同的答复,有语言也有拳头。

最后大多数人都无功而返,并且在何尘也表达了自己不愿意被打扰的意愿,同时他也开始接受一些军方的任务,给自己找些事情做,随便躲避他人的叨扰。

其中有一项任务让何尘认知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何尘进入一所大楼之中,找到接应人员后,由接应人员带他前往了一处地方——伤员救治中心。

这是一所改造后的临时医院,接受者大部分的受伤战士和其他的一些病患,不过两个区域暂时算算钱分来的,而在安全区,通常军人受伤的几率会更大,因为他们更加频繁的穿梭在危险区域,而这免不了受伤。

第五营的医疗主要负责人是一位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高挑女医生,她的身材十分瞩目,在字母的排序中十分靠后,就算是何尘这种“中间党”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忙念“罪过罪过”。

医生的名字叫时萱,听说是灾变前一位久负盛名的外科医生,而在灾变后被军方救援后,出于对她能力的需求,军方向她抛出了橄榄枝,而她也没有拒绝,在经过一系列的特殊培训后,成为了一名【军医】。

并被派往安全区,最终成为这里医疗方面的负责人。

一般而言,除去重病伤患,时萱都是不会自己出手的,因为她还有着其他更加重要的事情,而今天却亲自接待了何尘。

不因为其他,只因为何尘拥有【治疗能力】,而就目前拥有的资料而言,治疗系的职业者少的可怜,完全就是珍稀动物般的存在,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人的治疗能力根本不够,效果十分微弱。

而在前两天,她已经见过了另外一个拥有【治疗能力】的小姑娘,而那个白发小姑娘已经给她带来了足够的惊喜,甚至还因此惊动了夏文军他们,无形中提高了对其的保护。

可惜的是,她这里的条件有限,无法进行更深刻的研究,只能让其去前沿基地后,才能发挥出更好的作用,也会受到更好的保护。

所以她今天很好奇,眼前这个温和的男生会带给她怎样的惊喜?

两人简单寒暄两句后,时萱没有浪费时间,直接领着何尘让其展现了自己的能力,她需要对此进行一定的评估。

何尘也乐于配合,打算尽早完成任务尽早走人,一边可以帮助那些受到伤病折磨的战士早日康复,一方面也能赚取军功,何乐而不为。

但是何尘在完成治疗以后,时萱的表情就像走马灯一样,经历了惊讶、震惊、沉默、凝重的一系列变化,搞得何尘略有些心慌,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可是,他已经尽力没有表现的太过分了。

沉默许久过后,时萱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何尘,询问,“你知道治疗技能的原理吗?”

何尘有些懵,他咋可能知道这些事情?

这玩意不应该跟游戏里面的回血技能一样吗,按下键盘然后扣篮回血,离谱中带着一丝严谨。

但既然时萱作为专业人士,问他这个问题,肯定不会是这样扯澹的解释,于是何尘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见何尘这样的反应,时萱只好解释道:“在我来这里之前,总部医疗院曾召集所有权威医生对此进行过一次大型探讨,和小规模调查与实践。”

“在经过对样本反复研究和一定的实践后,我们得出来这样一个结论。”

时萱的表情变得十分认真,就连何尘都不由更紧张了一些。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接触的绝大部分【治疗】技能,其原理无法解析,但本质上是促进受治疗者的新陈代谢,以此治疗伤势。”

“所以,在对病人进行治疗的过程中,除去皮外伤以外,特别是伤势严重时如粉碎性,仍需要进行骨骼复位、剔除碎骨、清理消毒等一系列程序,否则盲目治疗可能会诱发极为严重的后果,例如血肉与未清理的碎骨长在一起。”

“所有的治疗技能,因为其原理,几乎都会或多或少消耗患者的生命力,这一点与伤势严重程度有关,同时实力与所受影响呈反比。虽然不同的职业者的治疗效果会有差异,但大体原理没有变化,在前几日送来信件中,这种结论仍然成立。”

“但是在今天,在现在,一切都有了新的可能性。”

时萱紧紧看着何尘,仿佛在看一块稀世之宝,让何尘都有些害怕,他感觉时萱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把他解刨了一样。

当然这是他的错觉,对于他这样的极为珍贵的人才,保护都来不及,又怎么会伤害他的。

“难道我和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吗?”何尘问出来自己十分关切的问题。

他平时并未察觉出自己与其他治疗职业者不一样的地方,不过他到现在为止与仅见过洛采羽这一个治疗系职业者,眼界确实不够。

“嗯。”时萱点了点头,扶了下眼睛,“你的治疗不仅能够治疗别人的伤势,而且被你治疗的伤患甚至身体转态比最开始还要好,完全不存在大病初愈的虚弱情况。”

“而且你的治疗能力与其说说治疗,不如说是【复原】,或者【修复】,受伤的地方会以更加让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复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有断肢重生的能力吧?”

面对时萱的追问,何尘没有否认,而且他也大概知道自己在哪里被看出了异样,应该是帮一位失去小部分内脏的重伤战士治疗的时候,他帮其修复了那些很重要的内脏的时候被发觉了异样。

他本以为内脏隐藏在体内,不会那么快被发现,只是他小瞧了时萱这样的专业人士,其敏锐的洞察能力十分恐怖,而且他一口气治疗的人数有些多。

即便藏拙了一些,但还是有些夸张,不过事实上他也没想过完全隐瞒,只是不想搞出太大的动静。

“果然如此。”

时萱呼出一口气,她摘下眼镜,失去眼睛的遮挡后,她的面容与气质变得更加高了一些。

她看着何尘,给出了一个让何尘都有些惊讶的评价。

“你是一个很有可能改变人类未来的人。”

“有这么夸张吗?”何尘莫名觉得有些压力。

像这种看上去非常不得了的事情,让他有些排斥,毕竟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在灾变中求生存的普通人,最大的述求也不过与自己心爱之人走到最后,不论结果如何。

突然就被扯上人类的未来这样高大上的东西,对他而言有些太过超前了。

“可能吧。”时萱摇了摇头,无法给出定论。

但是有有点可以确定,何尘这样的特殊情况,对于人类而言绝对是非常重要的,治疗职业者本身就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稀少到让人惊叹,何尘这个特殊中的特殊,就更必须保护起来。

“好吧。”

何尘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他回想着时萱的话,突然想到了一点,若是他的治疗并不会消耗患者的生命力,那么,消耗的又是什么呢?

……

从临时医院走出后不久,何尘就感觉自己的周围的视线变多了不少,也发现了一些藏在暗处的军人,对此何尘有些无奈,直到他找到老谢提出意见,他周围的暗哨才少了不少。

而他的理由也很简单,虽然说出来有些伤人,但事实上何尘在安全区中的等级和实力都是最强的那一个——如果抛开夏桐君不谈的话。

所以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暗处保护他的战士并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而且军方更擅长团队作战,单人战斗与其他的幸存者并不在优势。

遇到何尘都无法解决的问题,那么保护他的战士也同样解决不了,不如让其坚守自己的岗位,毕竟第五营目前还是挺缺人手的。

老谢倒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一方面是要表态,代表军方对他的重视,而另一方面,也是对时萱要求的一个交代,毕竟时萱在第五营中还是有着很大的贡献的。

而何尘展现出来的特殊之处让老谢不得不惊叹,何尘究竟还有多少让他惊讶的东西。

他也很难想象,一个被时萱评价为:“到目前为止所见过的最有治疗天赋的职业者,没有之一”的人,竟还能同时拥有极为强大的实力——这一点在今日协助军方的任务中稍有体现。

对此,老谢只能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

告辞老谢,天色渐晚,何尘回到房间中,夏桐君正在微皱着眉对着灶台,仿佛面对着生死大敌,这一幕让何尘的脑海中莫名蹦出来了这样一句话。

“锅碗瓢盆,臣服于我!”

意外的应景。

不过应景归应景,何尘觉得为了自己的小命,自己还是要尽快接手下厨工作,否则容易招来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

这一下,何尘也似乎明白了为何秦悯为何要急于与两人分开,即便房中还有其他的房间,而且就连夏文军也不敢到这边待太久,特别是快到饭点的时候。

虽然这为两人带来了独处的机会,但代价也是惨重的,何尘觉得很有必要与夏桐君签订一份《补偿条约》,用于补偿他受到重创的幼小心灵。

夏桐君好奇询问具体补偿内容。

“泳装怎么样?”

“色狼。”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