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武侠修真>我欲横刀向天笑> 第486章 曾经失踪的人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86章 曾经失踪的人

黑魔门的前山,仍巍然屹立,俯瞰众生。看着雄伟大山,金梓鸣失神许久,想起从前和前世,以及与恋人、兄弟和朋友经历的往事。

良久,方才收拾心情,考虑如何混入黑魔门。一级门派最强也就真君,若非大乘境大圆满以上的修为,配以更高的神魂境界,难以发现和攻破砂砾。

“在被场域覆盖前,进入小空间,应该是最安全的方法。”他在隐秘处钻入砂砾,朝黑魔门飘去。

魔修来来往往,他很快盯上一位神情冷傲的元婴修士,修为是初期巅峰,元神已达四重后期,砂砾无声无息,落在其发际之间。

年轻骄傲的真人快速上山,步入山门,待其通过护山大阵,莽汉松了口气,放出六重中期的神魂,缓慢侵蚀对方的大脑。

此人名为丁帆,其生平很快被金梓鸣掌握,后者并不想彻底控制,只用念头去影响他。

丁真人莫名其妙地想到:“入门这么久,我还从没进过巨魔的体内空间,总得去后山的入口看看吧?”

他看向远处的昆兰山,不再犹豫,径直飞去。不到两个时辰,已站在陡峭的山壁下,瞻仰达褚雄壮伟岸的半身。

来到崖下的圆形山洞,遗憾的发现,入口山壁上并未悬挂传送阵盘,门口有一名元婴初期值守,拦住去路。

“师兄,请留步,这里现在不开放。”

“师弟,我要怎样申请,才能获准去巨魔小空间历练?”

“宗门每隔二、三十年,会组织一批人进去,偶尔还会邀请外派弟子或散修参加,甚至不排斥正道修士。”

砂砾内的莽汉,立刻明白,黑魔门还在用老办法进行探索,说明最有价值的东西,尚未被人发现。

“上一次历练是什么时候?”

“三年多以前。”

“岂不是要等很久,才会有下一次?”

“是的。”

“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尽快进入?”

“我不知道,你得咨询长老才行。”

“我记得是由两位长老轮流掌管入口,请问现在由谁轮值?”

“王志耀长老。”

“啊,居然是志耀,他回黑魔门啦?”金梓鸣惊喜交加,如果是老朋友负责,岂非能兵不血刃地得偿所愿。

“请问王长老现在何处?”

“他在洞府修炼,偶尔才来查看。”

丁帆问明住址,向那里飞去,半个多时辰后,眼前浮现一座翠绿小山,他来到半山腰,果然见到洞府。

他本想上前叩门,却发现洞前有一个防护阵,让人无法靠近。这是合体大圆满级别的阵法,莽汉无奈,明白只能自行出手。

丁帆的想法顿时有了变化:“王长老正在修炼,不能擅自打扰,我改日再来造访,方才符合礼数。”

金梓鸣目送他远离,从小空间入口,放出一根魂丝,如钢针一般,扎破阵法壁障,钻了进去。

阵法的警戒被触发,正在打坐的王志耀睁开双眼,站了起来。

“志耀,我是梓鸣,你打开洞府,我进来见你。”莽汉及时传音,以免闹出动静。

“啊?,梓鸣,怎么是你?好,,我这就开门。”魔修先是惊疑,旋即喜悦。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huanyuanapp换源app,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防护阵法裂开一个门户,洞府也缓缓打开,砂砾飘入。莽汉偶遇数百年未见的老友,兴奋难耐,跃出小空间,给别人来了一个不太适应的激情拥抱。

“梓鸣,你怎么会来黑魔门?”王志耀从震惊和诧异中清醒,关上洞门。

“我来拿点东西,你先告诉我,失踪几百年,跑哪里去了?害得林希和我,都为你担心。”

“唉,是我考虑不周,实在抱歉。本来以我之资,难以迈入合体,但我又不肯放弃,达到元婴大圆满后,便离开宗门,发誓不成就大能,就不回来。

我在外面蹦跶七十多年,得了一桩机缘,侥幸成功。”

“那你怎么没回黑魔门?”

“我在突破时,有所明悟,知道成长之路在东南方,短暂回了一趟宗门,办好佛兴界的入界令牌,就义无反顾地去了。

我在佛兴界和星空游历,两年前才回来,去找林希,得知她也失踪多年。

她师父已仙去,我去看望其师弟钱师伯,才知她去了魔光界。师伯见我在宗门没有靠山,就帮我谋了这份闲差。”

“志耀,你能成为中期大能,真替你高兴。”

“你呢,现在是什么修为?我看不出来。”

“大圆满。”

“元神呢?好像比我强很多。”

“六重中期。”

“梓鸣,你这才厉害,快要突破到大乘境。”

“还早,得先到大圆满巅峰。”

“应该快了。”

“你怎么看得出来?”莽汉有些诧异。

“瞎猜的,妖刀的名气那么大,这样的天才,尽管往离谱的想,准没错。”

“你变得幽默起来了。”

“梓鸣,跟我讲讲这些年你的情况。”

莽汉简述一遍后,说道:“我这次来,是为了再进巨魔的心空间。”

“你让谁替你进入?是刚才那位元婴初期吗?”

“不是,我想自己去。”

“那怎么可能?就算压制修为,你也没法进去。”

“我找到一个可靠办法,把境界压制到元婴初期,就能安全出入。”

巨魔的秘密,很可能带出那段历史和升天路断绝之事,金梓鸣不愿详谈,只好含湖其辞。

王志耀不在意这些细节,“我现在负责巨魔空间的入口,你倒是找对人了。”

“我便是为此而来。”

“但有一个麻烦,按宗门规矩,阵盘和传送玉牌,必须由不同长老掌管。我只有阵盘,要想进入,还得从另一人身上搞到玉牌。”

“嘿嘿,林希给我寄了一枚无时间期限的令牌,是她师父留下的。”

“那就没问题啦,据我所知,达褚留下的宝物,有三样最有价值,空间的后天之道,我们一起见到;力量道场,你也去过;这次来,莫非是为了最宝贵的,空间的先天之道?”

“咦,志耀,你怎么知道?”

“呵呵,黑魔门对此做过研究,而且我在佛兴界那么多年,也有所耳闻。”王志耀傲然一笑。

“噢,如果找到先天法则,出来后与你分享。”

“太好啦,你在力量道场得到的道法,能告诉我吗?”魔修眼中露出狂热与期待。

“志耀,不行啊,你是知道的,上次历练出来,黑魔门逼着我们立誓,不得传予他人。”

“唉,可惜啦。”

“你又不修力量之道,对你没多大影响。”金梓鸣安慰朋友。

“力量是诸多体系不可缺失的一环,我本想借鉴,算了,不难为你啦。”王志耀叹道。

“什么时候动手方便?”

“要不今晚?”

“好。”这正合莽汉所愿。

王志耀立即出发,来到后山入口,对值守元婴说道:“袁圣平,你回去修炼吧,最近三个月,我想在巨魔身旁感悟空间之道,不要打扰我。”

“好的,王长老,弟子这就告辞。”

待夜深人静,志耀布下一个结界,拿出传送阵盘,挂在山壁之上。见莽汉从砂砾中逸出,说道:

“梓鸣,趁现在没人,你赶紧进去。放心,我会一直驻守,直到你回归。你记住时间,最好在深夜传送出来,不易暴露。”

“好的,麻烦你啦。”

莽汉仅运转辅脉储存的心空间火系魔气,并将修为压制到元婴初期的巅峰层次,把玉符贴在圆盘的“心”字上,身形眨眼消失。

果如巨魔所说,没有造成空间崩塌,他安全着陆,第三次踏上这座海岛。

地底仍在轰鸣,远方的火山口还在永不停歇地喷发红色岩浆,带起灰黑色的烟尘。

前两次是组队历练,如今却是一人探险,没有妖女的陪伴,居然生出些许孤单。

既然要捡宝,就不能飞行,为了省事,他干脆按上次的路线,径直走向蝗虫密集的茅草,恐怖的鸟渡崖,当年的险境,如今已不能构成任何威胁。

他重走“悟道山”,步子很慢,仔细领悟每一个台阶蕴含的势、奥义和后天法则。

这些道法精髓,已不再耀眼,但可以从巅峰大能的视角,重新欣赏,居然在细微和宏观上,都有不一样的体会。

在那条促进开悟的下山路,他着重整理空间和力量的后天法则,力求达到合体期的极限。

越过荒原,来到岛中心的大山前,巨魔凋像的肩上,已重新演化出一只时而虚、时而实的蟾蜍。

金梓鸣看向达褚的空心肚脐,露出微笑,当年林希一眼看破玄机。

“力量道场”的一切,已牢记于心,无需再去,他绕过巍峨雄山,朝后方的火山行去。

有巨魔传授的作弊之法,以强悍的战力和恐怖的神魂,一路关卡,形同虚设。他在二十多条辅脉中,储满精纯的火属性魔气,并顺手收取两件重宝。

莽汉到达火山脚下,开始一步步攀登,这里除了高温酷热与浓郁魔气,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由此笃定,火山在演化空间之道,那种天象,应该见过。他没有急着赶路,而是边走边揣摩,爬了一整天,方才登顶。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