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科幻灵异>血月维度> 第五十八章 异与平常的他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八章 异与平常的他

第五十八章   异与平常的他

看着面向自己不紧不慢走来的杜锦,李飞此时其实有些疑惑,毕竟之前自己每次与杜锦“比试”,对方都是万般推辞,甚至最后还有了一种变相贬低自己的称号:“临危不乱”,在李飞眼里,这只会让他在司卿眼里的地位越来越低。

“飞哥,杜锦这小子自然还敢朝您发挑战,我看他是活腻了。”

“就是就是,之前飞哥那是给这小子脸面,我看飞哥的谦让让杜锦这小子太膨胀了。”

跟在李飞身旁的几个跟班适时的指着杜锦,在李飞耳边灌着迷魂汤,对于这些人只能说,不管是要求再严格的学校,总会有一些乌合之众,很明显,李飞一改常态直接来找杜锦的事也是被这些小人引起的,但是杜锦此时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了。

两者之间的距离并不远,短短几秒,杜锦和李飞就几乎面对面站着了,李飞本身就非常的高,再加上从小到大的搏击和格斗训练,体型更加魁梧,快两米的壮硕身材,让身高一米八的杜锦看起来有些弱小,反观李飞身上的几名跟班,独自一人的杜锦看起来更加“势单力薄”。

“杜锦,你我之间的账该算一算了,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只要你明天当众承认你和司卿没有任何关系,并且保证不再和司卿有来往,你今天晚上就可以少些皮肉之苦了。”

李飞率先用粗犷的嗓音朝着杜锦说道,虽然这是在宿舍楼后的小花园内,但李飞自带扩音效果的声音还是引来了一些学生的注意,他们有些人不认识低调的杜锦,但却认识平时非常高调、跋扈的李飞,于是便自发的围在了一边,一些人也拿出了手机准备保存证据,并不是他们只是麻木不仁的看客,只是在李飞身后势力的威慑下,再加上李飞本身就异常魁梧和小坦克一样的身体,他们真正能做的就是帮杜锦录下李飞主动挑衅的视频,防止之后的一些附加麻烦。

看着已经围在一旁的十多名学生,杜锦嘴角便带起了一丝笑意,这意味他要速战速决,杜锦略微抬头看着李飞的脸说道:

“李飞同学,对于司卿学姐,恐怕你没有任何的权利去干扰她的生活,司卿学姐之前也明确说过你和她之间的关系,而你在这里朝着我咄咄逼人,恐怕不是一个有尊严、有义气的人可以做出来的,不是吗?”

杜锦的话完全击中了李飞心中的软肋,对于司卿的一切关系,其实他很清楚都是自己臆想的,而眼前杜锦作为已经抱得美人归的“胜利者”,说出这样的话人李飞难堪到了极点,恼羞成怒的他直接挥拳砸向杜锦的胸口,而杜锦并没有闪躲,他一方面是想要看看自己研究发生变化的身体,抗打击能力比起以前有多大的提高,毕竟为了最大可能解决以后在血印世界的一些意外,他要对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有一个清楚的认知,实战,显然是最高效、最直观的方法。

另一方面,杜锦既然基本上确定了与司卿的关系,那对于李飞的挑衅,作为一个男人的他必须要做出回应,这是尊严的问题,无关其他的利害关系,而被李飞先攻击后,杜锦再还手之后的一些问题解释起来也好说,不至于太过被动。

“咚哼!”

不得不说,李飞的这一拳的力量不是盖的,无愧于他自己的体型和威名,杜锦只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什么东西猛烈的压缩了一样,仿佛一瞬间自己肺部的空气都被挤出去了一样,让他有一种窒息的晕眩感,但就在杜锦快要失去意识前,他的脑海中仿佛突然出现了一点清明的光点,瞬间把杜锦拉了回来,而“小艾”的声音也在杜锦脑海中响起:

“博士,你的胸口部位产生了一定的骨骼形变和软组织挫伤,想要及时的处理。”

杜锦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小艾”交流,而是挺直了刚才略微弯曲的腰,再次抬头看了一眼李飞,但看向他的眼睛里弥漫着一种杀气,这是杜锦在血印世界里经历了死亡时,从心境的改变中得到的一种觉悟,对于李飞这种还没有真正经历过杀死的人来说,杜锦那仿佛要刺透自己灵魂的眼神就好像一把尖刀一样,一时让他不敢去对视。

而杜锦并没有放弃李飞这个时刻的分神,他脑海中默念加速,然后就和之前在小巷里的感觉一样,周围的一切都好像停滞了下来,包括那几个跟班凝固在脸上的诧异,杜锦没有管这些,直接略微向后助力一个膝顶撞在李飞的肚子上,对于胯下,虽然杀伤力够大,但杜锦还有自己的坚持,没有去攻击那个部位,随后杜锦便借助自己向下的冲击力势,用手肘猛地撞向李飞的腰部,顺带一个侧身踢揣向李飞的膝盖。

在实战格斗中打不倒对方,主要是因为你在打击对手时,主要靠的是肢体的力量,而不是全身的整劲,缺乏冲量,重心没有冲上去所导致。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把全身的力量都能同时发出来,集中于一点,威力是极大的,打飞一个人完全没问题。一般打击出来的力量能够达到自身重量的六倍以上。但很多人不懂得如何发出整劲,不讲究技巧,只会片面追求增加力量。实际上增加的肌肉收缩力和全身整劲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靠练肌肉力量来增加打击力是不太管用的。即使你能击碎青石又如何,青石是不动的,人是会动的,又是软的,软的就具有缓冲性,你的力量仅仅是手臂的力量,全身重心没有逼上去,重心可能还上浮了,对方抗击打能力强些就问题不大了。这说明你往常练功夫时方法不对,没有明师指点,单纯片面追求力量而不懂得技巧,这是下乘的功夫,这次只是遇到个壮汉而已。如果遇到高手,你就非惨不可了,但所幸杜锦靠着加速的能力,让李飞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和时间,这点也可以相对的忽略了。

做完这一切后,杜锦立马主动接触了加速的状态,猛烈的疼痛感再次袭来,但相对于上次在小巷达到一定时间自动解除加速的副作用,这次杜锦脑海中中涌起的痛苦要减轻了许多,并没有上次那种难以忍受的撕裂感,而另一半的李飞就没有那么好用了,人体的抗击打能力并不是没有极限的,体型可以略微的增强肉体的抗击打能力,但提升的幅度不是无限的,对于膝盖、腰部以及腹部这些部位,在杜锦不弱的力量的攻击下,李飞的反应自然也是非常巨大的。

“呜我去!”

李飞膝盖的冲击让他不得半跪在地上,而腹部袭来的剧烈疼痛让他和之前的杜锦一样,胸口被什么东西猛烈的压缩了一样,仿佛窒息一般痛苦,这让李飞不得不发出一声惨叫,而影响最大的是被杜锦肘击的腰部,这让李飞感觉自己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下半身了一样,根本直不起腰,只能下压身体企图缓和这剧烈的痛苦。

“飞哥,你你没事吧!”

“飞哥!”

一旁的小弟自然也是在一旁看的非常清楚,李飞在打了杜锦一拳后,杜锦便以一种快出残影的速度将李飞给击跪在地上,让他完全失去了再次搏斗的能力,杜锦用手轻轻按了按自己还在疼痛的右胸,然后忍着身体和头部的不适,轻轻俯身在李飞耳边说道:

“李飞,看来奢望的人是你,哪怕是你最引以为傲的地方,你也没有让我颓败,那你还有什么资格让我离开司卿?”

说完这一句,杜锦没管李飞有什么回应,便捂着胸口有些摇摆的离开了这里,而那些之前拱火李飞的小弟也只是看着杜锦离开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没有选择追上去,毕竟杜锦人家带着伤也把李飞捶到直不起腰来,他们去除了“送菜”也没什么用,而那些在一旁围观的学生,看着杜锦仿佛是在看一个新神一样,无比的佩服,对于杜锦和李飞的冲突,在场的一部分人很清楚和司卿离不开关系,而杜锦现在似乎因为捍卫了两者的关系,在他们看来,这无疑是非常浪漫和敬佩的。

毕竟李飞在学校可不是虚有其表,他的威名真的是靠自己打出来的,谁知道现在会在杜锦手里折戟沉沙。

而此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在小花园一侧的小亭里面,两名男子只是对视了一眼,然后拨通了电话,电话另一端传来司卿略带疲惫的声音:

“怎么了?杜锦他那边有什么事情吗?”

“司长官,我们呃,是这样,在宿舍a楼后小花园里,杜锦先生被李飞给打了一拳。”

“什么!?”

原本坐在沙发上疲惫着看着眼前的一堆文件的司卿,立马坐了起来,李飞她非常的清楚,之前经常去找杜锦的麻烦,只不过杜锦每次都用委婉的方式避免了冲突,可现在李飞直接去宿舍堵杜锦,她很清楚杜锦白天可是为自己挡了数枪,虽然以某种未知的能力或者手段,短时间内奇迹的恢复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司卿会放心,听到李飞这个莽夫打了杜锦一拳,司卿就有了一种非常不详的感觉。

要知道她那次击败李飞后,虽然表面看她没有什么事情,但其实她身上有了不少的淤青,完全不像众人眼里的那么轻松,而那也不过是被李飞的攻击给波及到,要是被正面打了一拳,司卿清楚自己还有可能会住进医院,波及李飞那一身肌肉和格斗的技巧不少开玩笑的。

“你们现在在哪里?杜锦轻咳怎么样?你们先送他到医务室,我马上就过去,一定控制住李飞,千万不能让他再对杜锦造成什么伤害!”

听着电话另一端的寂静,司卿仿佛听到了最坏的结果,她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说道:

“怎么了?难道杜锦他当场”

“司长官,不是这样的,杜锦先生虽然受了伤,但之后便非常快的把李飞打倒在地,现在李飞还在地上没有起来,而司卿先生已经离开了,我们当时本来已经准备出手控制李飞,但杜锦先生的攻击实在是太快太凌厉了,我们甚至没有反应过来,李飞就被打倒了。”

“受着伤还打倒了你们在那里等着我,我马上过去!对了,把现场的视频给我发一份!”

听到自己手下的汇报,司卿愣了一下,以李飞和杜锦之前的关系,那一拳不可能是试探,而杜锦竟然还有余力把李飞这个莽夫给打倒,这让司卿一时间没法相信,等到她看到了手机上发过来的视频,她才真正相信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杜锦”

司卿此刻心里除了对杜锦现在身体情况的关系,剩下的便是一种甜蜜了,她并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每天打打杀杀,毕竟杜锦吸引她好感的原因也不是在这块,但没有一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自己的伴侣强壮和勇猛,之前她对杜锦处理李飞之间冲突的回避做法并没有什么不满,但在她的内心深处,杜锦这种有些软弱和中庸的逃避让她有些许的小情绪,而现在杜锦的行为让她心中的某种遗憾被补全了,再加上今天白天遇到的事情,现在司卿对杜锦的爱意和兴趣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英雄救美虽然已经是非常俗套的剧情,但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它的杀伤力绝对比任何甜言蜜语和承诺都要有用的多。

此时杜锦并没有回到宿舍,他坐在了宿舍区的一条小径的长椅上,李飞那不轻的一拳,加上使用能力的副作用,让他想要找个清静的地方缓一缓,待自己稍微好受一点后,杜锦才抬起手腕对“小艾”说道:

“小艾,现在我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了?”

“博士,你的身体恢复能力确实非常的奇怪,刚才博士你的脑部出现了大量的异常神经电信号,那时癫痫的前兆,可是现在却没有了任何的异常,而博士你的右胸的创伤,软组织挫伤部位已经开始了自我恢复,按照我的估计,在不加以其他辅助治疗的话,会在5-7个小时内痊愈,至于伤及的骨骼和内脏部分,恐怕需要的时间要多一些,但也不会超过10个小时。”

“呼!”

杜锦松了一口气,之前他硬接一拳的做法看来确实有些冒险,毕竟要是按照他之前的身体状况,打断几根肋骨也不是没有可能,之前在医疗舱内的基因治疗,包括那块未知碎片的“改造”,让杜锦的体质有了明显的提高,而且按照“小艾”的说法,这种恢复速度让杜锦想到了尸变体:

“之前我和梦妍遭遇的那些深黄色的尸变体,“裂变者”似乎也是拥有超乎寻常的恢复能力,包括最后我遇见的那只大型异变者“暴徒”,也有着依靠其他尸变体快速恢复的能力,如果我的这种变化是黑色血印带来的,那我之后会不会也拥有那种速度的自愈能力?只是,我那时会不会直接变成某种新的异化尸变体呢?”

这一假想让杜锦自己都有些不寒而栗,他赶紧把这种想法从心中压下去,至少就目前而言,杜锦身上的这些变化都是向好的一方面前进的,并没有出现什么值得注意的变化甚至是变异,杜锦也没有时间管那么多了,他这次穿越回来制定的计划非常的明确,那就是靠着“小艾”,尽快的让自己的价值得到更多的体现,迈向更高的位置,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这才是他在现世做好应对血月失控的根本。

至于自己进行技术突破的方向,杜锦也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上来就来个吊炸天的成熟军用科技,肯定是天方夜谭,如果真的这样做了,上面的人第一时间不会是想他自己天赋异禀,而是因为自己从某些渠道拿来了这些已经成熟的技术,恐怕到时会被有关机构抓起来审查,搞不好切片研究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又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

“只能是通过一些民用科技开始了,而且只能是用来在原有基础上改良的技术,这样也符合我现在的人设和学历,到时先得到社会和其他层面的注意和重视,再拿出其他的技术。”

想清楚这些后,杜锦看了看四周,便让“小艾”那可爱的虚拟人像出现在了手持终端上,而不是在自己的脑海中交流,“小艾”那软萌萝莉的形象随即出现,而且似乎是抱怨杜锦一直不然她“出来”一样,一出现就伸了个懒腰,然后带着一些委屈说道:

““小艾”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了,不然“小艾”恐怕就发霉了,哼!”

杜锦赶紧赔笑的解释道:

““小艾”,之前不是不方便嘛,我也是为了保护你呀,而且在里面你不是也可以观察到外面的环境吗?终端上应该有很多的传感器之类的东西吧。”

“小艾”小跳着跺了跺脚,然后有些生气的说道:

“小艾也需要自由的,躲在终端里只能算窥视,只有现在这样小艾才算是自由哦!博士你不能这样说,不然小艾要生气啦!”

“好的好的!“小艾”别生气,相信我,不会太久,我就可以给小艾你找个合适的家,到时伪装一下小艾你就不需要这么委屈了,可以给博士一点时间吗?”

“小艾”这才乖巧的点了点头,朝着杜锦伸出了一个大拇指,而杜锦刚想问“小艾“技术方面的事情,他口袋里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母亲”的备注便显示在来电显示上,杜锦随即便想到自己在家里的温暖和舒心,而离开家乡独自一人来到望龙市求学,也让杜锦对家的思念更加深,他随即接起了电话,熟悉且温柔的声音随之传出:

“锦锦,你现在忙吗?妈妈没有耽误你学习吧?”

杜锦摇摇头笑着回应道:

“没有,妈妈,我在这边一切都好,就是不知道你和爸怎么样了?”

“害,我们老两口能有什么不好?锦锦你放心,在学校你要照顾好自己,该省的不要乱花,但也不能太节省,不能让其他同学看不清,妈妈和爸爸还是可以让我们的锦锦在学校过好的,不要操心我们,我们自己用的已经绰绰有余了,锦锦你”

听着自己母亲那熟悉的叮咛和嘱咐,杜锦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在外独自求学的孤独他很清楚,而自己父母的关怀无疑是黑暗中最温暖的光,耐心听着自己母亲唠叨了一会,电话就被递给了自己的父亲:

“锦锦,你看妈妈,一不小心就说多了,我把电话给你爸爸,他其实也想和你说说话,就是太倔了,一直怕打扰你,之前还给我给我,你呀,尽会说有的没的,咳咳,锦锦,你在学校还好吗?”

听着自己父亲略带沧桑的声音,杜锦便赶紧回复道:

“爸,我这边一切都好,就是不知道你听我的话了吗?烟酒这些东西没有再碰吧?”

“你这孩子,老爸之前说了不碰,自然就是不碰,要是食言了哪对得起之前的那身军装?这点纪律老爸还是不会去碰的。”

随后两人沉默了一下,父子之前其实谁都清楚各自的关心,但有时却不敢把心中的话说出来,杜锦也是如此,而他的父亲其实也一样。

“孩子,爸知道一个人在外面的苦,有什么可以和爸说,不管什么事,只要坚持你自己,就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爸不需要你建功伟业,只希望你可以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嗯!爸,我知道,谢谢你!”

几声关怀后,杜锦便挂断了电话。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