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读文学>玄幻奇幻>仙宫之主> 第八十二章 故人邀请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十二章 故人邀请

虽然很想立刻前往马尔斯宅探查个究竟,但墨瑟无法肯定那座宅邸周围是否有人蹲点监视,贸然上门说不定会打草惊蛇。

使用无人机进行侦查是比较安全的方式,至少安德森操纵无人机凑近主卧阳台也没有被人击落。

正当三人为如何继续追查一筹莫展时,一通电话突然打到了墨瑟的手机上。

“布朗菲特馆长?”

墨瑟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顿时神色一凝。

这位前稳健派巨头在这个时间打来电话,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只是巧合。

盯着屏幕考虑了一下,墨瑟示意琳娜、安德森和疾风不要出声,慎重的将电话以免提方式接通。

“你好,这里是墨瑟·洛克森。”

“呵呵~好久不见了,洛克森先生。”

老馆长熟悉的和蔼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还记得我吗?我是米尔特里图书馆馆长布朗菲特。”

“当然记得,老馆长,久疏问候了。”

听出了墨瑟话中的拘谨和戒备,布朗菲特轻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应该是格尔松那个老东西乱嚼舌根了吧?”

“你现在一定对朋友的下落很在意,我就不卖关子了,长话短说吧。”

布朗菲特语气沉稳的说道“洛克森先生,请尽快到我的办公室一叙,有几位托庇在我这里的客人有话想对你说。”

墨瑟:“!”

“……好的,我现在就过来。”

挂断电话后,墨瑟望着熄灭的手机屏幕沉吟了几秒。

安德森有些担忧的问道“会不会是陷阱,这位老馆长不是稳健派的元老吗?如果是他故意设局……”

墨瑟点了点头“的确有这种可能性,但布朗菲特馆长提供的情报是我们唯一能接触到的线索,而且……”

墨瑟犹豫了一下“或许是我的主观想法,但我认为布朗菲特馆长不是那种不择手段的人,姑且去看看吧。”

琳娜叹了口气“以你的实力和天马的帮助,只要事先做好准备,想留下你没那么容易。”

“不过还是要小心,人心难测,谁知道稳健派会不会用爱莲娜的安全来威胁你。”

“哎……”

墨瑟烦躁的挠了挠头“大敌当前,这些人居然还有心思搞内部斗争,果然还是……”

安德森不解的问道“还是什么?”

“不,没什么。”

墨瑟用手拍了拍双颊让自己打起精神来“我外出这段时间,你们尽量别离开我家,”

“这栋房子周围布下了防御结界,只要不是使用重火力武器强攻,一时半会儿不会被轻易攻破……虽然我认为稳健派不会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

自从墨瑟从图书馆离职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用水系魔法为自己和疾风加持幻象后,一人一马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来到了图书馆的屋顶。

吩咐疾风在楼顶暂时潜伏下来,等待自己的命令,墨瑟独自一人潜入了图书馆内部。

第三次入侵刚刚结束,街上虽然恢复了正常秩序,但相比和平时期,愿意出门的人变得非常少,除了必要的工作需要外,大家都行色匆匆的来往于城市各处。

米尔特里图书馆也不复当初的热闹,馆内各个区域都十分冷清,百无聊赖的图书管理员们埋头在办公桌后做着自己的事情。

馆长办公室位于三楼通道的最深处,由于老馆长喜静,在没有得到他的通知前,很少有人会来通道尽头。

墨瑟没有敲响办公室大门,而是保持隐身状态,直接在门框上画出?符文,通过洞开的魔力通道进入了室内。

“哦?这就是卢恩魔法吗?”

一个熟悉的苍老男声从办公室内传出,语气中带有少许惊讶和更多的感兴趣意味。

此人自然就是办公室的主人,图书馆馆长布朗菲特。

墨瑟警惕的扫视了一下室内,除了布朗菲特本人外一个人也没有,倒是老馆长办公桌侧后方还有一道不知通往何方的褐色小木门。

布朗菲特对墨瑟的戒备不以为意,笑着伸手示意道“洛克森先生,请先坐吧,我这就去把人请出来。”

“咚咚”

布朗菲特起身敲了敲身后那扇门“是我,你们等的人到了。”

“咳咳~多谢布朗菲特先生,我们这就出来。”

这个颇为耳熟的声音让墨瑟眉头微微一挑,虽然和上次听到时相比明显中气不足,但如果墨瑟没记错的话……

果然,在一名健壮中年女仆的搀扶下,满脸病容的威斯汀·马尔斯率先从门内蹒跚走出。

以墨瑟的视力粗略的瞄了一下室内,基本能确定里面是馆长专用的休息室。

当威斯汀被女仆长马娜搀扶着走出后,神色有些憔悴的爱莲娜也紧跟在两人身后走了出来。

墨瑟轻轻松了一口气,关心的对小动物问道“爱莲娜,你们没事吧?”

爱莲娜露出了疲惫的浅笑“嗯……还好,多亏布朗菲特爷爷收留了我们。”

“哎~”

布朗菲特深深的叹了口气,十分痛心的说道“虽然我还在党内死,民粹主义的萌发就已经有所征兆,但没想到我才离开短短三年,稳健派内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如果我当初再坚持几年,或许……”

“咳咳!”

威斯汀痛苦的咳嗽了两声,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以沙哑的声音劝慰道“布朗菲特先生,请不必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

“我会有今天这种下场,一半以上都是我自作自受,而且我也早就料到自己不会有善终,只是……”

威斯汀怜惜的看了女儿一眼“原本以为凭借我这么多年任劳任怨的功绩,在我死后子女们不会受到牵连,谁知道他们会做得这么绝。”

墨瑟对事情的来龙去脉还不怎么了解,他郑重的看着威斯汀问道“马尔斯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稳健派会突然对你这样的自己人下手?”

“咳……说来话长。”

威斯汀苦笑道“自从上次洛克森先生隐晦的让爱莲娜传递了高层的打算,为了避免稳健派被革新派和贵族派夹击时家族受到牵连,我以身体不适为由,想要逐渐淡出第一线……咳咳咳!”

“父亲,让我来说吧。”

眼见威斯汀说几句话就咳个不停,爱莲娜急忙使用水系魔法帮父亲稳住身体,接过话题简短的向墨瑟做出解释。

“用东方的古语来说,似乎叫做……狡兔死,走狗烹?”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