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都市言情>重活一世:别样人生> 第518章 求你件事儿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18章 求你件事儿

无论是何慧琴,还是许十三,两人都知心知肚明这是怎么回事儿。

大半夜的,许十三睡意朦胧的接了严谨的电话,还能是怎么回事儿。

难不成是严谨把手机落在许十三的床上了?

许十三说不出这么扯淡的话,何慧琴更不可能相信这种扯淡的借口。

犹豫片刻之后,许十三出声道:

“额,姨,我和小谨在......谈对象”

在谈对象么?这个许十三也说不清楚。

但是两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同一张床上,要是说两人没有什么关系,这话他也说不出口。

他真要这么说了,许十三估摸着,这几年就别回家了。

真要是回去,估摸着孟定国能气的从轮椅上跳起来,然后抡起轮椅给他一下。

至于何慧蓉,那就更别说了,何慧蓉可是严谨的亲姨,哦,不对,应该是堂的,毕竟何慧蓉跟何慧琴两人是堂姐妹的关系。

现在不说两人在谈对象,这事儿肯定没完,

这严守正在病床上,马上就要驾鹤西去,这会儿,要闹出什么幺蛾子,那事儿可就大了。

“那上次.......”

许十三一听上次两个字,瞬间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所以说啊,人还是少撒谎,一个谎言往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谎。

一旦谎言被拆穿,原本一件小事,反而会牵扯出一箩筐的事儿。

“额,姨,是这样,我和小谨,不是以前大学那会儿,嗯.....谈过对象嘛,还有就是前年过年时候的事儿,

所以......我俩不敢跟你俩说,我......”

何慧琴突然摆摆手道:

“算了,你俩都是大人了,也成年了,你俩的事儿,你俩自己做主吧”

何慧琴话音落下,话题瞬间被终结,许十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在何慧琴的面前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以后肯定会对严谨好啊,肯定不会让她受委屈啊之类的。

只是许十三怎么想,怎么别扭,愣是说不出口,张嘴好几次都没能说出来,最终只能想办法转移话题。

“姨,严叔的气色,好了很多......”

“嗯......医生给他打了药,说能让他精神一些,药效过了.,......人就没了......”

何慧琴的声音里,充斥着满满的绝望以及无可奈何,带着一种接受命运的坦然。

许十三也不由得暗骂自己有病,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种时候,摆明了严守正就是回光返照。

前两天还重病在床,昏迷不醒,今天半夜突然面色红润,还能从床上坐起来说话了,这不是回光返照是什么!

将何慧琴送回去之后,许十三也没再进入病房,而是靠在病房门外的墙壁上,不去打扰别人一家三口最后的相聚时光。

房间里时不时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好几次许十三都忍不住想推开房门看看严守正是不是已经去了。

许十三回想,当初第一次见到严守正的时候,那时候他好像才二十来岁吧,跟前世的自己年龄差不多,

随时穿着一身军绿色的衣服,不对,好像就是一件墨绿色的军装来着。

骑着一辆自行车,车后边挂着两个硕大的邮包,腰板儿挺的倍儿直。

每次蹬着自行车从孟家门口过的时候,只要孟定国两口子在家,都会停下车跟孟定国两口子打招呼。

这才过去多久,怎么突然好像过去了很多年。

仔细想想,好像确实也过去了很多年,当初另一个世界的许昭阳变成同姓不同名的另一个世界的穿着一条烂裤衩子的小屁孩儿许十三的时候还是这个世界的千禧年。

但是现在已经是二零一九年的八月了,

十九年!

从许昭阳变成许十三已经整整十九年了,

从一个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的陌生灵魂,在这个世界有了自己的羁绊,慢慢的开始融入这个世界。

许十三甚至怀疑,脑海中的关于前世的记忆,到底是不是真的,或许,那只是南柯一梦。

只是脑海中固化的记忆,无比真切的提醒着他,他是许十三,同样也是许昭阳。

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宇宙,另一个银河系,另一个太阳系,另一个地球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许昭阳!???.bipai.

思绪莫名其妙的就拐到奇怪的人生哲学的角落。

突然拉开的病房房门,以及严谨的声音打断了许十三对于人生意义,这个深奥哲学问题的思索。

“十三,我爸想见你”

“啊,诶,好嘞”

严谨微微侧身,许十三直接紧贴着严谨钻了进去。

也许是药效开始慢慢的褪去,严守正体内肾上腺素的降低。

此刻的严守正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精神头,整个人脸上露出一股浓重的疲惫感,双眼更是带着浓浓的睡意,仿佛下一刻就会沉睡过去一般。

“严叔”

严守正伸出皮包骨的右手,对着许十三招了招手,嘴巴开合了一下,似乎说了什么,只是声音太小,许十三没听清。

一直坐在严守正身边,握着严守正左手的何慧琴出声道:

“你严叔,让你坐”

徐十三坐下之后,严守正再次对着他手掌朝下招了招手,这下不用何慧琴提醒了,许十三看懂了对方的手势。

当即提着凳子,往严守正面前挪了挪,紧挨着床头。

见到许十三上前,严守正转过头对着何慧琴用微弱而又沙哑的声音道:

“你们出去,我跟十三说说话”

何慧琴面露不舍,张了张嘴,似乎想要拒绝。

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以现在严守正的状态,说不准下一刻就会脑袋一偏,彻底离开人世。

只是在看了看许十三,又看了看严守正之后,何慧琴还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随后便拉着严谨出了门。

两母女出去关上门之后,严守正转过头,用深深凹陷进去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许十三,看的许十三心里一阵发毛。

“额,严叔,是......”

“小十三啊,叔.....要死了,叔.....想求你个事儿......”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