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玄幻奇幻>左道狂神> 第九百七十七章 色胆天,错点鸳鸯谱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百七十七章 色胆天,错点鸳鸯谱

秦泰就是秦泰。

作为整个冥山的灵魂人物,数以千计地下城子民心中的神明,其一言一行都拥有着堪比天条玉律的威严,向来都是说一不二。

正因为这个缘故,他轻易不许诺。

方山府上,刚刚来到的秦峰与秦泰交谈了片刻之后,后者忽然朗声道:“说来说去,原来你是这般考虑。”

“伯父,我……”

“哈哈哈!无妨无妨。你爹他现在无法为你主持大事,那我这个作伯父的自然是义不容辞。况且,你现在身处冥山,理应让我们这个冥山之主为你操办。你和妖发梦的事情,伯父给我保媒了。”

此话一经出口,秦峰激动地跪地磕头,满心欢喜道:“谢伯父!伯父为小侄之恩情从再造,以后有用的上小侄的尽管开口。”

“嗯……你能知道知恩涂报的道理就好。放心,我有需要,自然会与你说明。这样,你去客房之中看了一看那位方小友的情况,看看他有什么需要的,只要不是太过分的,就尽量满足他。记住,他的存在对于整个冥山十分重要,甚至之后我们不神机妙算仰仗他的实力,轻易不要惹恼他,听清楚了吗?”

“是伯父。小侄知道了。既然如此……”

秦泰瞧出秦峰的心思,于是紧接着又道:“稍后时间,我会叫人到妖发梦那里说明此事。我想,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应该不会拒绝。你就安心等着,做你的新郎官吧!”

“小侄再谢过伯父!”

“什么?你说冥山之主代春峰前来下聘礼?”

妖发梦看着满屋子被红纸装饰的包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而在他的面前,一个模样瘦削,犹如干尸的老者淡淡一笑,拱手拜道:“恭喜姑娘,贺喜姑娘。秦峰少主对姑娘你暗生情意,所以委托小的前来说媒。姑娘,我看少主一表人才,衣冠楚楚,能够与他喜结连理,姑娘你也算是有了好的归宿,应当高兴才是。”

“呸!要嫁让你娘嫁去,我不去!”

妖发梦破口大骂,喷的那老者满脸都是唾沫星子。后者也不生气,好像早已料到发生的一切似的,继续不急不缓道:“我知道这事情仓促了些。但实际上,你放眼人家,又有几家是情同意合,两小无猜呢?我是过来人,最明白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不过是找个伴搭伙过日子而已,就算起初不适合,但日子久了自然也就习惯。就算现在看着不顺眼,以后也会逐渐适应。”

“哼,你的轻巧。如果是你的女儿,你会这么说吗?”

老者哑然,而后尴尬地笑道:“不瞒姑娘你说。我当初就是因为与一家姑娘芳心暗许,约定以后要白头偕老。可怎料,天意弄人,一天深夜,山上来了一波土匪,将他家洗劫一口,不只主人被杀,就连她也被土匪头子捉了回去,当压寨夫人。若干年后,人间之中汇起一波势力,上山将那贼窝剿灭,恰好我也在那一行人之中。当我发现那个曾经的姑娘已经变成了四个孩子的娘亲,我就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然后呢?”妖发梦询问道、

“呵呵,是我,是我亲手了结了她的性命,还有他的四个孩子,也都是一镪在我的手上。”

“什么?你是疯了吗?他可是你曾经的恋人,你怎么能下得起毒手?”

老者姗然道:“下不下得了手,根本不是我能决定的。至少在我看起来,与其让他死在别人的手上,不如让我亲自动手。我还记得临死之前他的眼神,羞愧之中带着些许哀伤,气愤之中又略带一丝释然。直到倒地的那一瞬间,她的脸上才露出欣慰的笑容。或许在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我的良苦用心。”

“哼,一场毫无人性的屠杀,居然被你粉鉓得如此凄美,理所应当。换作是我,就算变成厉鬼,我也要夜夜闯入你的梦里,叫你还我命来!”

老者黯然道:“我倒是希望他能来我的梦里看看我。可从那之后,我便也没有见过她。为了减轻心中的负罪感,我再也没有沾染女人,甚至从未婚娶。一晃六七十年过去了,她和孩子们的的尸骨早就变成黄土了吧!”

看着对方怅然若失的模样,妖发梦心中厌恶倍增,不耐烦道:“你和我这讲述你的过去,究竟是什么意思,又和我与秦峰的婚事有何关系?”

“没……没什么。只是冥山好久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喜事,所以甫一见到,不禁由感而发罢了。姑娘,我真的是为了你好。我听说,你们还要借助我们冥山之主的力量,以来打开通往妖界的大门。正因如此,你就更不应该拒绝了。”

妖发梦瞥了一眼那名老者,冷冷笑道:“怎么,你是说那个秦泰会中途反悔?”

“呵呵……老朽可没说过那样的话。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免影响大局,还是应该尽早扫清这些隐患得好。你说呢?”

“呦,这是摆什么阵,哪来的这么多礼物,谁要下聘礼?”

随着一阵凌人气焰扑入屋内,一个巨大的身影赫然站在门前。与他相比起来,周围的冥山护卫显得是那般瘦小,连个孩子都不如。而这些护卫自然也知道此人的厉害,赶紧退避开来,后怕冲撞了对方的大驾。

“原来是妖二爷,您来得可真巧!”

是了,如今来到妖发梦屋内的不是旁人,正是刚刚从冥山之外,与孙无忧打过的妖重力。二人相视一眼,妖发梦生怕对方因为之前的事情向自己发火,赶紧垂下头去。谁知妖重力却丝毫没有提及战斗一事,而是随手抄起桌上了一个盒子,轻轻掂了两下,面露狞笑道:“这是谁家的公子看上了我们的小妹,说来也让我这个当兄长的听听。”

老者恭敬道:“是冥山之主的侄儿,秦峰。”

“秦峰?我好像有点印象。就是那个同神由魔君他们一起进山的小白脸?嗯,长得是挺不错,我们妖界之中可是极少有长得像他那般标致的小伙。”

老者连连附和道:“是是,二爷过奖了。”

“啧,可是,我觉得有一件事情你们办得不妥。”

老者心头一动,当即问道:“什么事,二爷但说无妨。”

“我家小妹在妖界好歹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比直你们的冥山之主也毫不逊色。可侃们只倍了这么点薄礼,未免有些太看不起人了吧!”

话音未落,妖重力忽然掌力用力,只见那个被其抛在半空之中的方盒子登时炸成漫天齑粉,落在身上轻轻摩挲,竟有一种滑嫩的感觉。

“哎呦,好端端的二爷为何发怒?如果看不上这些聘礼,我再叫人去准备就是。这可是上好的北海珍珠,每一颗都价值千金。这下好了,全都成了珍珠粉,统统浪费了。”

“呵呵,我的小妹何止千金之躯,毁你几颗破珍珠就知道心疼了。你连问都没问过我们,就直接下礼,有问我们的意见吗?”

“这……确实,确实有些唐突了……”

妖重力忿然道:“知道唐突还来?叫人把这些东东统统带走,三日之后再来。”

“可是……”

“可是什么!难道你们想要变成和那北海珍珠一样的下场吗?”

老者吞吐了几个字之后,终于点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话先说在头里,三日之后我再派人前来,到时妖二爷你可不能继续阻拦。”

这回,妖重力没有说话,而是一连点头,一边挥手下逐客令。如是,老者令一众护卫带上聘礼灰溜溜地离开。看着那些人终于走远,妖发梦长舒了一口气,开口娇嗔道:“都说我们妖族无礼,我看样登徒子才真的是厚颜无耻。二哥,这次多谢你替我解围,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妖发梦转过身来,愕然发现刚刚还和蔼可亲的妖重力,眨眼之间竟然已经改换了一副面容,吓人气势加上那张须眉乍立的面容,给人一种无比的恐怖的压迫感。

“妖发梦,你终于长大了啊!”

眼见妖重力就迈步上前教训妖发梦,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屋外忽然吹进一股凛冽劲风,一个身影顺势从中飞跃而出,落定在妖发梦的跟前,摊开双臂,急声道:“救人的是我,别为难妖发梦。”

“妖追影,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叫你将他们送到安全地点吗?”

妖追影回头淡淡笑道:“可是我与那两个人天生八字不合,多一刻我也忍不了,所以索性将他们丢到了进入冥山的那条山洞之中。如果他们真如你所说的那般神乎奇迹的话,我想凭借这两个人的力量,足可以进入到冥山地下城吧!”

仍在赶路的陈清踪忽然打了个喷嚏,孙无忧见状赶紧上前道:“你没事吧?这里环境阴暗潮湿,再加之消耗过大,身上负伤,该不会着凉染上风寒了吧?”0

陈清踪抬起头来,不以为然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嬉笑道:“放心,我好的很。可能是哪家姑娘在远处思想我,你可不要羡慕啊!”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