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都市言情>乡村中医李茂阳> 第544章:李茂阳的一次小心翼翼的拜访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44章:李茂阳的一次小心翼翼的拜访

“喂~,哪位?”

电话响了一阵后被接通了,话筒里传来一道颇显得有些苍老和嘶哑的声音。

听这声音,不像一个五十多岁近六十岁的人,倒像一个七八十岁又极度疲惫的老人一样。

“我是一名患者啊,想找您……”

李茂阳怕张恒初不见他,就撒谎道。

不过他的话被打断了。

“对不起,诊所目前停业整顿,无法接诊任何患者,请见谅。”

“哎您等等!我其实不是患者,我是慕名前来拜访您的一名大夫……都都……”

李茂阳刚说两句,电话就被挂断了。

他顿一顿,心里涌起的第一道念头就是同情对方,并没有一丝因为对方的不礼貌而怪怨对方的心思。

谁遇到这种倒霉事都会很烦人来拜访的,尤其是同行。

叹口气,李茂阳下了楼梯走出外面,询问了几家邻居才搞到张恒初的家庭地址,然后开车赶过去。

张恒初家所在的小区,是一个普通的偏低档小区。

看来张恒初确实因为老婆的事花了不少,他家诊所的邻居也说他家在老婆出了车祸后换过住房。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

李茂阳用一盒三十多元的黄鹤楼贿赂门房,就不仅开进去了车,还搞到了张恒初家的楼号、单元和房号,8号楼2单元2201。

他把车停在8号楼下面的停车位上,然后提着一瓶茅台和一条华子上楼去。

在他的认知中,拜访一位名医,怎么也得这个礼数的。

“噔噔噔……”

找了一会儿门铃没找到,李茂阳也只有敲门了。

虽然门里面传来压抑的争执的声音,但他也顾不得了。

听那争执的声音,应该是一个父亲在责备儿子不争气,不能遇到点儿事就彻底放弃斗志。

而儿子却在垂头丧气地歇斯底里。

这压抑的争执声被他的敲门声打断了,然后沉寂了一会儿,等他再度敲门时,才有人来给他开门来了。

一个满头苍发的国字脸男人,眼角刻着深深的皱纹。

“你谁啊?找错门了吧?”

这男人见李茂阳面生,就半开着门说道。

“请问您是张恒初大夫吗?”

李茂阳问道,一边把他的那只装着一瓶茅台和一条华子的镂空提兜提到面前给张恒初看,以示他的来访诚意。

伸手不打笑脸人吗,何况他还带着礼物。

“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张恒初扫了一眼他的提兜问道,并没有放开门,这时他真的不欢迎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何况还是一个陌生人。

“我听说您遇到点儿事,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到的地方。”李茂阳道。

“你认识我?”张恒初又问道。

“早有耳闻,路过包市,才听说您遇到点儿事,特地前来问问看能不能帮上点儿忙。”李茂阳半真半假地再次道。

“唉,这种事,谁能帮上。”张恒初放开了门,“对了,你到底是谁啊?”

“河套中医大夫李茂阳。”李茂阳一边走进去一边道。

张恒初闷了一会儿,没反应过来李茂阳到底是谁。

倒是客厅里一位有些醉意的三十多岁男子听到李茂阳的话后,一双红扣扣的眼睛霍然盯向他!

“河套……李茂阳?你是去年以来,被河套地区传成小神医的那个李茂阳?”

张雅正嘶哑着声音问道。

“正是我本人。”李茂阳微笑道。

张恒初这时也反应了过来,惊讶地望向李茂阳:“你就是那个小神医?真这么年轻啊!”

“也不算小了,我三四岁就开始学医了。”李茂阳笑道,“所以,也算是个年轻的老中医了。”

现在他已经把这套说法习惯到自己都快相信了,随口而说,熟极而流。

张恒初扯扯嘴角,哑然失笑一下,显然,他对李茂阳这套说词并不认同。

三四岁就开始学医,那得怎样的神童,估计也就是跟着认识了几味草药吧。

“小李大夫坐吧。”张恒初招呼道,一边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

李茂阳便稍稍打量了一下这个简陋而略显得凌乱的客厅,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里面卧室里传来呻吟声,应该是张雅正的患有大肠癌的母亲吧。

一个屡遭打击,濒临破碎的家庭。

人不顺喝凉水都塞牙,李茂阳心里叹口气。

如今他已接触过太多的患者,也了解这些家庭的艰难的处境,这些家庭,真的是拖着沉重的包袱在努力地活着。

“我也听说了阿姨的情况,做过手术了没有?”李茂阳问道。

“没有做。”张恒初道,“肿瘤就像个马蜂窝,一碰蜂群就会乱飞,然后转移得全身都是,最先尤其容易转移到肝脏,碰不得,现在就是用中药保守治疗。”

“主要用大柴胡汤吗?”李茂阳道。

“主要用大柴胡汤。”张恒初惊讶地点头,看向李茂阳的目光认真了些。

看来这位“小神医”肚子里应该是真有点儿货的。

李茂阳有一种进去给张恒初妻子诊断一下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

张恒初自己就是个名医,未必喜欢别人在他的专业领域指手划脚。

在没有取得人家的信任之前,还是不要逞能了。

“小李大夫你坐着,我进去看看。”张恒初听妻子在卧室里呻吟得厉害,赶紧进去了。

李茂阳面对张雅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道:“坐下,聊聊?”

张雅正坐下了,盯着李茂阳道:“你的医术,真有传闻中那么神奇?”

“还行。”李茂阳简短道,“不聊这个,我想具体了解一下你家的这个桉件。

对不起,我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只是,天下中医是一家,一家遭遇这种事,大家都应该站出来问问是怎么回事的。”

“可是我现在真的不想说这件事,一说起来头就要快爆炸了!”张雅正垂头摆手道。

李茂阳想说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对于一个正处于极其艰难处境和心境中的人,这种大而空洞的鸡汤一喝下去就会反胃的。

“可是问题总是要面对和解决的,多一个人从不同角度思考,或许就能找到不同思路的解决方案的。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时事情往往有出乎意料的解决办法和出路,只是当事人容易陷进局里,没看出来。

所以,我很想听听你们家这起桉子,或许我能给你们提供点儿解决问题的思路也说不定啊。”

李茂阳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道,避免刺激到张雅正。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