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历史军事>从武王伐纣开始建立千年世家> 第二十三章:改变的洛苏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三章:改变的洛苏

姬昭负手站在一棵桃树下,望着不远处的黑洞虚无。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世界已经渐渐变得美丽起来。

不时有粉色的桃花花瓣落在他的肩头,香味沁人心脾。

每一瓣花落下,就会有新的花瓣诞生,这是一棵花瓣永远也落不尽的桃树。

“历史修正力。”

姬昭嘴里微微喃喃着这个新出现的名词,系统的存在仿佛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这不是真实的世界。

但是看着活生生的人,那些对自己顶礼膜拜的子孙,又有谁能无视呢?

随着灵魂不断地被滋养,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淡。

从肩膀上捻起一瓣花,纷飞之间,一只斑彩的蝴蝶落在他的指关节上,“去!”

那只蝴蝶便展翅高飞起来,五彩斑斓的羽翼轻振,穿过黑洞,仿佛飞出了这片世界。

【你使用气运点,对洛苏发动了祖宗保佑,你能对他施加更强的影响。】

【你使用气运点,对洛氏发动了祖宗保佑,你的直系子孙会更加冷静。】

无数的气运点被姬昭挥霍出去,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家风。

洛苏正处理政务,却突然闻到一股馨香的味道,从案牍中抬起头来,就看到一只蝴蝶向自己飞来,香味扑鼻。

左右的僚佐却仿佛没有看见似的,他立即就是心神一凛,知道这是老祖宗派来的。

蝴蝶直接扑进了他的眉心,一阵厚重悠悠扬扬的钟声响起,他看到了一片桃林,他看到桃林下站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

“老祖宗!”洛苏深深的拜倒,语气之中充斥着激动、不敢置信,自己居然见到了老祖宗!

“起来吧。”

洛苏抬起头来,就看到一张俊朗清逸的脸,眼中仿佛有无尽星辰,气质漠然宛如天神。

然后就看到老祖宗对自己和煦道:“洛苏,你是第一个有资格来到这里的洛氏子孙,也是洛氏至今最杰出的子孙,所以我把你带来这里。”

听到老祖宗称赞自己是第一个有资格见到老祖宗的洛氏子孙,洛苏心中满是自豪,激动的问道:“老祖宗是有什么要教给苏的吗?”

【玩家请放心发言,系统会自动对某些发言进行屏蔽处理。】

姬昭没在意系统的提示,悠悠道:“即使是在上古时代,你也是辅佐圣王的圣贤之人,你如今执掌邦周天命,做得很好。

我只是找你聊聊,你觉得王朝的天命与氏族的传承,怎么样才能长长久久的维持呢?”

“老祖您曾经说过,维持王朝天命的关键在于人心。

天下有诸侯公卿、有大夫元士、有国人、有野人、有奴隶。

若是失去了诸侯公卿之心,我邦周恐怕顷刻之间崩塌。

但我执政这些年,每每看到那些数量庞大,没有获得采邑的元士、跟随天子公卿征战却破产的国人,便心惊胆战,这些才是真正会摧毁邦周天命的人。

如果我的政策能推行下去,解决这些人的问题,想必邦周的天命就能维持了。”

洛苏嘴中说着邦周的天命可以维持,但是心中却知道就算自己能够振兴邦周的国祚,后代没有他的威望和能力,邦周迟早要完。

从老祖宗的话中就能听出,自己是几百年一出的圣王贤才。

父亲和祖父虽然已经是少见的治国之才,但只能维持氏族的传承,改变不了一個王朝衰落的命运。

姬昭自然看出了洛苏心中所想,漠然道:“你心中所想没有错。

天命轮转,不是人力能够干预的。

邦周不过百年,已经显露出颓然之象,你的改革重新将邦周推向巅峰,但是福祸相依。

邦周兴盛的根本,也会是它衰败的原因。”

闻听此言,洛苏凝重道:“大行封建的弊端,这些年已经渐渐有苗头了。

熊顿之事,就是前兆,但这件事停不下,也不能停。

这就是上天永恒的法则吗?

邦周与殷商不同,所以兴盛,未来会有一个与邦周不同的国度,灭亡邦周。

到时候,覆巢之下,洛国安有完卵?

我们洛氏又该如何传承呢?”

姬昭淡淡道:“邦周一定会灭亡,但是邦周能存在一日,便让它存在一日。

邦周在,即使子孙有些不肖,洛国也能安稳。

若是邦周灭亡,洛氏就成为了无根之萍,想要保持氏族富贵,就不容易了。”

从姬昭的话中,洛苏仿佛已经看到了邦周倾颓,洛国国都燃起大火的一幕,让他不寒而栗。

……

归来的洛苏再次经历了思想的转变,本来对于犬戎之乱,摄政会议已经全权交给了齐侯处理。

但是看着手中的信件,洛苏还是决定要给出自己的意见。

在齐侯的统筹指挥调度之下,进攻王畿的犬戎部落已经退了回去。

但是这些时日陆陆续续传回来的消息,却印证了两人当初的一些猜测。

犬戎之乱的发生,的确是由于镐京的衰落,但最先忍不住的却不是西部诸侯国,而是盟友羌族,还有那些基本上与邦周互不侵犯的犬戎部落。

经济的衰退,商品交换的减少,导致这些部落的生活水平有了显著的降低,最终导致了羌族的作壁上观,犬戎部落的联合侵扰。

西部诸侯见势不妙,顺水推舟,结果就造成了如今的局面,现在齐侯已经联络了一些诸侯,在镐京以西构筑防线。

洛苏心中真是又惊又怕,贵族的堕落他早已知晓,几代洛侯也一直孜孜不倦的在姬姓诸侯之中,改正这种风气。

但他没想到西部诸侯竟然已经堕落到这种丧心病狂的地步,现在能顺水推舟,以后就敢互相勾结。

祖先创业何其艰难困苦,灭商之战,诸侯立国之战,千难万险。

那时的邦周贵族,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才能从万死之中寻找生机。

可现在这些诸侯公卿,生于温室之中,美酒美食、华衣美裳,何等富贵,祖先的尚武精神,丢了个一干二净。

洛苏本就处于邦周灭亡,洛氏倾覆的惊怒之中,当即就给齐侯回信道:“舅父,关于犬戎之乱的后续处理,摄政会议已经全权授予伱。

但我实在愤怒这些西部诸侯,心中思绪翻滚,不得不说,这些话便供你参考。

第一,我建议那些几乎没有抵抗,就弃国而走的诸侯,将名单报到洛邑来,薨的给恶谥。

未薨的全部押送到王畿来,这些人既然不知道诸侯守土有责,便直接夺爵除国,废为庶人。

第二,抵抗不利但是损失惨重甚至战死的诸侯,安排他的嫡长子继承国家,但要斥责他的家族,降低他的荣耀。

侯伯子,依次降爵,罚没他们的部分财产,男爵不降,但要削其一半封地。

第三,激烈抵抗的诸侯,按照功勋赏赐给他们财货、奴隶作为损失的弥补。

第四,剥夺镇西诸侯的奉王受命,严厉的斥责他,将他公族所建立的国家多多罚没财产,但是不要动他,西部的防线还需要他参与。

第五,对若羌部安抚,可以重申我们之间的友谊,并且愿意为他们提供过冬的粮食与盐;对黑羌部要严厉的问责,是否要与邦周为敌。

第六,对犬戎这次的进犯绝对不能放过,在整合完西部诸侯的势力后,要主动出击,对那些一向对邦周不满的部落实行剿灭打击。”

这个惩罚不可谓不重,但是洛苏心知,只有自己有足够的威望这么做,如果自己不严厉,造成的后果时不可想象的。

洛苏的意见齐侯吕白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分门别类的打击,也让那些西部诸侯没有形成攻守同盟。

“太师下手可真是狠啊,西部一大批诸侯直接被夺爵除国了,还有的被废为庶人,据说是放纵犬戎作乱。”

“剩下的诸侯国也只能说没有这么惨而已,这一次起码十年开拓之功没了。”

“谁让他们正好犯了洛国一系最大的忌讳,放纵犬戎霍乱王畿,其心可诛啊。”

王畿之中到处都是人议论纷纷,这件事更让洛苏的威慑力上升了一层,但同时也让一些人警惕起来。

……

“听说了吗?

前些时日,王氏的族长到了太师洛公的府上,说是希望能够受封畿外。”

“他发什么疯,元年时那么多大贵族同时分封的时候他不走,现在走?”

“杞氏的下场他没有看到吗?只给了一个蛮夷之地的七十里伯,礼制上的确没问题。

但祖上出过三公的大卿族,和元年的十二诸侯相比差距也太大了。”

“据说当年太师洛公邀请了十七家,后来其中十二家就出镇了。剩下的嘛,安分守己的两家还算好。

杞氏和王氏居然还想要侵吞十二家的土地,还有空出的畿内位置。

真是不知死活。

洛公是何等的人物,这几年两大氏族被打压的够呛,这是撑不住了,所以才想要离开。”

“这些大氏族犯下的事情可太多了,本来他们势力盘根错节,还有无数的小氏族和他们站在一起。

但是元年时期,十二大卿族出镇,他们传统的政治盟友基本都有离开的。

再加上这几年,很多小氏族被派到诸侯国中担任卿族,这些大卿族早就没有昔日的风光了。”

“没有洛公的大刀阔斧,我们不要说进入卿事寮,连一块采邑都拿不到,那个时候可真是绝望。”

“先代素王,当代洛公,难怪传言之中说,洛国灭亡的时候,邦周的天命就终结了,的确是有道理的。”

“慎言!邦周天命会像太阳一样永恒存在!”

经常成为邦周王畿、诸国私下谈资的洛苏,正面临着执政以来最大的危机。

而且洛苏很清楚危机不是某一个利益集团,而是来自四面八方。

如果不是崇高的威望以及洛国强大的实力支撑,他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杞氏被他封到了越地,王氏的一支被他封到了吴地,吴越是比楚国还要蛮荒的地带,这两家自然是恨他入骨。

但是洛苏不在意,王氏、杞氏都是实力强大的卿族,他们建立的吴越在东,楚国在西,就能扼住南蛮的喉咙。

尤其是在大江之南发现了保留着殷商时期文化的方国,就更要把王氏这个姬姓宗亲封在吴地作为监视。

当年西部诸侯故意放纵犬戎作乱,共计有两个伯爵,五个子爵、十二个男爵被夺爵除国,其中七人被废为庶人,其余被下诏夺土、罚金、降爵、受刑的贵族不知凡几。

效果也是很显著的,王畿的财政问题得到了极大的缓解,王室从大卿族手中收回了很多土地。

但是在王畿的军力得到恢复之后,洛苏开始着手收回当年熊顿乱时过渡出的权力,重新向各个诸侯国中派出卿士。

对王畿内的世卿世禄制度也希望能够做出一些改变,他希望能够将邦周的根本制度改变一下。

从这里开始诸侯国以及畿内公卿贵族就开始了反抗,甚至齐侯、宋公也开始不赞同他的一些政策。

齐侯和宋公是他最重要的盟友,三国联军与王畿天子六军是他的武力保证。

虽然申侯也算是其中一个,但是申侯的威望是远远不能与齐侯相提并论的。

洛苏心里并没有多少愤怒,他尝试过了,但除了洛氏直系的子孙,就连洛国的公族都在反对。

这就是现实,邦周与生俱来的的缺陷,是不可能由统治阶级自己改变的。

夏商的缺陷是由汤武革命完成的,至于邦周的他不知道。

……

洛苏整理了一下衣冠,便乘坐辇车,来到了王宫之中,摄政王太后在这里设下了宴会。

宴请畿内的公卿大臣,以及来洛邑参加姬息加冠亲政大典的畿外诸侯。

但洛苏心中清楚,这是为自己准备的,这是所有人给自己的最后通牒。

洛苏知道,是时候该放弃那些激进的改革了,否则那些不激进的、能够延续天命的改革也会失败。

洛苏一到,诸侯公卿便纷纷涌上来。

“洛公,这是某从国中带来,特意献给您的。”

“洛公,许久未见,您还是风采依旧,恰如这蒸蒸日上的邦周国祚。”

他们热情的向洛苏表达自己的热情与善意,仿佛那些暗流不是由他们发动一般。

洛苏一一回礼。

他的心中想着,不知道千年之后,这么贵族之中,还能有几人有后人在。

不知道是洛氏哪一世后裔会将这些不愿意与时俱进的贵族扫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呢?

今夜的饮宴很是热闹,月光很是明亮,洛苏的表态,让宴会中的所有人心中都仿佛住了一轮月亮。

……

从历史的记载中,我们能够清晰的知道,洛侯苏是奴隶主贵族中最先进的,他敏锐的认识到奴隶制天生存在的缺陷,并且试图去改变它。

他的改革不能说失败,西周的制度的确发生了很多改变,但我们依旧可以看到,他是一个奴隶主贵族,他的所有改革都是为了维护奴隶主的利益而存在的。

所以在遭到广泛的反对之后,尤其是那些支持他改革的力量来源同样反对之后,他能够意识到,社会变革还没有到达这一步,于是果断地停止了一些较为激进的改革。

但是他的家族始终保留了这些政策,在铁器出现,生产力大幅度进步之后,成功带动整个诸夏列国开始了去奴隶制的步伐。

他是那个时代,最先进的人,没有之一。——《先秦时期制度变革》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