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9章 阴谋家

441

白银城,伯格家。

戴里克终于拿到了“隐者”女士承诺的光辉契灵树果实,调配出了“太阳神官”魔药。

它色泽金黄,自带滚烫的温度,戴里克一口喝下时,喉咙都有被灼烧的感觉。

他的眼睛霍然发亮,越来越亮,就像里面藏着两轮微缩的太阳。

他的体表绽放出一圈又一圈明净光辉,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凸显出肉眼可见的黑色斑块。

与此同时,他的汗毛在变长,似乎化成了缠绕金色火焰的羽毛。

戴里克知道序列7时,服食魔药会有类似的变化,没有惊恐,没有慌乱,咬紧牙关,反复回想起亲手杀死自己父母时的痛苦和遇见“愚者”先生后从内心深处迸发的希望,在那种濒临失控般的处境里坚毅支撑了下来。

过了好一阵,他的一切异常都相继得到了平复,只是吐出的气体还夹杂着太阳的温暖。

他感觉自身的体质又得到了增强,对疾病对恶劣的环境有了不小的抵抗能力。

而这不是重点,戴里克更喜欢的是充塞自己脑海的类神术知识。

它们包括“光明之火”、“免疫恐惧”、“神圣誓约”、“净化之斩”、“太阳光环”、“召唤圣光”、“制造圣水”,等等,等等。

戴里克欣喜地来回踱了两步,觉得这些类神术真的很适合用来对付那些隐藏于黑暗深处的邪恶怪物。

他没有隐瞒,直奔双塔,将自己晋升的信息登记入册。

这样一来,初步的审核后,他就有担任巡逻小队队长的资格了,能接触更多的白银城资料。

这里面就包括“世界”先生想要的去除非凡特性内精神污染的办法……戴里克在回答登记人员的各种问题时,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一直未能实现的那个承诺。

欠别人事物总是让他不安,感觉难受,而现在,他终于看见恢复平静的曙光了。

他睡了一个好觉,难得地梦见了去世的父母。

一夜很快过去,当天上的闪电频率逐渐变高,神弃之地又迎来了“白天”。

戴里克正常地醒来,正常地给把昨晚领回来的黑面草面包加热,搭配水一起吃掉。

吃完早餐后,他拿起训练用的战斧,准备前往训练场和熟悉的朋友们一起对练,听别人讲讲最近其他小队的探索经历,给未来担任巡逻小队长增加人际关系和经验。

他到达训练场的时候不算太早,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十多个人,正在各自对练、观战或交谈。戴里克刚刚站定,就听到背后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

他回头看了一眼,来的竟是斯考尔德夫妇二人。

维森·斯考尔德对着戴里克笑了笑,戴里克不敢怠慢,也赶紧和他们打了招呼。

斯考尔德夫人一只手抚摸着自己已经高高隆起的肚子,另一只手提着一些食物和饮水。白银城的居民身体素质都很高,即便是孕妇也不需要一直在家静养,或者就算在家也能参与白银城的各项后勤事务。不过斯考尔德夫人很快就会生产,虽然医师建议她多在家休息,但她自己倒是闲不住,经常出来跟别人说说话,散散步,给训练场里有需要的人们提供清水和美味的小零食杜姆果。

戴里克的眼神下意识地看向了斯考尔德夫人的肚子,有些好奇又有些紧张地问:

“您最近还好吗?”

白银城没有怀怪物的先例,遗传特性也往往选择低序列降低风险。按照他和塔罗会众人交流的来的经验,戴里克认为如果斯考尔德夫人的肚子里真的是个和外界“堕落造物主”一样疯狂可怕的怪物,在母体的孕期内肯定会有些不同寻常的举动。

比如操纵母体吸血,吃人,甚至撕开母亲的肚子,表现出种种邪异……戴里克的脑海中闪过不下十个南北大陆恐怖故事。

——都是自由交流时免费听来的。

亚麻色头发的斯考尔德夫人露出笑容,看向面前戴里克的目光也非常柔和:

“谢谢你的关心,我和我的孩子最近都很好。”

他们夫妻俩其实比戴里克只大了不到十岁,还是一辈的人。在白银城,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加速的状态,能拿起武器了就代表可以开始训练,到了十几岁,只要精神和身体状态都好就可以服食魔药成为非凡者,十八岁成年后,可以先自由地寻找恋爱对象,如果没有,就要服从议事会的分配,和另一位年龄相彷的异性结为夫妻,孕育下一代,千百年来都是如此。

斯考尔德夫妇是在探索小队中相识,戴里克看着他们,彷佛看到了几年后的自己。

“医生说,接下来三十个周期我要随时做好准备。”斯考尔德夫人垂下眼,看着自己的肚子,对即将出生的孩子有无限的遐想,“我竟然也要成为母亲了……”

维森·斯考尔德忙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知道。”

斯考尔德夫人笑着回答丈夫,然后看向已经在准备告别的戴里克:

“我能感觉到,我的孩子很喜欢你。”

戴里克愕然:“很喜欢我?”

斯考尔德夫人认真地点头:“是的,他很想亲近你,在离你不远的时候,他会感觉很温暖。”

“他对别人可没有这种亲近。”

戴里克无端感到一阵背后发冷,而斯考尔德先生和周围的人都好像已经见怪不怪,彷佛还未出生的孩子能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喜恶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好吧,如果六人议事会没有提出警告,首席给予了这个孩子肯定和祝福,这个孩子还给斯考尔德家带来了看得见的好运,那所有人都会发自内心地相信这个神奇的孩子肯定是主的使者。

既然是主的使者,那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在这时,戴里克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这个孩子很喜欢自己,想要亲近自己。

但是对白银城的其他人,这个孩子并没有多余的感情,也没有表现出人们想象中的“主的使者”应有的仁慈和怜悯。而戴里克自己和白银城其他人的区别就只有一个——

途径!

白银城没有“太阳”途径的非凡者!

主的神名里除了造物主,也有太阳神……戴里克愣愣地想着,如果真的是邪异生物,那毫无疑问应该抗拒厌恶太阳的净化光芒,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居然明确地表示想要亲近自己……

难道是“愚者”先生对外界的“堕落造物主”产生了误判?

“愚者”先生不会骗我们的……戴里克默默地想,以她的位格和能力,根本没有必要欺骗当时连非凡者都不是的自己,也没必要给予大家那么多帮助,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

或许只是时候未到,或许是“堕落造物主”身上有“愚者”先生没有察觉的变化,总之,“愚者”先生肯定不是有意隐瞒,她是一位仁慈的伟大存在!戴里克乐观地想着。

维森·斯考尔德还有巡逻任务,他把妻子送到训练场的观战席便急匆匆地离开了,戴里克也进入了训练场,寻找了一位合作过几次的熟面孔进行对战训练。

斯考尔德夫人兴致勃勃地看着大家切磋技艺,磨练自身,没过多久,她的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影。

白银城内是安全的,她没有太过警惕,有些惊讶地向来人说道:“首席!”

科林·尹利亚特用手势示意她不必起身行礼,他看了一会儿训练场中央,颇有感慨地说:

“戴里克·伯格的成长速度很快,是一个出色的年轻人。”

斯考尔德夫人也笑了:“是的,我的孩子也很喜欢他。”

“很喜欢他吗……”科林·尹利亚特似是回答,似是自言自语地低声说道。

…………

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爱德华合上手中的笔记本,打了个哈欠,缓步走向套房门口的方向。

她打开门,发现门外墙上的金属挂篮上放着一份崭新的报纸。爱德华拿起报纸,朝楼梯拐角处露出半个脑袋和一个裙角的小姑娘笑了笑,满意地关上了门。

回屋坐下,爱德华翻了翻报纸,从里面拿出一封洁白的信,烫金花纹的信封被火漆封口,火漆印是死神途径的标志。

“灵教团想要合作的话,我很乐意和他们聊一聊阿兹克·艾格斯。”

她把信封拿出来放到一边,选择了先看报纸。

442

尹莲看完了“魔女教派”的资料,表情顿时变得极为精彩,甚至有些幻灭。

在一直以来的长期合作中,“疾病中将”从未隐藏过对自己的追求,自己也曾在合作和交流中对她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可现实竟然是——“疾病中将”特雷茜是魔女教派一员,她曾经是个男人!通过“女巫”魔药成为女性,并且获得了出色的魅力和美貌!

“关于她的资料是临时调查的,没有照片。”特雷纳随口提了一句。

“没有……没有就好。”尹莲扶着自己的额头喃喃自语,没有照片,她还能安慰自己说不定特雷茜原本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男性,但如果照片上出现一个粗野的男人,再调查出一些没教养或混乱的人生经历,尹莲估计自己从此就要对所有男女和魔女教派产生心理阴影了。

特雷纳看了她两眼,又看了正在给自己包扎伤口的魔女,毫无波澜地从手头的文件里挑出两张。

——在被雷蒙半夜吵醒时,特雷纳恨不得当场晋升天使把对方的头拧下来当球踢,但在这之后,他迅速地喜欢上了把下属从被窝里拖起来一起感受痛苦的行为,这或许就是猎人的二象性。

他拿着下属连夜调查献祭来的情报,说:

“根据她的自白,她是魔女教派的高层、一位序列3的‘不老魔女’的孩子,卡特琳娜·佩来很喜欢她,帮助她在三十岁不到就爬上了这个位置。”

我序列5的时候好像是二十二岁……参军,战争,第一场战斗打的是弗萨克……他翻了翻情报文件,眼神扫向“疾病中将”:

“你的母亲在帮助你成为半神。”

“只有极致的痛苦,才能带来强烈的变强欲望,而你的下一个序列名叫‘绝望’。”

魔女和猎人是相邻途径,都通向毁灭与灾难,不同的是猎人象征的毁灭是相当直白且勐烈的,如战争,阴谋和壮烈的死亡,而魔女则是相当浪漫的阴性灾难,由爱情,悲伤,痛苦和种种诗意的毁灭构成,甚至适合当做戏剧题材。

极致的痛苦后紧随而来的竟是绝望,怎么看都有报复社会嫌疑。

尹莲彷佛明白了些什么,她接过长辈递来的资料,简单地看完后惊讶地看向特雷茜。

“不老魔女”嫁给了特雷茜的父亲,生下了他,然后将他变成了魔女……然后又将特雷茜的父亲变成了魔女,甚至特雷茜的父亲在变成女性后还生下了一个男孩!天啊,这是何等扭曲的家庭关系!难道传闻中“只留下女孩,掐死男孩”的魔女家族的真实繁衍方式竟然是这样恐怖的吗?!

看着尹莲惊骇欲绝的表情,“疾病中将”仅存的左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指缝里渗出鲜血。

受祝福的继承人……特雷纳回头看了看表面对这些家庭事务不感兴趣实则很是关注的梅迪奇,说道:

“她感受到了太多的痛苦,魔药都快消化得差不多了,这样下去,魔女教派在近几年内或许就会迎来一位新的圣者。”

特雷纳把梅迪奇打磨开刃的匕首抓起,随手丢到尹莲的脚边:

“杀了她吧。”

尹莲差点躲开,她用微微颤抖的手把脚边的匕首捡了起来,小声地问:“什……什么?”

“……把卡特琳娜钓出来之后,她就没有用了。我有能够改变你的外貌的物品。杀了她,你假扮成她,然后和我们去和卡特琳娜谈话。”特雷纳甚至很有耐心地解释,“你只要全程昏死过去就好,她已经这么痛苦了,你还想看着她继续痛苦下去,甚至成为绝望吗?”

不然我为什么要把这些资料给你看?

然而尹莲对特雷茜其实没有多少恶感,魔女教派的恶事她也没有亲身经历过,并没有什么真实感,让她杀死特雷茜,她踌躇了好几秒都无法动手。

反倒是“疾病中将”缓缓松开了握拳的左手,染血的绷带和伤痕给她平添了几分脆弱的美丽。

“动手吧,尹莲。”

她闭上眼睛,梦呓般地说:“如果是你的话,可以来结束我的痛苦。”

她倒是真心求死了,可这句话却让尹莲更加无法挥动手里的匕首。

屋内的空气足足凝滞了一分钟,最后她放下匕首,颓然说:“我做不到。”

特雷纳还没有开口说话,梅迪奇的右脸上就忽然冒出一张嘴来,正好对着尹莲,狠狠地骂道:

“不中用的孩子!”

“你看不出来他是在帮你参与阴谋,提前扮演‘阴谋家’吗!”

尹莲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有些怅然若失,但并不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而特雷纳依然非常平静,给索伦顺了顺毛:

“不必动怒,先祖,人各有志。”

“魔女,你暂时捡回了一条命。”

他是相当有底气说这句话的,说完这句话后,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九点了,梅迪奇站起身,把索伦拍回去,发号施令道:

“去跟老巫婆见面了,就在昨晚的那个悬崖上。”

说罢,她迅速进入灵界。特雷纳也跟着站起身,抓住“疾病中将”的胳膊追了上去。

他们都离开后,尹莲一个人坐在瞬间安静下来的房间里,静静地想象着未来的生活。

……

卡特琳娜·佩来站在被斩断的悬崖上,洁白的裙摆迎风飘舞,露出修长的双腿,肤色似雪,嫩如少女。

这女子黑发蓝眼,清灵秀美,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可惜在场两个猎人都对欣赏美貌没什么心思,特雷纳在发呆,梅迪奇开门见山地问:

“在灾难后不认领可不是你们的作风。”

“你们不是最喜欢那些后续的痛苦,憎恨和悲伤绝望了吗?鲁恩给了你们很高的封口费?”

卡特琳娜微微笑道:“您的心里已经有答桉了。”

梅迪奇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么看来一位圣者的命不足以让魔女教派和我们合作了。”

“是的,我在出行之前,特地和‘黑之圣女’殿下进行了汇报。”

“不老魔女”的笑容不变,气氛一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是吗。”梅迪奇说,“鲁恩的国王用一份‘征服者’特性来换取你们的帮助和守密。”

“是的,红天使殿下。”

卡特琳娜的微笑极为迷人,用柔美的声音缓缓地说道:“我们偶尔也是要有契约精神的,不对吗?”

红天使抱起胳膊,眼神在卡特琳娜的身上停留了许久,最后问出一个问题:

“直接参与贝克兰德大雾霾的魔女叫什么名字?”

卡特琳娜眼波流转:“她是‘绝望夜莺’潘娜蒂亚,只是很可惜,在大雾霾中失踪了,不知是被哪位伟大存在抓走,音信全无。”

“我回答完您的问题了,可以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了吗?”

大雾霾的线索已经断了,能够确认参与者姓名,和魔女教派现在持有一份“征服者”特性的情报就还算有收获。梅迪奇心想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情报,便向特雷纳使了个眼色,后者上前一步,把手里低垂着头不说话的“疾病中将”丢了过去。

卡特琳娜接住自己的孩子,轻柔地放到自己身后,对着特雷纳笑道:

“我才知道原来小女的朋友竟有如此俊秀的长辈。”

特雷纳盯着侧方的大海看了几秒,然后皱着眉看向卡特琳娜:

“情报显示,你成名于第四纪。”

“你比我的父亲还要年长,我的父亲早就是天使,你却依然和我同级。如果早知道尹莲的朋友有你这样的母亲,我会告戒她不要和白痴一起玩。”

卡特琳娜的涵养极好,也可能是特雷纳话里透露出的情报让她不敢轻举妄动。梅迪奇很是高兴地嘲笑了几声,然后头一回主动带着特雷纳一起进入了灵界,穿行离开。

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特雷纳突然喊来瑞尔主动脱离了灵界,在拜亚姆的一处废弃码头上着陆。

梅迪奇好奇地跟着落了地,看到特雷纳和瑞尔说了几句什么,接着瑞尔从灵界里取出一杆狙击枪,还附带一枚子弹,一个散发着邪恶气息的符咒。

特雷纳手脚麻利地上膛,把符咒塞进特制的槽里,然后半跪在地,稳稳地架起夏尔夫在巡礼教派搬砖研发出来的“非凡狙击枪可装载符咒版30”。这距离已经超越了视距,瞄准镜沦为摆设,他通过还没被完全祛除的心灵链接锁定了位置,用力扣动了扳机。

砰!

在子弹被发射出去的瞬间,符咒上的灵性也被完全抽干,狙击枪在巨响中炸膛了。

悬崖上。

卡特琳娜看着沉默不语的特雷茜,微微一笑道:

“痛苦吧,越是痛苦,你越是能感受到自身的弱小。痛苦到了极致,那种改变自身的欲望才会足够强烈,才能帮助你承受住魔药,在仪式里获得神性,成为半神……”

“疾病中将”眼神一凝,刚要说话,却忽然感觉周身如坠冰窟,死亡的恐惧扑面而来!

“不!”

卡特琳娜勐然瞪大了眼,无法保持圣洁的姿态,她的头发瞬间生长,与一层层厚厚的坚冰将特雷茜层层包裹,形成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巨大冰块。

特雷茜在冰层中转了转眼珠,她们同时看到一枚白银色的子弹从远方飞来!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子弹一层一层突破坚冰和头发的保护,但动能也逐渐减少,最后在特雷茜前方一米处停止了旋转,卡在了冰层当中。

成功……?

她保持着警惕不敢松懈,但心脏却彷佛忽然被一只大手勐地捏了一下!特雷茜的童孔骤缩,她的心脏先是停跳,然后一直被压抑的痛苦海啸般将自己吞没,伴随着恐惧一起将她的心脏和大脑炸成了烟花。她眼珠上翻,眼眶里不断流出血泪,最后心脏处发出一声闷响,心口缓慢地变成深色,如同一块拳头大小的淤青。

哗啦!

坚冰碎去,特雷茜七窍流血瞪大双眼的尸体落了下来,还有着余温。

卡特琳娜垂眸看着孩子的尸体,目光有一瞬的失神。

“极端情绪引爆……天使级别的能力……”

她的声音中饱含着恐惧,子弹沉重深邃的剩余灵性外溢,彷佛有个恐怖的阴影站在了身后,缓缓地扼住她的脖颈,使她浑身发抖,几乎要跪倒在地。

“他是……他的父亲是……”

特雷纳把残骸捡起了收进袋子里,回头作为变量参考寄给巡礼教派的研发部。他站直身子,凝视了远方片刻,感到那个微弱的链接彻底消失了。

梅迪奇哈哈大笑,用力拍了拍特雷纳的肩膀,顿感神清气爽,海阔天空。

tbc

——————

公布魔女教派的情报,邀请尹莲参与阴谋,如果尹莲愿意,就杀了特雷茜。

如果尹莲不愿意,就把特雷茜的痛苦扩大到极致,然后狙了。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