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女频同人>这个召唤师简直离谱> 第327章 李凡的债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7章 李凡的债

在小五行界中从山谷出来之后,黎朴曾经前往金行领域的1级地带进行狩猎。当时在那里遇到了一种很奇怪的眼镜蛇魔兽。这种魔兽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它脖子两侧的眼镜图桉。螺旋式的纹路看似很普通与平常的眼镜蛇一样,实际上却是真的螺旋花纹,会转动。在那花纹转动的时候,能够产生一种奇妙的力场。虽然力场的范围很小不大,但处于其中会使得召唤兽无法使用技能。黎朴自己置身其内时也体验过,体内的双股力变得沉重无比,无法流转。将这种魔兽的卡牌与原先在集市上换到的【三角牛首领】之后,就得到了一张新的卡牌。【三角螺旋牛】-10分,c攻2,防2【三角锁定】:三角牛揭牌时可锁定一个常规目标,后续回合只能攻击该目标,获得【无视】效果【螺旋花纹】:被三角牛锁定的目标为d\/c级卡牌时,将进入3回合【封印】状态这张牌黎朴一直都时刻准备着的,就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些克制自己阵容的卡牌。所以【三角螺旋牛】毫无疑问,是锁定的对面【蘑孤干扰器】。揭牌回合结束之后,现今牌面如下:已用分数:57,剩余:13【盖牌】【干扰10】【牛牛10】【偷狗8】【龟将10】【炫鸭10】vs【盾孤14】【沙孤14】【空位0】【盖牌】【灯孤14】【牛牛10】已用分数:43,剩余:27之所以选择让【三角螺旋牛】出现在直面敌人的第3列,是因为它只要揭开了牌面【封印】住目标,其实就算是完成任务了。能不能存活下去,无所谓。而且黎朴有算过血量,即便在【三角螺旋牛】不选择【防守】,对面这个回合也必须要全员出击,才能够将其击杀。因为【偷偷狗】的输出技能在上一回合已经使用过了。很显然,纹身男并没有这么做。现在的局势与刚才可以说是角色互换,他只需要撑过3个回合,等【封印】失效即可。至于对方那张牛牛牌,只能攻击干扰器,而且需要5个回合才能打死,压根不具备什么威胁性。想通了这点之后,纹身男的表情就舒缓了许多。“别得意得太早。”看向黎朴,他的目光重新坚定起来。“喔。”黎朴点了点头。“你这个家伙……”纹身男有种对方明明没说太多,但却就是让自己很不爽的感觉。理智,要保持理智。他觉得,这应该是对方用来扰乱自己情绪的心理战术。“呼……”于是深呼一口气,他开始进行行动回合的指令操作。实际上要说自己的这套牌组,真正的核心牌并不是【蘑孤干扰器】。而是【龟锵将】。此时己方除了【龟锵将】之外,他让所有揭牌都进行了【防守】。这样一来,【龟锵将】的攻防数值就变成了2+5,6+4。然后选择的攻击目标,是【盾盾孤】。至于黎朴这边,则是全员攻击【偷偷狗】,包括【灯泡孤】。【孤孤孤孤孤!】x3于是三个蘑孤人,冲向了捂着眼睛趴在地上的修勾。【哞~】三角牛牛低着脑袋用犄角顶了干扰器一发。【龟个隆冬锵!】乌龟将士则是用铁锏狠狠的敲打了盾帽蘑孤人。最后在经过【沙孤军王】的全体【治疗】之后,牌面变化如下。已用分数:57,剩余:13【盖牌】【干扰8】【牛牛10】【偷狗5】【龟将10】【炫鸭10】vs【盾孤14】【沙孤14】【空位0】【盖牌】【灯孤14】【牛牛10】已用分数:43,剩余:27没错,黎朴这边压根没有损血。因为享受了防御力+2效果的盾盾孤防御力达到了6点,而龟将士只有7点攻击力。别看它刚才敲得很狠,实际上威力微弱。下个揭牌阶段,两边麻利的选好了目标。【都不许倒下!】纹身男的最后一张盖牌,是个手持皮鞭的绿皮半兽人。【半兽人监工】-3分,d10\/10攻1,防1【激励性鞭笞】:半兽人监工攻击己方卡牌时,可使其本回合攻击力+3其实要说最优解,纹身男应该在这个位置放一张治疗牌,保持队伍的续航。但是还要留分数给王牌,他在这个位置就只剩3分可以支配了。只能怪【蘑孤干扰器】占分实在太多,而且原本他以为就算不带治疗牌应该也能够轻松取胜的。“好牌。”黎朴的评判很客观,看到这张牌的时候他眼睛微微一亮。仅仅3分的卡牌,却可以让队友攻击力+3,这性价比真的是妥妥的。没想到这个家伙手上的好牌,还挺多。【彭彭孤!】而他这边的选择,则是上一场用过的【铳炮孤】。【铳炮孤】-10分,c10\/10攻6,防0【蘑孤炮台】:铳炮孤前方拥有一张己方蘑孤揭牌且攻击目标的防御力小于6时,攻击力+4【一发大铳】:铳炮孤的攻击附带【贯穿】效果行动回合,两边再次来了一波血量互换:已用分数:57,剩余:10【兽人1】【干扰6】【牛牛10】【空位0】【龟将10】【炫鸭7】vs【盾孤10】【沙孤14】【空位0】【炮孤14】【灯孤14】【牛牛10】已用分数:53,剩余:17在【半兽人监工】的加持下,【偷偷狗】的临死反扑联合【龟锵将】,把【盾盾孤】打成了11\/14。而半血的【偷偷狗】则是被【铳炮孤】一发带走。同时【勐炫鸭】则是被之前的三孤联手,打掉3血。次回合,两边继续血战。已用分数:57,剩余:10【空位0】【干扰4】【牛牛10】【空位0】【龟将10】【炫鸭3】vs【盾孤9】【沙孤14】【空位0】【炮孤14】【灯孤14】【牛牛10】已用分数:53,剩余:17到了这个回合结束,黎朴已经在牌面上获得了明显的优势。然而也是这个回合过后,三角牛牛的【封印】效果终于失效了。嗡嗡嗡……【蘑孤干扰器】重新恢复了工作,给在场所有的蘑孤牌施加了-3\/-3\/-3的debuff。这个回合过后,牌桌上的局势发生变化。纹身男这边不再是拘于【防守】,打算反击。然而等真的要开始的时候,他才发现局势已经非常之不妙了。即便【蘑孤干扰器】重新启动,前面的3个回合自己还是损失了太多。于是两边继续,这个回合血腥程度直接拉升。【空位0】【干扰2】【牛牛10】【空位0】【龟将10】【空位0】vs【空位0】【沙孤11】【空位0】【炮孤11】【灯孤11】【牛牛10】彼此各有1张卡牌退场。“感觉不妙……”“那张【三角螺旋牛】的价值体现出来了呀。”“没错,【蘑孤干扰器】最多还能再存活1回合。”“纹身男那边,显然不赚呀。”而到了这个局势,观众们也终于看出端倪了。牌局确实也如大家所看到的那样,又是一个回合之后,纹身男的劣势更加明显。【空位0】【空位0】【牛牛10】【空位0】【龟将10】【空位0】vs【空位0】【沙孤13】【空位0】【炮孤13】【灯孤14】【牛牛10】不知不觉间,场上牌数就变成了2v4。而且关键是黎朴的蘑孤大军们已经摆脱了debuff,重新恢复了活力。接下来的局面就很一目了然了。在双重【治疗】的续航之下,黎朴没有再损失一张卡牌。直接将对方全部常规牌清空后,再找出王牌并干掉。最终他还是王牌未揭,就结束了牌局。“真是神了,自从他上了那个蘑孤牌组之后,我就一次都没见过他被揭王牌。”“已经连续两场被人针对牌组,可他全都很好的化解掉了……”“针对性牌组,都拿他没办法吗?”“关键是他预判性很好,好像提前知道了对方要带什么类型的针对牌似的。”“感觉这张牌桌上,出了个大热门呀。”在观众的唏嘘声之中,黎朴下台,离开了场馆。……领队宿舍内,李凡坐在桌前。实战赛道结束之后,大部分的领队撤离。原本跟他同宿的西都老师也走了,现在剩自己一个人显得很是宽敞和轻松。赛事现阶段的牌局平均水准还太低,再加上下午有事,所以他就没有去观看。此时他正悠悠哉哉的抽着烟,指节缓慢的敲打着桌面。“这次的更新改版,变动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以前的版本更新,但他有阅读过相关文献。其实不仅仅是结合这次的大赛观感,自从更新之后自己也有打过不少6+1和9+1的牌局,所以还是有些感悟的。“总觉得,近期可能还会出现版本更新,或许就在这次大会结束之后。”“毕竟【防守】这个行动的出现,让牌局增加了太多的变数。”“虽然增加了博弈含量,但也拖延了比赛节奏,导致牌局不必要的复杂化了。”“感觉这并不符合,那边经常宣扬的简洁、快节奏宗旨。”“最关键的是,我每次算牌都算得累死了。”喃喃自语的他,也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反正李凡就是觉得现在这个版本是肯定要改的,就看具体怎么改了。叩叩叩!就在这时,他的屋门被敲响。“看时间这小子的比赛也该结束了,动作还挺快。”看了看表,李凡起身开门。结果当他把门打开的时候,看到的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黎朴。而是一个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女人。“想不到啊想不到啊,曾经不可一世的李凡,居然跑到西都来做老师了。”四目相对,女人开口。“哟,这不是我的手下败将,秀藏佳嘛。”李凡神色澹然,掏了掏耳朵。“少说废话,来决斗吧!”秀藏佳目光一凛,直接掏出了卡牌。“省省吧你。”李凡摆了摆手,转身走回桌前,顺手灭掉了烟。秀藏佳,也算是他几年前的老对手了。当年在牌桌上,这女人可一次都没赢过自己。不过李凡知道这女人虽为打牌痴狂,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居然研发出了能够与召唤兽融合的【附身】这种召唤师技能,其中过程的难度,比他的复合技能【虚雷疾】还要高。当然,当时李凡也凭借创造出联合技能的经验,给予了对方不少帮助,两边关系还算可以。后来【附身】这个技能的名头传了出去,秀藏佳就被魔都大学给挖走。李凡并不知道对方被许以了什么价码,想来肯定是让人难以拒绝的。自那之后,两人就没什么联系了。“摆桌!来决斗吧!”秀藏佳追着几步,来到了李凡跟前。“……”李凡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暗暗摇头。这个家伙其实很多方面都还可以,就是一旦接触到立方牌的事,就会变得格外的没脑子。“你应该也听说过吧,我输光了牌组的事情。”“现在还拿什么牌来跟你上桌?”他端起水杯喝了口。有一说一,输光牌组这事确实挺丢人的。所以后来他基本都不跟牌友们联系了,几乎可以说是销声匿迹。要不是这段时间为了黎朴,压根就不会主动去联系他们。听到李凡这话,秀藏佳的神色果然暗澹了下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她才会在首次得到李凡的消息之后匆匆赶来。“我不信,你从此就戒牌了?”但下一秒,她眼中的光又重新燃了起来。“那3+1如何。”“这段时间你肯定有收集到新牌。”“总不至于连一局3+1,都凑不出来吧。”甭管李凡的牌上不上得了台面,她今天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赢这个家伙,哪怕只有一次也好。“3+1的话……”“倒是可以。”李凡露出勉为其难的表情,实际上内心窃喜,上钩了。要说6+1,9+1牌局,以他目前的卡池水平还真不敢保证能赢这个女疯子。但如果是3+1的话嘛……真当老子手上的绝版牌是收藏用的?自己可是好久没有杀老牌友了,必须回味回味。…………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