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女频同人>这个召唤师简直离谱> 第325章 这是什么猪猪牌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5章 这是什么猪猪牌

这个召唤师简直离谱正文卷第325章这是什么猪猪牌【波哼哼!】

【呼哼哼!】

【啾哼哼!】

随着黎朴这边揭牌完毕,那边朱朱的三张卡牌也全部揭开了来。

从左到右,依次是蓝色大鼻子猪,红色长角猪,紫色翅膀猪。

都是圆头圆脑圆滚滚的。

“你是什么猪猪女孩吗?”

看到这三张卡牌,黎朴有点无语。

只是当仔细去浏览这三张卡牌信息的时候,他不禁眉头一皱。

【蓝鼻猪猪】-11分,c

攻6,防6

【蓝色领域】:蓝鼻猪猪可使牌桌全部羁绊攻击加成失效

【肥胖身躯】:蓝鼻猪猪无法采取【防守】行为

【红角猪猪】-10分,c

攻5,防6

【红色领域】:红角猪猪可使牌桌全部羁绊防御加成失效

【挑食成性】:红角猪猪无法接受【治疗】行为

【紫翼猪猪】-12分,c

攻5,防6

【紫色领域】:紫翼猪猪可使牌桌全部羁绊恢复加成失效

【飞不起来】:紫翼猪猪2回合可行动1次

“这三张牌,针对性可真强。”

黎朴看到这里,算是明白过来了。

很显然,对方百分之一千的也购买了自己的资料。

禁止攻击防御力加成,禁止羁绊恢复,就相当于把他的【沙孤军王】、【金孤元素】、【喇叭孤】给全都废了。

这一手,着实是准备得很好。

如果没有了这些羁绊效果,他的蘑孤大军就相当于威力减半了。

而对面这三张卡牌的分数也不低,且攻防均衡,是肉搏换血一等一的好手。

一旦在搏斗的过程中,自己损失掉太多蘑孤牌,那么即便除掉了这三只奇怪颜色的猪恢复了羁绊效果,那届时可能在牌面上也已经是亏损的。

“怎么样,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了吧。”

朱朱看到黎朴沉默不语,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镜片上反射过场馆顶上的灯光,让她看上去胜券在握的样子。

“真难搞。”

黎朴摇了摇头,嘴边挂上些许苦笑。

“难搞就对了。”

朱朱满意表情。

接着,双方的行动回合开始。

经过短暂的思考,黎朴这边选择的目标是2个回合才能行动1次的【紫翼猪猪】。

别看【蓝鼻猪猪】无法进行【防守】似乎是个弱点,但实际上这三张猪猪牌的防御力太高了,自己这边三张肉盾牌打过去就是纯粹的刮痧而已,所以打谁都一样,也无论对方是不是【防守】。

之所以选择攻打【紫翼猪猪】,是因为他想要优先干掉这个家伙,从而重新获得【沙孤军王】的羁绊恢复效果。

续航,很重要。

而朱朱这边,则是在经过思考之后,选择了攻击【沙孤军王】。

【沙孤军王】无论从位置还是功能上来说,都属于黎朴这套蘑孤大阵的核心。

她也明白自己的三猪终究是要被打开缺口的,因此在被突破之前,先干掉对方的核心揭牌,就是胜利。

然而对于三张猪猪牌来说,【沙孤军王】的防御力同样太高了,它们也是只能刮痧。

说实话肉盾牌打肉盾牌,是很难迅速打出效果的。

只不过那投影战斗的场面的,却火药味十足。

【孤孤孤孤孤!】x3

【哼哼哼哼哼!】x3

三个大小不一的蘑孤人,奶凶奶凶的操着可爱小拳拳,朝着那紫色猪猪拳打脚踢。

一通胖揍过后,又轮到三只圆滚滚的胖乎乎猪猪,对着最大的那只沙皮蘑孤一阵鼻子乱拱。

最终的结果是两边各损失了3点生命值,而已。

“雷声大,雨点小啊这是。”

“我爆米花都买好了,就给我看这个?”

“不就是3血的事情而已,你们这群蘑孤人和猪猪至于吗?”

“快点来手强牌,我们要看狠的!”

“对对对,哪边都好,快点秒杀!”

“朱朱加油!”

“瘸瘸加油!”

这样的状况,算是有点引起了观众们的不满。

就连亲友团对朱朱的加油声,几乎都要被掩盖掉了。

倒是常授商不甘示弱的呐喊让黎朴鸡皮竖起,狠狠的刮了他一眼。

不想超额完成日常的话,最好就老实点。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接下来的这张卡牌可是张强攻牌喔。”

第二回合揭牌阶段,朱朱再次推了推眼镜。

“是吗,我也一样。”

黎朴态度敷衍,压根就不吃这套。

两边很快的选好了所揭牌,于是第二回合正式开始。

【哼哼哈哼!】

“哈哈哈哈,骗你的啦!”

随着一只白猪投影跳出来,朱朱大笑一声。

这只白猪与前面的三猪是不一样的,双脚站立身着白纱,头上还顶着一个用草编织的草环。

不过体型嘛,还是一样圆滚滚胖乎乎的。

【白官猪猪】-10分,c

攻2,防3

【白色领域】:白官猪猪揭牌后,使己方已揭猪猪牌生命值上限+3

【白衣猪使】:白官猪猪可释放2点【治疗】,对猪猪牌额外+1

既然想要尽量维持三猪牌不倒,那么为它们提供治疗续航是最好的办法。

而且在配牌的时候,朱朱就专门为自己的战术给留了一个后门。

三猪把全场攻击、防御、恢复的羁绊效果都给禁了,那么她就带上一张可以增加生命值上限的。

“哼哼,想不到吧……额。”

结果就在朱朱刚刚自得的时候,却目光一愣。

【孤孤哒啦哒!】

因为黎朴这边,也蹦出了一个孤帽是个大灯泡的蘑孤人。

【灯泡孤】-10分,c

攻1,防0

【光润生长】:灯泡孤揭牌后,使己方已揭蘑孤牌生命值上限+4

【灯光普照】:灯泡孤每回合对周边的己方卡牌进行1点【治疗】

生命上限羁绊牌,说得谁没有似的。

只不过这事,还真的有点巧。

朱朱是自己给自己留了后门,而黎朴是自己找到了她的后门。

然后再通过【替牌】,放上了【灯泡孤】。

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他是真的不缺各种蘑孤牌,生命上限羁绊的,当然也有。

这张牌的本体牌,是当初跟随蚜虫大军进入狼之回廊的时候,某只不小心跑到他脚下的灯泡蚜虫送的。

后来黎朴又专程为此跑了一趟孤孤谷。

【灯泡蚜】+【治愈孤】=【灯泡孤】

“完犊子了呀,我感觉这两人一时半会是打不出个结果的。”

“我也这么觉得,他们是不是提前商量好了,搁这打联谊牌呢。”

“不看了不看了,我转去个隔壁牌桌了。”

“我也是,这局打完了再叫我。”

两边的揭牌,让观众们看得有点心累。

一局比赛总共就14张牌,现在揭开8张,全部都是和平主义牌,这牌局看下去真的没什么意思,观赏性不强。

【孤孤孤孤孤!】x4

【哼哼哼哼哼!】x4

结果也确实如大伙所料的一样,四孤四猪投影在那上下舞来舞去一通。

结果由于治疗牌的加入,这第二回合的损血甚至还没有第一回合多。

朱朱:“我这个回合,真的要揭强攻牌了啊!”

黎朴:“嗯哼,我也是呢。”

这个回合结束,两个人还又套路了对方一波。

【哼哼哎哟!】

【彭彭孤!】

但结果当两边的第五张卡牌揭开的时候,朱朱傻眼了。

你这个马赛克瘸子,不讲武德!

为什么不继续撒谎了呢!

还真的揭了一张强攻牌!

她本来会以为这是一局双边防守牌的拉锯战。

结果万万没想到,黎朴居然真的有带强攻牌。

【铳炮孤】-10分,c

10/10

攻6,防0

【蘑孤炮台】:铳炮孤前方拥有一张己方蘑孤揭牌且攻击目标的防御力小于6时,攻击力+4

【一发大铳】:铳炮孤的攻击附带【贯穿】效果

要说【贯穿】这个效果,其实已经属于被黎朴半弃用的状态了。

实际上它的最高光时刻,是在3+1牌局里。

因为【贯穿】只能对处于同列的目标生效。

这张【铳炮孤】也一样,可以向左打也可以向右打,但是左右打的时候并不会触发【贯穿】。

不过对于现在的状况来说,黎朴觉得自己选得很好。

现在一揭开,马上就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因为此时的牌面布局,如下:

【黑猪】【盖牌】【白猪】

【蓝猪】【红猪】【紫猪】

vs

【盾孤】【沙孤】【熊孤】

【灯孤】【铳孤】【盖牌】

众所周知,盖牌的默认防御力为0

所以现在【铳孤】正好正对着一张朱朱的【盖牌】。

有【沙孤军王】做炮台,它可以直接秒掉这张盖牌。

这种肉盾互殴的牌局,最害怕的就是率先减员。

一旦减员出现,平衡的局面就会立即倾斜。

这也是为什么朱朱看到这张牌的时候,是哭丧着脸的。

如果是普通的强攻牌,说真的她一点都不怕。

自己这边又是肉又是奶的,怎么可能畏惧你区区一张强攻牌。

可关键点就是刚才所说到的那样,【铳孤】揭开的巧妙位置与时机,会让她在这个行动回合直接损失一张盖牌。

至于她自己在这个回合揭开的是什么牌,已经不重要了。

接下来黎朴这边可谓是势如破竹,肉盾牌依旧扛着对面的肉盾牌。

而【铳孤】则在后面一炮一炮的打着,第一炮10点伤害,打掉了朱朱唯一的常规盖牌。

第二炮10点伤害,打得她王牌半血揭开。

没错,朱朱的王牌放在了中列。

拿到了优势的黎朴得势不饶人,最终像小组赛那样,在没有揭开王牌的情况下,就把朱朱给打穿了。

还留在他们这张牌桌边上的观众们,一时间感叹连连。

“本来还以为是个坚持局,没想到啊,局势突变居然如此之快。”

“这个马赛克从小组赛的时候我就关注他了,到目前为止一次王牌都没被揭开过!”

“这么厉害?”

“就是这么厉害,而且他还在小组赛里面打败了一位白金选手!”

“挖了个区。”

听闻黎朴前几天的战绩,不少人有被惊到。

而那几位情报情报贩子,则是在卖力的书写着什么。

很显然接下来的资料中,黎朴的被重视程度将会提升一个档次,能卖个好价钱。

由于后面还要有今天的第二轮1024进512的比赛,所以下台之后黎朴也没离开。

回到蒋瑰莒与常授商的身边,开始继续观赛。

在过程中,李凡有拨打蒋瑰莒的电话寻找黎朴。

说是关于元素类魔兽的缔约方法,已经到手了。

让黎朴今晚比赛结束之后,去他的宿舍一趟。

对于这个好消息,黎朴自然是喜出望外。

时间就这样一局一局的流逝,在观战牌局的时候,黎朴还是比较放松的。

本来在立方牌世界的时候,经常观摩别人的牌局就是一种学习,只不过并不想现在这么大量且连贯。

有不少卡牌先不论强或不强,但至少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效果,可谓是大开眼见。

现在总算有点明白,蒋瑰莒为什么那么爱看牌了。

等2048进1024的牌局全部结束,晋级的选手进行了新的一轮抽签。

黎朴的手气不太好,抽到顺位相当之靠后的场次。

循着码号,他们三人来到了第二轮的所属牌桌。

结果这次都不用他们主动去找情报贩子,就有人主动过来招揽生意了。

又是几百联邦币花出去,黎朴拿到了这轮自己选手的情报。

“经过了上一轮的淘汰赛之后,情报更加详细了呢。”

蒋瑰莒凑近过来,浏览黎朴手上的纸张。

“就是这个人……怎么在脸上纹了一条龙呀。”

常授商吐槽上面的照片。

纹身男,姑且这么称呼对方。

黎朴更加关注的,倒是这家伙的牌组。

“他的牌组很乱,而且品种杂多。”

逐一浏览对方在本次大赛上展示过的每张卡牌,他微微皱眉。

规律性不强的牌组,其实也是一种隐藏底牌的手段。

因为对方展示过的卡牌品种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没有办法去提前下判断。

所以在黎朴看来,这个纹身男可能要远比之前的眼镜女朱朱难对付很多。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他觉得对手难缠,但自己也不是好对付的主。

把对方的资料分析完毕之后,黎朴又心安理得的观赛起来。

等到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终于轮到他登场了。

……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